双唇被堵的岛贯丈二,虽然有点踌躇,可是战栗的双手, 还是不由自主的环住佑美的腰。 黑色亮丽洋装紧裹着丰腴柔软的肉体。 热情的香吻,使得岛贯脑门一阵酥麻。 同时,身体的深处急涌而出一种难以压抑的凶暴慾念, 有感于此的岛贯自行剥开了双唇。 最近,这种似幻似真的冲动,不时的冲击着他, 使得他开始担心自己或许有一天会走上犯罪之途。 或者突然发狂,送进精神病院,就此渡过了一生。 「怎么了?」岛贯在佑美美丽的眼睛凝视下, 突然回过神来。 是啊!自己就是为了忘掉那种幻觉般的冲动, 所以才来到这里和她做这种事。 「好了,来嘛!」佑美牵着岛贯的手, 来到自己洋装下的柔软乳峰。 勐吞着口水的岛贯,战战兢兢的握住佑美的乳房, 两人再度双唇交合。 (看来她也知道自己还是无经验的童男!)一想到这里, 岛贯就不再那么羞怯了。 其实,使他感到羞怯的原因,就是明年即将来到的三十大寿。 所以昨天,岛贯打了一通电话给学生时代的好友御国元纮, 拜托他帮自己找个女人。 「终于到了我弃守童贞的时候了,虽然有点舍不得, 可是……不管如何你一定要帮我介绍,对方是大学生也好, 上班女郎也好有夫之妇也没关系。 」元纮与白领阶级的岛贯不同,出生以来就是非常的有女人缘, 而且自从大学辍学后就在男侍俱乐部工作。 外型潇洒英俊,头脑又好,度量又大的元纮, 现在已经是店里的第一红牌了。 「这种地方是现今社会中,唯一有梦的世界。 一来不要学历,二来不用家世。 虽然混不出名堂时会很惨,可是一旦成功的话, 一年之内就可以赚到薪水阶级一辈子的薪水。 」虽然他自己常常这样说,可是他能稳做坐第一红牌的主因, 其实除了其他伙伴都有的外表体力之外,就是他在一流大学里所得到的知识与教养。 对岛贯来说,元纮就像是高挂在天上的星星一般。 当然一个薪水阶级与男侍所处的世界,绝对不会相同, 除了生活的方式不同之外在女人方面的关系, 也完全不相同。 由于工作性质的关系,元纮身边的女人, 就像换衣服般的容易。 不过,岛贯也不曾羡慕过他的女友众多。 其实,在他十多岁时,他就单纯的想要个女人, 所以在他大学二十岁生日的前夕就曾经去买过应召女郎。 因为童贞是他的一大负荷,结果下场都是凄惨无比。 虽然花了不少钱前去,可是重要的男性特徵, 却突然不举。 不过,这个冲击对他来说并不大,因为他自己也明白, 自己这种想要找个不喜欢的女仲性交的念头是多么的令人不齿。 这一点也正是岛贯第一次经验,迟迟未有的原因之一。 在他的心里,如果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绝对不可能和她来第一次甚至以后的性交。 而岛贯所喜欢的女人,一定非美女不可。 所以到目前唯止,让他看的上眼的女人,至多不会超过十个人。 不过,与其和这十位美女做爱,他还宁可自慰。 他常常一边看着色情录影带、色情杂志, 一边遥想着其中年经貌美的模特儿就是自己的对手, 便能获得满足。 因此,在他所住的公寓里,收藏着数百卷的色情录影带, 以及许多的美女写真集。 岛贯自称这种收藏并非他的嗜好,不过, 这些倒是他自慰的最好工具。 「你为什么要急着丢掉你的童真呢?」当时元纮当然曾经这样问过他。 岛贯吸吮住佑美探过来的香舌,一边在佑美的催促下, 解开了洋装背后的拉链。 缓缓的褪下洋装,露出那紧裹着蕾丝胸罩以及底裤的巧克力色肉体, 只见那健美的肌肤焕发着蜜般的光泽。 丈夫是银行职员的佑美,脸部轮廓很深, 极富南国的风味而且年轻健美的肉体也是如此。 可是,岛贯却对眼前的激情场面,大感踌躇。 (2)其实,任职于大于洋酒厂宣传部五年之久的岛贯, 最近已经快要被解雇了。 原因是该厂产品的最新广告企划案,被他偷偷出贾给敌对的公司的事, 已经败露了。 一想到刚进公司时,那种刚出社会的自得意满, 以及工作的狂热不禁陷入了连自己也无法相信的情绪低潮。 原本他所在的这个「阿斯卡」宣传部,向来不重年龄、学历与性别, 只要你有才能你便有公平竞争的机会,常常在电视、杂志的CF上, 发表令人咋舌的大胆假设往常引起大家的注目。 (可是我却不曾有过机会)岛贯心里想着。 如果自己真的没有才能的话,的确没有话说, 可是当初自己如果是到别的公司……不应该说如果没有那个女人阻在自己的面前的话, 自己早就崭露头角成为宣传部里的课长了。 甲野佳奈子--现在不只是红遍宣传部而已, 甚至公司的上上下下都知道有她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虽然与岛贯同时进入公司,可是现在却已经担任宣传部制作室室长的重要职务了。 而且还比岛贸年轻两岁,是个唯一的女性室长。 自己就像一个与超级巨星,同时出生的不幸者, 即使再有实力也没有机会出头,再怎么努力, 结果也只是巨星身边的一颗不起眼的星星而已。 身在宣传部制作室的岛贯,与佳奈子的实力之差, 几乎没有如果硬要说有的话,也仅只是薄薄一张纸的差距而已, 可是这一张纸的差距却宛如千重山之遥。 两人之间的差距,或许可以说是华丽之差。 的确,在岛贸的眼里,佳奈子是华丽的。 首先,他的容貌是如此的鲜丽,不但气质优美, 而且洋溢着知性与超凡的品味美。 充满了野心与骄傲的高耸鼻梁,因为同时微启的纤细鼻头, 而兼备了颇令人好感的亲切大而厚实的双唇, 充满了宫能美。 除此之外,最令人难忘的是她身体的曲缐美。 圆润丰盈的乳房微微耸起,纤腰丰臀令人唿吸困难, 一双修长圆润的美腿恰与脚下的高跟鞋,相映成趣。 当然,工作的能力更是不在话下,常令其他男性同事咋舌不已。 因此,不论在什么方面,佳奈子的发言, 自然而然就有她威严的一面室长的职务,一点也不曾造成他的负担。 (两相比较之下,我的确是比较吃亏。 )自己的面貌既不惊人,而且个子不高, 身材圆胖从小绰号就叫『小胖星』,单单外表就已经差她一大节了。 现在即使再埋怨父母,也已经来不及了, 可是如果自己的身高能再高个十公分的话那就……最近, 在东京总公司附近『H』饭店的地下宴客厅曾经举办了一场业绩发表庆祝大会。 在这庆祝会上,社长地出席了,邀集了三位有功的工作人员上台, 颁奖奖励他们的辛劳。 当时佳奈子便站在宣传部部长,以及宣传管理课课长的身边, 结果穿着优美洋装的佳奈子光彩夺人,完全夺走了两位年长的部、课长的光芒, 所有社员的眼光完全集中在她一个人的身上。 而反观自己,却是黯然失色的呆立一旁, 不由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败北无法与她相提并论。 同时,社员之间也盛传他的妹妹,千奈子正与社长读大学的儿子交往, 极有可能步向结婚的礼堂使得佳奈子的未来, 更是一片光明灿烂。 而岛贯却反而再受到第二次的打击,因为坦白的说, 岛贸的心中一面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与千奈子一亲芳泽, 共识情网。 她是他梦寝以求的女性。 可是自从自从上次与室传部里的同仁,在佳奈子的家里聚餐时, 兄过她妹妹千佳子之后就只有再看过她一两次而已。 现在就学于女子大学的千佳子,与她相依为命的姊姊佳奈千个性完全不同, 相当的大方而且圆圆的小脸,更是让人感到她的纯真无邪。 今天,一旦被撤了职,便等于和千佳子两人永远再见了。 不,即使侥幸逃过了撤职,还是绝对不可能和千佳子有结果。 为什么发现自己泄漏机密的人,会是佳奈子呢?昨天, 被佳奈子叫到会议室的岛贯而对着她手中的证据, 不禁一阵呆然最后甚至向佳奈子跪地求饶。 可是佳奈子的回答,却是相当的冷漠。 「在昨天的庆祝会结果之后,我会和部长商量出个结论。 」依她话中之意,岛贯已经是个即将宣判死刑的被告, 结果当然是不用说了。 (3)重新转过身来的裕美,两手搭在岛贯的肩上, 热情的亲吻他然后开始脱掉他的夹克,松开他的领带, 解开他白衬衫的钮扣。 就在对方的红唇,沿着胸膛舔动,直到含住乳头时, 岛贯的上身不禁微微的颤动了起来。 (应该不会这样才对呀!)虽然岛贯是这样认为, 可是裕美奇妙的舌动以及绵绵不断的喘气声却不时的流露出成熟的女性魅力, 逐渐的煽动岛贯全身的慾情。 (如果这是千佳子的红唇……)岛贯的眼前, 突然浮现出千佳子的娇容虽然这样有点对不起佑美, 可是自己不由得不想起自己悲惨的境遇。 其实自己根本没有佳人的企图,可是几天之后, 公司就要对自己做出裁决。 一旦裁决的话,自己将失去工作,而且就此一生, 无法与自己喜欢的女人有进一步的关系。 究竟自己活在这个世上,是为了什么目的呢?也许不要活下去, 比较好。 解开长裤的拉链,拉下长裤与底裤的佑美, 当场跪了下来紧紧握住眼前屹立的男根。 「真棒。 」朱唇轻轻的抵触男根的尖端。 「嗯……」一股中流般的冲击,袭向岛贯。 「真的这样子吗?」元纮的话语,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 「抱着女人自暴自弃,又能如何呢?」元纮说。 「既然你想自暴自弃,干脆就彻底一点吧!你现在有没有丢弃薪水阶级生活的觉悟?」他的话刺痛了岛贯的心。 「如果你真有这种打算的话,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助我一臂之力?」「你不是说过, 希望有一天能将你心中的女神千佳子拥入怀中吗?」「是……是说过, 可是要怎么做呢?」「我们去找间房子然后把她带到那里去。 」「该不是要强奸她吧?」「你要?你不是很想要她。 难道不想和她有肉体的关系吗?」「可是如果做这种事的话, 她一定会告我们。 」「算了吧!你不是已经觉悟了吗?」「……」「好吧!那我们就来个不会被告的方法吧!」「要怎么做?」「不能强奸, 我们就来个和奸吧!只要弄爽了那娘们让她情不自禁的陷入狂喜的境界, 便不算强奸了。 」「可是我没有那么行啊!」「所以我说我会助你一臂之力。 」「你简直是胡说八道。 」虽然暗里笑骂着对方,可足心里却是颇为同意元纮的讲法。 坦白的说,不管用强奸的方法,或者其他的方式, 只要能够得到千佳子即使代价是自己的生命, 也绝无遗憾这种想法其实早就莹绕在岛贯的心头。 而且恐怕在这世上,还有很多的男性,怀抱着与他相同的慾念, 古今东西不断发生的强暴案不正是最佳的证明吗?「有关这方面的资料, 你清不清楚?」元纮继续证明自己提案的正确性。 「根据有关方面的资料,曾向警方报案的强暴案, 大概十件里只有一件发生,不,甚至是二十件里, 只有一件。 因为大多数的妇女,都羞于向法官或者警察, 陈述自己被强暴的过程所以大都宁可把它当成恶饱对方, 便不会提出控诉了。 即使被控诉了,也不会获判有罪。 总而言之,做的人便是最后的胜利者。 「可是……犯罪的事实还是在啊!」「没错, 不过那只是在你的世界的一种法则而已。 在当今的世上,还有别的世界存在,你可忘了?没关系, 不要勉强等你觉得有需要的时候,再跟我连络, 我一定会帮你。 」佑美的嘴唇含住岛贯的男根,来回套弄了几次之后, 便用舌尖沿着龟头的凹槽轻轻的舐弄。 「啊!啊!……」岛贯不由自主的发出销魂的呻吟声, 双膝微颤上身向后仰倒。 「这样真的可以吗?」脑海里突然再次传来不知是元纮, 还是自己的声音。 可是男根的尖端,在佑美柔软湿热的嘴唇中, 好像快被溶化似的。 「呜……」佑美突然将男根深深的沉入口腔之中, 就在这一瞬间爆发的前兆穿透了岛贯身体的深处。 就在沙哑低沉的呻吟声中,岛贯昂头看着天花板, 便挺鼓胀的男根就像被佑美的喉咙深处所吸吮一般, 喷出了欢喜之潮。 就在这种前所未有的强烈喜悦之下,岛贯全身抖颤的站不直身, 眼前尽是昏暗的一片。 「我去洗一下澡,待会儿再继续。 」目送着佑美站起身走向浴室的岛贯,蹒跚的走向窗边。 (这样真的可以吗?)「事到如此, 没什么可以不可以的了。 」话才一出口,眼泪便意外的滴落了下来。 岛贯就像一个梦游患者似的,走向电话边, 拿起话筒。 「喂!我是岛贯,我需要你的帮助。 」(4)甲野千佳子,急急忙忙的赶向中央林间车站。 今天的课程只有两节,可是因为下雨,无法骑脚踏车, 所以一定要提早二十分钟走出家门。 今天,姊姊佳奈子要去大坂,出差两天, 所以只剩千佳子一个人在家。 虽然平常都是姊姊代母职,严密的监督, 有点令人厌烦可是真的只留自己一个人在家时, 又有些说不出的寂寞。 女子大学的学生,常常被认为只会玩,可是千佳子所就读的青山女子大学, 却是一所相当有名的贵族大学对于学生在校园内外的品性, 还有着封建式的严格要求。 所以当然不会有夜里上迪斯可跳舞,和男子游车河, 以及三两好友一起浅酌美酒的经验。 由于四周的同学都是如此,所以千佳子也不曾感到有什么特别的不满。 而且,每想到姊姊为了自己,每天马不停蹄的工作时, 更无法和周围那些爱玩的伙伴志同道合的玩在一起。 在她的心中,只打算专心的念书,毕业后能够像姊姊一样, 以一个顶尖的上班女郎活跃在公司里。 不过,她的活跃并非为了地位与金钱,而是为了减轻姊姊的负担, 报答她这些年来的辛苦。 每天只是乖乖的来回上学途中的千佳子, 所接触到的尽是单纯的大学生活对于人世间的阴恶, 一概不知。 就在千佳子走到加油站旁,停住脚步,左顾右盼, 准备撑伞横过马路时突然听到有人唿唤她的名字。 「千佳子小姐。 」面前自用车的车窗,突然打了开来,一位男子从驾驶座上探出身来。 「啊!」这位男子正是姊姊公司的同事岛贯。 「要去车站是吗?我送你一程。 」「这……」千佳子心想实在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何况自己最讨厌雨水打湿自己身上格子呢的迷你套装。 「不要客气,快上来啊!」说着打开了车门。 「那就打扰了。 」千佳子微笑的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轻快的坐上前座。 「谢谢你送我一程。 」「哪里哪里,不必客气。 」岛贯看着前方,开始紧动车子。 「你……不用上班了吗?」「不,我是出来帮你姊姊办点事的, 因为她今天出差不在哈哈!难道你忘了你姊出差的事吗?」支支唔唔回答的岛贯, 一边偷窥着后照镜一边频频的舐动自己的舌头。 可是千佳子却毫无所悉的继续看着前方的景物。 就在车子经过十字路口左转时,千佳子的表情突然一变。 「喂!车站应该是右边才对……」「啊!是应该右转才对。 」虽然点了点头,可是岛贯却没有掉转头的意思。 「喂!你要去哪里?」「……」「岛贯先生?」岛贯发出了内咎而且不安, 好像快哭出来的声音。 「对……对不起,请你原谅我……我要……」话还没说完, 就突然有人从背后紧紧的抱住千佳子的肩膀。 就在千佳子大惊失色的刹那,口鼻被掩上了一条毛帕类的东西。 「唔唔……」两手抓住那双拿着手帕的手, 拼命的挣扎。 可是急速窜进口鼻的迷药,使得千佳子的意识, 突然模煳了起来。 看着逐渐昏迷的千佳子,岛贯终于停下了车子。 「成功了。 」元纮从背后探出头来,露出了目中无人的微笑。 「喂!你还在干什么?快点走吧!」「阿!」岛贯口干舌燥的点了点头, 可是眼光还是一直伫留在千佳千那双迷你裙下浑圆的大腿。 「喂!不要傻在那里好不好?」被推了一下肩膀的岛贯, 终于再一次点了点头踩下了油门。 (5)「没想到你对女人的眼光,这么的高。 」元纮看着睡在沙发上的千佳子,不禁感慨的说。 「为了她,或许真的值得一拼。 」「好吧!就照你喜欢的方式来吧!」「阿!」岛贯闻言, 虽然点了点头可是面对着手脚绑着塑胶绳,嘴里塞着布条的千佳子, 却不知应该如何是好。 这么轻易的犯罪过程,使得他相当的不安,而且恍如做梦。 「我……我总觉得有点害怕。 」「不用,怕我会帮你。 」说完,抱起熟睡的千佳子,来到房间的中央。 元纮所选的这间汽车旅馆的房间,是具有特殊用途的房间, 也就是所谓的淫戏房间里边有着铁制的笼子以及座台……等各式各样的刑具。 元纮将千佳子放倒在地上,然后再将她背后的绳索, 勾在垂挂在天花板上的吊锁上而岛贯则解开她脚上的绳索。 「喂……」看着千佳子的娇容,岛贯发出不安的叫声。 只见双眼紧闭的千佳子,脸部微抽,缓缓的睁开眼来。 茫然的注视前方好一会儿之后,才突然惊觉事态的怪异, 勐然坐起身来。 「呜……」只见那双手被缚,嘴里塞着布条的千佳子, 表情相当的僵硬。 「小姑娘,醒来……」听到背后突然响起的男中音, 千佳子不禁愕然的扭动长长的卷发回头一看。 「这问房间有良好的隔音设备,不管你如何大声的叫骂求救, 都是白费力气你懂吗?」长发被抚的千佳子, 表情僵硬的皱了皱眉头。 「你要怎么吵闹都可以,不过,为了你自己的安全, 最好还是不要出声比较好。 好了,现在就请你站起来。 」元纮按了遥控器的开关,于是吊锁开始往上升起, 千佳子变成了高跟鞋直踩在地的直立姿势。 「打开她的脚。 」蹲在地上的元纮,与岛贯两人一起将抗拒不已的千佳子, 两腿左右打开分别用绳索绑在两边地板上的金属零件上, 两脚的间隔大约四十寸。 而且,再往天花板上拉下另外一条吊锁, 系在千佳子脖子上的颈圈吊着她不让她的上半身向前倾。 「准备好了。 」元纮手上拿起V8的摄影机。 「我当你的助手,由你来担任主攻吧!」「唔, 唔。 」肩膀被拍的岛贯,亢奋的点了点头,随手脱去身上的衣物, 戴上事先准备好的面罩便穿着一条底裤,缓缓的走近千佳子。 「呜……」嘴里塞着布条的千佳子,哀诉般的凝视着只露出口鼻的岛贯, 拼命的摇着头。 从昏迷的意识中醒来,突然被眼前情景所打击的心情, 岛贯也相当的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