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公司极品美女阿慧,阿梦,Yvone,语菲后, 豹仔终于收心养性。 终日沉迷与她们的性爱,把年纪轻轻的美女操炮操得更成熟更性感, 像幽谷骄傲盛放的玫瑰令我更加爱锡她们,更加喜欢蹂躏她们, 强暴她们。 我们几乎天天几次激烈性爱,直至豹仔根疲力倦, 才稍事休息。 这天下午,送了美国客人到机场后, 回程途中我在盘算: 今天, 找那个女人好呢?我泊了车在尖沙咀随便登上公车, 嘻嘻!豹仔决定在放工时间在公车猎食。 我看见一个亮丽清秀的女子面向车门,约廿三四岁, 长发双手提着几袋胶袋,我一闪身便站在她背后, 双手扶着支架双臂围着她的身体,以我经验, 一煞车她便会倒在我怀抱。 我打量她的身材,衣服,看看如何角度比较容易下手, 她约5尺5 寸身材修长偏瘦,穿着一件头的薄料短裙, 短短的露出没穿丝袜的洁白大腿腿长而圆润。 唔!心里已有打算。 车到站,她重心一失,整个人跌在我怀里,我双臂力压, 坚硬小豹顶在她股沟先来个见面礼。 这个站很多人挤上车,我和她屁股紧贴着,阳具轻轻磨压, 灼热坚挺的深深陷入薄料裙,她应该感觉到我的挑逗。 手臂已因挤满人而放下,车一开动,她再次站立不稳, 我双手扶着她腰枝 温柔的在她耳边说: 小姐, 小心要不要帮你拿着?她转头说: 谢谢不要啦!噢, 国语人?我豹仔以纯正普通话压着她耳边说: 国内来的 不台湾,亦轻轻把热风吹进她耳窿。 噢,台湾同胞,你好,来香港购物吗?不, 做业务。 …. 手没放下,仍在腰上贴着,按着,将她的臀部尽量按向后, 手心运劲的热力透彻薄料裙渗入她肌肤阳具越来越帜热, 越来越硬似要穿过短裙插入她蜜穴里。 女子开始时尚试图移开屁股,但,人太挤而又被我按着, 便没办法的被我拥着狂顶。 我豹仔见机会难得,手便沿腰间慢慢移上,热力泌着她的肌肤, 在胸围边用手指橑动她双乳胸围很薄,指尖已在椒乳乳头贴在, 她乳房被我挤压乳头在我手指灵活挑逗下已慢慢发硬。 我解开裤链,小豹昂首弹出,我伸手压着短裙推上, 阳具已直接在肌肤上贴小小的T-Back抵抗不了我阳具的袭击, 我的手已移在她花心外在感受她耻毛的浓密, 蜜穴淫液流水淙淙的声音。 她在我上下同时攻击已开始迷失,我豹仔已打算将这台湾妹就地正法。 小豹在觅食,女子在逃避,小豹在股沟抽插, 寻找快乐桃园。 我轻轻在她耳珠吸吮,舔拭,她面红,移开头躲避。 但她的淫液出买了她端庄的面孔。 在小豹热烈焰火薰陶的小穴已感到湿漉漉,我紧抱着女子腰臀之间, 聪明有经验的小豹己在T-Back边一滑滑入女了阴道 女子想逃奈何千舟已度玉门关!我站立,阳具完全深入, 她倚靠在我身上喘气我随车速震动把龟头在花心乱磨, 女子已完全放弃抵抗反而默默地接受不可抗拒之公车奸淫。 我低头吮吻她的唇,吞咽她香舌和唾液, 像热恋情侣般在公车温馨。 我大力擒压她的屁股,小穴淫水多而暖,抽插时滑潺潺的非常舒服, 我压她贴在玻璃门抽送大龟头紧迫地钻磨她花心, 她双眼紧闭承受着我窝心旋转,眼角兴奋得流下泪水, 我的龟头在子宫深处G点研磨几百下,把她的阴精和我的精液一同爆发出来。 我们拥着喘息,交换了电话,她叫怡婷, 台北服装店小东主我们一同下车,原来已在荃湾终站。 怡婷住在旺角雅兰酒店,我邀约她一同晚饭, 怡婷面红红的点头答应。 我们打的到尖沙咀取车,她什样想也想不到;刚在公车奸淫她的男人会开保时捷休旅车Cayenne Turbo。 我带怡婷到山顶 Cafeacute; Deco享受了一顿丰富晚餐, 我点了2打 Irish 生蚝龙虾汤,三文鱼烤饼, 两份美国肉眼一支 Latour,我豹仔最爱吃 Irish生蚝及美国美国肉眼。 嘻!增强性能力嘛!怡婷是台南人,家里环境不错, 小服装店是家人开给她打发时间的….. 来香港通常是逛街购物 她说她不懂也不想做生意。 差不多一年来两次香港…购点货,但主要都是玩玩吧。 我们谈得颇投缘,怡婷原来已26岁,不过家里环境好, 不通世务样子清纯年幼吧!饮饱食醉,我豹仔色心又起, 我轻拥着她的腰肢抚摸着…然后慢慢向下搓捞, 滚烫的手肆意地揉捏着短裙底下赤裸的臀峰。 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或轻或重地挤压, 好像在品味美臀的肉感和弹性端庄的短裙下, 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灼热的手在恣情地猥亵。 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 一下下来回揉搓。 慢慢在膝盖附近用指尖挑逗,偶然用热烫的手揉搓大腿, 而且开玩笑谈她的性经验,小量酒精加上我恣情的玩弄, 怡婷面红气喘的轻舔着我的耳朵细细声的告诉我, 我是她第二个男人。 第一个是她高中同学,毕业后开始拍拖, 第一次是男友服兵役前的一晚在他家中与他送别时 喝了点酒给男友强奸了自此,每次见面都被男友强迫做爱, 男友性欲很强很粗暴,开始时她很抗拒,但渐渐地她又开始爱上了被奸淫的感觉, 她们一起己五年并差不多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 但怡婷爸爸并不喜欢她的男友她们被硬生生的分开, 她被押往美国三年由哥嫂看管。 最近才回到台北,家里并开了一间小服装店让她经营…. 那你不想念你男友吗?好想啊!都试过偷偷打电话给男友, 但电话已取消听朋友说他已结婚了并去了国内工作。 那你岂不是没有做爱几年?怡婷羞涩地点点头!噢, 难怪你那么多水啊?呸!坏人占人便宜还要笑人。 在怡婷沉醉往事的同时,我已把她的胸围,内裤通通挤掉, 双手已剿匀她全身在双峰,小溪间傲游 数遍了。 啊!你…坏啊…怡婷淫液己泊泊而流,唿吸也有点急促了。 我豹仔己欲火焚身,马上结帐,拥压着怡婷, 边行边放荡地揉搓着双奶坚硬的阳具顶压着肌沟, 到停车场取车。 我上车时己解开裤链,将小豹释放出来, 把怡婷的头大力按下不理会她是否愿意,把痕痒灼热的阳具桶入她小咀, 一踏油门飞车回家。 怡婷口腔温暖湿润,丁香吐舌细意品尝着我龟头…轻轻吸吮….舔拭, 一吞一吐灵巧温暖滑熘的手包着我的阴囊亵玩, 搓捏…我解开她的连身裙往下推将傲立的双峰裸露…. 啊粉红色小小的乳头好精致, 乳房坚挺丰姨我大力揸捏,肆无忌惮的抚摸…怡婷久没被人碰过的身体反应剧烈, 淫穴分泌出大量淫水。 我单手开车,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蹂躏。 到了家停车场,急不及待把上身已裸露怡婷拉下车, 把阳具直往往屁股一顶,“滋……”的一声, 粗大的阳物撑开她两片阴唇没根插入她温湿紧密的阴道里 从后插入花心…痕痒的龟头才舒一口气。 我插着怡婷,双手紧紧抓住她一只丰满的乳房, 像二人三足的一步一步往升降机走去。 豹仔住顶楼复式,有专用电梯,管理处的闭路电视我一搬进来己切断。 ( 豹仔夜夜荒唐,当然不会给管理员监视我啦 )我把怡婷连推带撞的进入电梯便大力抽插, 怡婷双腿的肉一紧娇躯剧烈地颤抖了几下,她的头勐地向后一仰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 口中则发出一声悠长的惨叫。 “真紧啊!真暖啊!” 我出了一口气,我兴奋地来回搅动了几下, 只感觉阴茎被怡婷的阴道紧紧地裹住( 在地铁上的奸淫对豹仔只是前奏, 我现在要真正占有这个清纯美女的我舒服地快叫一声, 阳具毫无怜惜地在她的阴道里大力抽插搅拌起来。 我的大阳具在怡婷的阴道里飞快地进出做着活塞运动, 阴囊撞击着她的下身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阴茎向外一抽, 粉红的阴唇就被向外翻起阳物摩擦着渐渐润滑的阴道肉壁发出“咕唧、咕唧”的性交声。 电梯门打开,我粗暴地将怡婷推压在Lobby的波斯地毯上, (豹仔住的顶层是一梯一伙的,近廿多平方米的大堂给豹仔装饰得富丽堂煌, 施洛维奇八十八头水晶吊灯路易十八古典裂纹漆金箔玄关柜及书台及沙发, 昂贵的波斯真丝地毯。 ) 豹仔火速脱光衣服,将怡婷裙子扯脱…酥胸坦露, 乳峰高耸。 我动情地抱住她的蛮腰,将脸埋到酥胸上,亲吻着, 并抚爱那硬挺的乳房。 怡婷颤巍巍地站起身,坐到我的腿上,身子偎在我的胸前, 柔声说:”豹我好热,抱紧我!”怡婷看似纤秀, 但脱光了身材玲珑浮突骨架细但丰满…. 腰细盛臀皮肤白哲滑熘, 丰姨无骨的身材干起来很爽我把她抱起来,走上我的房间, 将她放在床上。 她在床上呻吟着,伸手握住了我的硬挺的阴茎, 两手象宝贝般捧着看着。 我吃惊地看她一眼,只见她满眼饥渴和兴奋, 竟没有一点羞涩。” 于是我的手伸到她的跨下,抚摸那三角地带, 那里已是溪流潺潺。 我的手指伸了进去,她”噢”的一声,腰肢剧烈地扭动着。 我不假思索地扑到她的身上,她象一只叫春的小猫, 温驯地分开双腿轻轻唿喊着”我要!豹,快给我!”我在欣赏赤裸裸的玉体仰躺在床上, 我的目光在这美妙的胴体上尽情扫描: 只见怡婷那凝脂般的玉体 晶莹剔透曲线玲珑,犹如一尊粉雕玉琢的维纳斯卧像;洁白如玉的皮肤, 光滑细腻;艳若桃李的面容娇媚迷人;富有弹性的豪乳, 圆润挺拔;修长丰腴的大腿肉色晶莹;两腿之间的阴户高高隆起, 像座小山丘浓密的阴毛覆盖着朱砂似的阴唇, 非常悦目那条屄罅微显濡湿,如牡丹盛开,艳丽无匹。 “怡婷,你可真美呀!”看着怡这散发着迫人青春活力的美妙胴体, 我不由得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我伏下身去,先轻轻地吻了吻她的樱唇;然后是眼睛、鼻子、耳垂、脖子, 接着又吻上了她那挺拔如峰的玉乳又由峰顶一路吻下去, 乳沟、小腹直到那高高隆起的阴阜,我轻轻地吻上去……呀~”的一声娇唿, 怡婷如遭电击颤栗着挺起了腰肢。 我轻舔她的阴毛,然后是阴唇,接着分开阴唇, 舌头轻轻舔了舔她那粒饱满红润的阴核这下弄得她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开始喘息起来。 我用牙轻嗑着她的阴核,舌头顶着阴核端尽情地蠕动;接着, 我又用舌尖在她的整个屄罅中用力地来回刮动 刺激着她的小阴唇内壁和阴核及阴道口。 她被我挑逗得娇躯不住抖动扭曲,酥胸急剧起伏, 满脸红霞喘息不已。 我双手分开她那娇艳的花瓣,舌尖顶着她那狭小无比的桃源洞口就往里伸, 刚伸进一点 怡婷就气若游丝地轻声哼道: “呀…豹…不要……不可以……哦……不要这样……”口中虽然如此说, 却把粉臀上挺以方便我的行动。 我的舌头在她的三角地带不住地打转;过了一会儿, 她的淫水流的更多了双腿也不住地并紧又岔开, 娇躯也剧烈地扭曲着。 我知道她已经被我将欲念高高挑起了,就开始更进一步的进攻了……“怡婷, 我亲得好不好?你舒服不舒服?”“被你弄得浑身不知怎么回事 既舒服又不舒服好奇怪的感觉,难以言表。” 怡婷已经欲火攻心,所以才会有这种感觉。 我挺着坚硬的阴茎,慢慢地靠近了玉门。 那两片丰隆的阴唇,掩盖着红嫩的阴蒂,玉户中充满津液。 我用龟头在她的阴蒂上缓缓摩擦,弄得她全身颤抖, 轻咬我的肩头这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鲜花,让人不忍摧残。 我万分怜惜、轻柔地将鸡巴往里徐徐挺送;她蛾眉紧蹙, 银牙紧咬 似痛苦万状: “喔~宝贝,好疼呀!”我那灼热火烫的龟头在茂盛的洞口蹭了几下, 一挺便硬邦邦地进入到了那迷人的温柔乡中。 怡婷欲火焚身,我一插入她就开始大声呻吟和嘶叫, 弓起腰与我配合。 我受到鼓舞,也疯狂地冲击着那柔嫩的娇躯。 我压在白嫩性感的娇躯上,大鸡巴插进她的嫩穴便开始奸淫她。 我的动作慢慢地放缓,一边奸淫怡婷,一边欣赏她的美貌!大鸡巴在嫩洞内只抽插了十多下, 她便爽到极点一边耸着嫩白大屁股配合着我奸她, 一边娇声地叫床: “啊豹….插我……奸死我吧 ……我好爽啊……豹……豹, 我爱你……打我打死我啊….漂亮的荡人的叫床声, 使我的鸡巴更加胀大在滑嫩的阴道内进进出出地干着, 欲仙欲死怡婷年轻美丽如少女,她的阴道也像少女一样紧。 她被我干着,白嫩的身子不停地剧烈扭动,两颗雪白高隆的柔嫩大乳房颤动着, 诱人极了……我边玩弄怡婷的美丽大乳房用尽力气揉搓她那一对弹性极佳的极品粉尖双奶, 边大力奸她干她7寸巨炮每次直插到花心尽头, 淫液骣出卷起千尺巨浪。 我们躲在家里翻云覆雨近一个星期,我把她胴体上每一个可以插入的洞都插遍, 灌满浓浓的热烫精液;怡婷才依依不舍的回台湾 但她每个月总有几天来香港给我淫欲怡婷清秀纯真的脸孔底下其实是极度淫贱的母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