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以为妻是位不可能出格的女人,她聪明、漂亮、活泼, 今年正值29 岁又有成熟女人的风韵,自然会有很多男人垂涎。 但是结婚多年来除了我偶尔 会有些花边新闻外, 对妻子从来是一百个放心。 我和他认识将近七年,他因为男女关系家庭分裂, 自己独身。 他是化妆师, 经济条件很好,离婚后身边的女人不断, 但大多数不是因为他的经济利益而是 因为他对女人独有的一套, 无论是在表面还是在床上。 我的妻子也是其中一个, 她承认是他的床上功夫让她迷恋不能自己。 在去年6月份,我公干去德国出差四个月, 临走时我托他照顾妻子。 当我回 来后发现了他们的关系已经超出了朋友关系, 因为我在电脑中发现了妻和他的照 片是裸体的, 场面已经和色情网站上的照片类似。 ? ? 妻承认了,并且告诉了我,他们还和其他人一起录了影带!我从来没想过妻 如此的淫荡, 但是我看完照片和影带后却兴奋大过了气愤。 妻跟我说了事情的原委,那是我走后的一个月后的一个周六下午, 妻在睡午 觉他打来电话让妻晚上去他家晚饭, 妻正好无事可做别答应了他。 ? ? 没想到去他家的路上下起大雨把妻浇了个透, 到他家后裙子和上衣已经全部 湿透狼狈不堪 他便拿出毛巾帮妻子擦干。 正在这时,他突然把妻穿的衬衫一把撕开, 按住妻的双手把妻的乳头含在了 嘴里。 ? ? 妻平时和我做爱的时候,乳头也是最敏感的部位, 一旦被我含住她便完全崩 溃。 当时妻也是一样,而且他只对妻说了“我爱死你了”, 妻在这种情况下彻底 失去了自制力任其摆布。 从此后妻便不能自拔,他不断的出花样让妻迷恋和他做爱, 他们在床上、厨 房、卫生间、桌子上、户外都有作过。 在和他一起的时间里,妻是地道的淫妇。 我找了他,告诉他妻已经承认他们的关系, 他很尴尬。 我告诉他,我不会责 怪他什么,但是我想看他们真实的在一起的样子。 他惊讶、害怕,以为我是想惩 罚他,我解释给他听我的想法, 他觉得很奇怪。 ? ? 我让他去想一段时间然后再告诉我, 因为我知道他是舍不得失去妻那样的 尤物。 而当时,妻也正沉醉于性爱的刺激之中,我的愿望八九不离十。 今年8月中的一天,我请他来我们家作客, 他说他正在办澳洲的移民。 ? ? 晚饭间,他正式向我和我妻子道歉, 妻子脸很红。 ? ? 我说: “到了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朋友。” 我看着妻子, 但是对着他半开玩 笑的说: “你还欠我一件事没办呢!”妻和他都惊讶了。 ? ? 我趁机对他说: “如果你们都不愿意, 我也不勉强但毕竟你要走了,再抱 抱她吧!” 他看看我, 又看看妻我对他点点头,他拉住妻的手,我发现妻开始颤抖, 并且眼睛有一点湿润。 ? ? 我走过去拉起他们一起走到沙发前, 妻坐在中间我换到对面的沙发上,大 家谁都没说话。 他再次拉住妻的手,我蹲过去开始吻妻的腿, 双手在妻的腰上爱 抚。 妻慢慢的放松起来,他搂住妻的肩膀,开始亲吻妻的脸然后是耳朵;我继续 为妻按摩双腿, 并一点点地把妻的裙子向上掀起直到一双白嫩的大腿全部露在 外面, 妻的白色蕾丝T型内裤紧紧地绷着她鼓鼓的阴部 妻开始情不自禁地和他 接吻。 他继续吻妻子的身体,很轻,右手开始爱抚妻的大腿, 然后他把妻在沙发上 放平他跪在沙发前面从大腿一直亲到妻的脚丫, 当他把妻的脚趾含在嘴里的时 候妻忍不住开始咬住嘴唇呻吟, 双手抓着沙发。 他再继续往上亲,时而用舌头在妻的膝盖和大腿上画圈, 然后把妻的裙子和 内裤很慢的褪了下来。 ? ? 妻全身赤裸的躺在沙发上,他抬起妻的左腿放在沙发靠背上, 再抬起右腿放 在他的肩膀上他的头伏在妻的两腿根部, 舌头开始舔妻的阴部妻呻吟着、扭 动着。 ? ? 我看着妻被别人玩弄着,全身发热, 真想参与进去但是害怕搞糟了情绪。 他的舌头快速地在妻的阴部挑逗,妻的下面流出的爱液和他的口水, 已经把 阴毛黏在一起妻的阴毛不多,但是阴部肥厚, 这样阴部更被清楚的看到,又 红又肿。 ? ? 这时,他把一个靠垫放在妻的屁股下面, 再次低下头舔弄妻的阴部一只手 从下面开始轻轻的拨弄妻的肛门, 然后用舌头舔妻的会阴再而舔到肛门,妻又 开始全身颤抖、大声呻吟。 他的一个中指也伸进妻的阴道,妻随着他的节奏上下 地动着迎合他。 妻很快的睁了一下眼睛又再闭上,一只手攥住他的阴茎根部, 他向前一探 龟头进入了妻的嘴里。 妻用嘴唇包着他的龟头,他前后挪动着身体, 让阴茎在妻 的嘴中出入抽动。 妻开始为他口淫,一只手搓揉着他的肉丸, 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阴部。 ? ? 短短的一两分钟后,他拔出阴茎退回到妻的两腿之间, 用手分开妻的双腿 我仔细地看了看妻的阴部, 那里已经开始红肿阴道打开了约四分一个指甲盖般 大的小洞, 四周充满了亮晶晶的液体肛门也开始一下一下的抽动。 他用手握住阴茎对准妻的阴道,由于龟头已被妻吸得又红又硬, 因此毫不费 力地便将龟头伸了进去妻又“嗯”了一声, 头侧向沙发靠背他把腰往前挺一 挺,妻的阴道被他撑开, 阴茎又再进入多一截。 这时他突然向妻的两腿间用力一靠,很快的把阴茎整根插进妻的阴道, 妻大 声的“啊”了一声双手快速的按住小腹, 用下牙咬住上嘴唇双腿紧紧的夹住 他的腰。 ? ? 他用双手扶着妻的腰跪在沙发上,在妻的两腿间开始抽动, 开始速度很慢 然后一点一点的加快,这时妻开始啜自己的手指, 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 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妻的阴部开始发出“噗咭、噗咭”的淫水声, 他的大腿 撞击着妻的屁股和阴部发出一下下清脆的“啪啪”声。 ? ? 随着他时快时慢的节奏转换,妻的叫声已经语无伦次。 他干了一会便放下妻的双腿,一边继续快速抽插, 一边伸过头含住妻的一颗 乳头只有几下妻就已经受不了了, 开始大声叫着: “我要!我要……”? ? 这时 他全身趴在妻的身上妻用胳膊搂住他的脖子, 双腿举起勾着他的屁 股使他的阴茎更深入自己的阴道。 他颤抖着对妻说: “对,宝贝儿,夹紧我, 使劲就这样夹我……我爱死你了,小宝贝儿!”他的阴茎这时更快速、更用力地在妻的阴道中抽插, 妻的阴户煳满了她分泌 出来的淫水两片红肿的阴唇紧紧包住他的阴茎, 随着抽送的动作拉出、退入 我知道妻开始要进入高潮了。 他们的嘴热吻在一起然后又再分开,他的头突然抬 起来, 嘴里“啊啊”的叫着看来要射精了。 他整个人趴在妻的身上,只有下身疯了一样快速起伏着, 阴茎像打桩一样向 妻的阴道力捣力戳妻浑身打着颤, 张大嘴像哭一样的狂叫着。 ? ? 接着他小腹紧紧压在妻的腿间,阴茎全根挺进妻的阴道里面不动, 屁股肉抖 了几下便把一大泡精液全部射进了妻的体内, 之后像皮球泄气一样的趴在妻的 身上。 只短短的几秒钟,妻从他身下爬起来,一下坐到我的怀里抱住我, 用又红又 烫的脸贴在我脖子上疯狂地吻我 我爱抚着她她高潮的兴奋期在持续着,两颗 乳头仍然翘起, 发硬的阴蒂仍然凸出在阴唇外面阴道不断流出的精液把我的短 裤弄得黏煳煳的。 他正匆忙地准备穿衣服的时候,我看了看他虽已半软但仍相当巨大、上面沾 满了妻的淫水和他精液的阴茎, 说: “你们还是先洗洗澡吧!”? ? 妻要我帮她洗 我说: “干脆我们一起来洗澡还是让他帮你洗好了。” 他蹲在妻的下面,把花洒开到最大伸到妻的阴部上喷射, 水花冲刷着妻的阴 唇、阴蒂和阴道口妻被刺激得又再兴奋起来, 眯起眼“啊啊”的呻吟着。 ? ? 他抚摸了一会又吻了妻的阴部一下, 妻全身发软转过身跪下来含住我的阴 茎, 另一手抓着他的阴茎套动起来我受不了了,关上花洒把妻和他领到卧室。 我躺在床上,妻跪在我身边为我口淫,他跪在床下舔妻的屁股蛋。 一会儿后我让妻保持姿势不动,转到妻的后面, 换他躺在床上让妻为他口交。 我一边从后面进入妻的阴道,一边看着他的阴茎在妻的卖力吸吮下逐渐硬起来, 然后让妻躺下我正面抽插,他在旁边揉弄妻的乳头。 ? ? 片刻间, 妻已呻吟连连: “啊……老公……我不行了, 我要死了……啊…… 啊……”? ? 第二天早上当我醒来时 发现化妆师的他留下字条走了赤裸的妻仍酣睡未 醒, 但阴部已又红又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