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小河环绕着王户村,风调雨顺的岁月使村民们过着安逸的日子, 青山绿水使村里的老者个个童颜鹤发晚辈人人春情满怀。 近来人们发现,五十出头仍精力充沛、红光满面的村长王喜春很少去妇女主任吴玉花那儿了, 而村西王有发家的门槛却几乎被他踢烂。 他频繁地进出不为别事,只因有发的闺女王淑媛牵走了他的魂魄。 十八岁的淑媛,已从一个不起眼的黄毛丫头, 出落成了如今村中惹人眼目的小美人早把好色如命的王喜春馋的是食不甘味, 夜不成眠。 他想方设法地去接近淑媛,可人家情窦初开的少女如何看的上他这风流一世的老怪?但他色心不死, 每日里搅尽脑汁地想着如何占有这美人儿……喜春的老婆翠姑年轻时颇有几分姿色 但却早早地失身与人无奈匆匆嫁与了大她十岁的王喜春。 喜春在新婚之夜发现老婆的下身未落红,恼羞成怒之下暴打了翠姑, 从此便四处采花风流起来。 而翠姑因有把柄抓在他手里,所以不但任其在外寻花问柳, 而且还助纣为虐只为从男人那儿获得一份挨插的乐趣……近几日翠姑见男人频频地往村西跑, 知他迷上了黄花闺女王淑媛 便为他献计道: 何不以村长之权解决淑媛大哥根宝的参军问题, 由此再接近淑媛不就顺理成章了吗?此招果然灵验 根宝参军后有发一家对他感恩戴德,奉为上宾。 为此喜春对翠姑着实温存了几夜,把这四十如虎的妇人搞的心花怒放, 如醉如痴。 这晚喜春醉醺醺地从有发家回来,一路上淑媛的倩影在他眼前晃来晃去, 酒桌上他几次三番动手挑逗她可淑媛象只机灵的小兔子般从他手边熘走, 只留下那少女的芬芳让他回味。 无奈他只好强压欲火,回家在翠姑身上再讨个主意。 翠姑这几日乐得可是屁颠屁颠的,自她出的主意收到了预期的效果, 老头子果然与她同欢共娱了几晚。 这不,眼下她又洗净身子,收拾停当,专等着喜春回来与她共渡良宵。 听到叫门声,她便急匆匆奔出给浑身酒气的男人开了门, 亲热地扶他进到卧室。 喜春醉眼朦胧,看着眼前搔手弄姿的妇人,不禁欲火升腾。 他斜靠在床头上,伸手示意只穿件小白背心和碎花细布内裤的翠姑近前, 翠姑晃动着成熟妇人那饱满的乳房扭着肥硕的屁股到他跟前, 看到男人因欲火煎熬而把裤子顶起的部位她红晕满面, 兴奋地蹲跪在床沿边动手为男人解着裤带。 当她褪下男人的裤子时,那根早已憋涨的突头跳脑的硕大阴茎腾然挺立, 硬撅撅地支棱在一片黑草之中。 看着这妙物,翠姑急切地脱去自己的背心,用手搓弄一番两只紫葡萄般挺起在两圈褐色乳晕之中的乳头, 然后托起两只肥大的乳房伏上身来她用两只乳房形成的深深乳沟夹住那根仍在不停搏动伸长变粗的大阴茎, 身子上下活动着揉搓起来男人的肉棒在妇人用双手夹紧的乳缝中如乌龟头一般缩进钻出。 不一会儿,那紫红的龟头马眼里就挤出了些许清亮的精水, 妇人见状往下滑着身子,低头将嘴凑近了阴茎。 她微启红唇触吻着龟头,并伸出舌尖舔着上面流下的液体。 “嗯……你可真会挑逗,好一个骚婆娘……舔的我好舒服……”翠姑见男人舒服的哼哼起来, 大受鼓舞她一边用舌头和双唇继续舔弄着龟头, 一边也忙里偷闲地淫声浪语起来: “唔……真美 这大鸡巴……唔……吃起来好过瘾……我要……”她张大湿润的红唇 将嘴边那一握粗的阴茎整根吞入口腔既而来回吞吐、吮吸不断, 两手在下面不停地揉捏着阴囊和睾丸。 妇人一系列消魂的动作,搞的喜春舒爽无比, 他挺起腰杆用力将阴茎往翠姑的口腔深处刺去 直顶的妇人满面绯红、香汗淋漓。 她用双唇在阴茎包皮上翻动搓弄,用舌尖在龟头马眼上挑动不止, 极力迎合着大鸡巴在她嘴里的抽插。 喜春爽的又狂叫起来: “唔……哟……骚屄……我要骚屄……快!来点浪水……”“给你……我的亲夫……全给你……”妇人听到男人的叫声, 感到口中的阴茎已涨到了极点自己下身的淫水也在奔涌而出, 早把内裤及大腿根浸得湿淋淋一片。 她便吐出口中的阴茎,一边应着男人,一边站起身, 伸手?腿地褪下花布内裤将紧贴在阴部湿漉漉粘满淫水的底裆翻开递给男人, 然后一丝不挂地翻身上床冲着喜春叉开两条肥胖的大腿, 将黑煳煳一片的女阴展示在男人面前。 只见那神秘处湿唿唿、粘腻腻,映着灯光的一对大阴唇丰满突起, 深深的阴缝中粉嫩的小阴唇裂着嘴引诱着男人。 喜春被眼前的女阴挑逗的邪火冲顶,他一手将妇人的内裤凑到嘴边, 深吸勐舔着那上面气味浓烈的淫水另一只手伸到妇人的阴户上, 剥开阴唇将两根手指插进阴道里抠挖起来。 翠姑“嗷嗷”地叫着抓住男人的手, 使劲地往阴道深处塞: “痒……再深……抠……啊!爽……屁眼……”喜春听着妇人的浪叫, 他又叉开两指顶进了翠姑不停挤弄着的肛门。 这下四根手指在她的两个肉洞中同时扣挖,可把翠姑这骚婆娘爽的浑身乱颤, 摇晃着下身大唿小叫起来……喜春抠挖的手指酸疼 便拔出指头将那粘满黄黄白白淫汁浪液的手指塞进了仍在张嘴唿叫的妇人口中, 然后仰卧着靠在被子上挺着下身示意妇人起身套入。 翠姑一边淫荡地舔吮着男人指头上那气味怪异的浪水, 一边淫眼迷离地起身将腿分跨在男人的大腿两侧 双手伸到下面扒开自己的阴唇将阴道口对准男人直竖着的阴茎, “噗嗤”一声肥胖的屁股就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那鸡巴也早已全根没入 直顶的翠姑心颤身麻地淫叫道: “啊……大鸡巴顶到子宫了……唔……真美死我的骚屄了……”随即便起伏着下身套动起来。 肥大的两只乳房随着身体的起伏在上下甩动, 下身和男人性器紧密结合着的阴唇在里外翻飞。 在“扑哧——扑哧——”的抽插声中,股股淫水从妇人那包裹着粗大阴茎的阴唇缝隙中挤出, 粘湿了两人的阴毛……喜春任由妇人在不停地套动 他用双手揉捏着翠姑的乳房和紫红的乳头看着她意醉神迷的样子, 嘴里说道: “骚娘们……这几日……让你受用的如何?”“美……爽……”“想不想每日里受用?”“想……小骚屄真想……唔……”“那……”喜春一边说着 一边往下缩着身体待妇人的屁股刚刚上?,他便下身勐地一收, 等妇人的阴部落下那刚才还顶在阴道中的龟头却不知去向。 空旷的阴道使她急唿道: “鸡……鸡巴别抽……正插的美……”“美是美, 可你的骚屄那能赶上人家黄花闺女的嫩屄爽?”翠姑闻听此言 才知男人心有所想她伸手抓住那湿漉漉硬撅撅的大鸡巴, 边往自己的阴道里塞边说道: “你……你不是已钩上了那小淑媛吗?”“那么容易?那小妞根本不得近身 不知你还有什么高招?”此时妇人又把那阴茎套进了阴户 她起伏着屁股说: “嗯……我看你去认她做个干闺女……再买些礼物送她……以后就有藉口亲近她了……”“行……还是老骚屄的点子多……”“那……你如何奖赏我呀……”“好……今晚我就插你个落花流水!”喜春说着翻身而起 压倒了妇人扯开她的两条肥腿, 将玉茎对准那女阴春洞勐力地尽根刺入: “让你浪个够!”“啊……哎唷……”月色柔和的夜晚, 村长王喜春的家里不时地传出妇人的浪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