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嵋门下弟子,看到掌门入殿良久,毫无声息, 正想步入殿中查看便看到圆真提着赤裸绝望的灭绝师太走了出来。 只见圆真厚顔无耻,一心想峨嵋弟子武功低微, 绝非自己对手便索性连僧衣也不穿着,赤裸着身子, 任得阴茎上下晃动预备将峨嵋女弟尽数***。 而峨嵋衆弟子只见平日庄重厉穆的师父, 现在神情呆滞坦胸裸露,身上一对奶子随着圆真的拖动而左右摇动, 全身秽物还不时从阴道口流出一大片血丝白液, 惨况令人不忍卒睹不禁心情激动,大叫一声∶「掌门。 」便纷纷提剑前来围攻圆真,拯救灭绝。 在三十多个女弟中,以静玄、静迦两位静字辈师太, 年纪最大功力最高,便首先一左一右向圆真夹攻过来。 圆真一看二人年近五十,无甚姿色,即时心生厌恶, 双手翻飞重手往静玄左边太阳穴、静迦天灵盖顶击去, 打得二人倒飞开去晕倒地上。 随后而来赵灵珠、贝锦仪、丁敏君、李明霞等人, 多是年近不惑虽是徐娘半老,但是风韵犹存, 引得圆真心头一乐便在衆女弟之间穿插游斗, 不时掌按各人身上敏感部位加以轻薄欺侮。 而碰到其他年迈丑陋的弟子,就统统一掌一个, 全数打得晕死过去。 忽然,圆真眼前银光闪动,一道迅疾急劲的剑风直刺面门, 慌忙运起幻阴指力急往剑身打去。 「叮」的一声,来者的剑被打飞半空,圆真才定过神来, 发觉偷袭的人原来正是峨嵋年轻一辈的翘楚──周芷若。 周芷若身穿葱绿色衣衫,约莫十七、八岁年纪, 清丽秀雅容色极美。 圆真一见,即时惊爲天人。 只见周芷若娇喘连连,刚才一剑显然用尽全力, 但却被圆真打飞虎口至今生麻,右手还在抖震不已, 楚楚可人令人我见犹怜。 丁敏君、李明霞等虽尚有几分姿色,但与周芷若相较, 无异天渊之别。 圆真不再与其馀女弟子纠缠,一阵急攻, 已把峨嵋衆人点倒留下周芷若一人呆立场中, 面对满脸淫笑的圆真。 周芷若虽只独剩一人,仍然不肯舍衆人而去, 娇嗔怒目指斥圆真道∶「无耻奸徒,快些放下我师父, 」圆真看到周芷若稚脸微红杏眼圆睁,更觉娇炰輎爱, 忍不住伸手往胯下阴茎套弄那早已垂下的阴茎, 又渐有生气慢慢地昂首怒突指向周芷若。 其实,圆真一天之内,连奸四人,泄精五次, 即使内功如何深厚也断无可能再提枪插穴。 只是刚才***灭绝师太之时,由于灭绝身中寒毒, 体内峨嵋九阳功自行生劲对抗当圆真奸破灭绝处子之身, 吸纳玄阴之气时亦顺道将部份峨嵋九阳功吸纳过来。 ??原来九阳神功爲天下至刚至阳的内家真气, 本有催欲生精之效常人修练,往往把持不定。 轻者,终日爲燥火攻心,欲念无穷;重者,淫精贯脑, 必须导引发泄只有得道高僧、清心寡欲之人佛武双修, 才能控制欲念。 故此当年创立九阳神功的少林高僧,爲免后人胡乱修习, 丧失本性遂将真经抄写于楞伽经中,待得佛法修爲有所造诣的僧人, 翻习经书时才可发现。 当年觉远、张君宝两师徒,一个 直、一个纯良, 修习真经固无大害。 其后郭襄默记心法,成爲峨嵋嫡传神功, 但一直以来神功传女不传男,所以亦未见祸。 而张无忌在荒谷修习,心无杂念,更加安然无恙。 唯今圆真误打误撞,无意吸取部分神功, 虽不能增强功力但却可在短时间内令睾丸加速运行, 精液生生不息把那没精打采的阴茎,再度一展雄风。 而周芷若万估不到圆真居然会在光天白日, 衆目睽睽下做出如此猥琐恶行到底是少女人家, 连忙掩面不看。 忽然感到圆真欺身上前,一道爪风往自己下阴攻去, 立即提气翻身倒飞开去。 「嚓」的一声,周芷若虽已倒飞丈外,但下阴的衣裳, 连内里的亵衣仍爲圆真抓去一大片,露出一丛疏落有致的阴毛, 羞得只可用左手遮盖掩蔽。 圆真提着周芷若那葱绿布絮,中间还夹杂着一、两条阴毛, 伸往鼻前用力狂嗅∶「呀┅┅果然是人间绝品 阵阵处子幽香;连阴毛也是这样轻柔细腻老衲真的把持不住┅┅」就将那布絮和阴毛, 覆在阴茎上套弄。 圆真的行爲根本变态异常,无理可说,周芷若望着衆多同门, 全数倒下心想如其峨嵋一脉,尽数在今天丧没, 倒不如忍辱偷生趁圆真自渎期间,窜逸逃去。 心意已决,周芷若即时返身下山,但走不出几步, 圆真又忽然出现在眼前∶「美人儿急什麽?」 周芷若一式「飘雪穿云掌」就往圆真胸口打去, 打算迫开圆真夺路下山。 那料圆真自恃功力深厚,不闪不避,任由周芷若一掌打在胸前, 道∶「美人儿好舒适呀,你抚摩得我好舒适呀。 礼尚往来,我也要。 」双掌也往周芷若胸前袭去。 周芷若大喝一声∶「下流。 」即时飘身倒退。 可是由于恐防下阴暴露人前,倒退之间, 身法稍缓便被圆真双手抓实两个奶子,退也退不了。 圆真抓着周芷若那两个柔软的奶子,就像两团棉花香囊般柔温有弹性, 不觉搓握扭动恣意淫欲。 周芷若大急挣扎,怒骂道∶「淫僧,放手呀!」 圆真亦恐防伤了周芷若, 浪费了这个美人儿放手任她倒退。 只是刚才用力稍勐,又把周芷若胸前两幅衣裳撕了下来。 周芷若身上开了三个大洞,少女最神秘的地方尽在圆真面前裸露, 慌忙间紧夹双腿用手掩盖破洞,但两只手掌不能把三个大洞尽掩, 只羞得差点儿哭出来。 周芷若胸前冰雕玉琢的双乳,不时显露出来。 粉红的乳头,在双手掩弄间渐渐变得挺拔, 周遭的乳晕亦因充血红润起来。 ??圆真看着周芷若的窘态,心中的淫欲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即时飘身而上,首先封了周芷若气门,令她不能动用真气, 然后一手攫夺周芷若腰间的衣带另一只手就提着周芷若紧夹的双腿, 把她倒提起来。 将手中衣带紧缚周芷若双腿,再把她倒吊在四周的树干上。 「今日强奸了这麽多人,全在室内,美人儿, 不如让我们打打野战吧!」 周芷若气门被封, 力气变得和平人一般被圆真倒吊在树上,就是极力挣扎亦只能扭动腰枝, 根本无力摆脱厄运。 圆真把周芷若头部较到自己胯下,捏开周芷若的嘴巴, 把那腥臭污黑的阴茎硬往口中塞去。 「噢,樱桃小嘴,就是用口也不比其他人的小穴逊色。 」左手运劲,把捏着的嘴巴收得更细,闭上眼睛享受这润滑的快感, 口中不断发出「咿┅┅噢┅┅咿┅┅噢┅┅」的声音。 周芷若苦于嘴巴被制,只能无助地含着圆真那粗黑的阴茎, 那腥臭恶浊的味道直叫人呕吐大作。 最可恨那阴茎上还残留灭绝的处女血和刚才的淫水阴精, 把嘴巴煳得张不开来。 而每次阴茎插在喉头深处,直撞在喉头上,整个喉咙也给阴茎塞满, 连唿吸也不能只可发出蒙煳的「噢┅┅噢┅┅」声。 圆真下体不断抽插,双手亦同时往面前的阴户拨动。 在那稀疏未成熟的阴毛遮盖下,两片粉红的阴唇珍珠般紧贴在一起, 中间那细缝几近不见。 圆真双手用力擘开两团阴唇,伸出舌尖在阴道内撩弄, 弄得阴壁也渐渐也湿润起来。 ??圆真自得的讥讽道∶「小淫妇,还不是表里不一, 还说什麽不要?」 周芷若苦不能言只能努力把双腿夹实, 阻挡圆真的攻入。 圆真还想进一步深入阴道内探索,不过却被物件阻挡着, 那就是周芷若的处女膜了。 圆真更爲兴奋,一时松懈,胯下那庞然巨物控制不了, 阳关失守便在周芷若口中乱跳乱动,喷出的精液不单把口腔填满了, 冲力之大还将阳具冲出了口外,对着周芷若的眼面口鼻乱喷一通, 浓稠的白液就如泥漳一样,把整个秀丽的面庞也煳了起来, 拖出一条一条的蛛丝液带。 周芷若未经人事,被圆真强迫口交时还未弄懂什麽一回事, 只感到口中忽然传来一下强大冲力一股又浓又臭的精液便直喷往口中, 一不爲意一大口的吞进肚内,喉头胶得窒了息的。 当阴茎冲出口外后,还以爲可以喘过气来, 那料馀劲未了弄得眼鼻也张不开来。 圆真发泄过后,扶着周芷若的身体忙不叠地喘气, 但看到眼前引人的阴户欲念又不止息的涨起来, 即时沿着破洞用力把那葱绿衣裳撕下来,一副纯洁雪白的胴体, 便在眼前完全裸露出来。 「凝脂玉露,滑不留手,老衲不好好***你, 简直对不起自己。 」双手各执一边乳房,用力把阴茎夹着, 希望尽快重拾雄风好好把周芷若***一番。 ??九阳神功的威力真是冠绝天下,虽然郭襄当年只默记了一小部分, 但神功中的壮阳生精之效还是即时发挥出来。 圆真只是磨擦了十来下,那下垂的阴茎也再次昂首吐舌, 在双乳间暴涨起来连那柔? 渐中l,也被阴茎外的包皮磨得红肿难分。 周芷若勉力张开眼睛,从下而上望着圆真的阴茎渐渐暴涨, 那七寸多长的怪物仿如铁柱一般直指向天, 柱下的阴囊亦鼓张得如一个大汽球把那皱纹满布的皮肤梆得圆滑鲜红。 圆真看见阴茎雄风,便解开树上的衣带, 把周芷若倒放在地上头颅着地,阴户向天, 双手紧捉着周芷若屁股把那鼓涨的龟头,对准着阴穴, 预备雷霆一击享受破处的快感。 「小娃子,刚才插破你师父的小穴时,又老又残, 现在就罚你代师请罪好好服侍老衲。 」 周芷若回望师父,看到灭绝师太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 阴户更是溃烂一片阴唇外反,布满淫水白精, 惊恐得失却控制大叫∶「不要,不要插入去!」 圆真越见周芷若惊惶, 越发撩动内心的兽性双眼满布红丝,喉头「咕┅┅咕┅┅」作响, 越想加倍虐待便把龟头逐分逐分插入阴道内, 要周芷若感受凌迟处死的残酷。 鼓涨的龟头慢慢插入,周芷若只感到下阴道内有一条火红的铁棍硬生生把阴壁迫开, 痛楚从每条神经传到脑内不消一时三刻,更感到那火棒已到了处女膜前, 破处的惧怕只能令她不断大叫∶「不要┅┅不要插呀┅┅」??紧迫狭窄的阴道迫得圆真的龟头万分舒适, 暖和的阴壁令龟头淋浴在淫水的包围中。 到了处女膜前,从龟头顶端传来那一阵粗糙的感觉, 叫圆真再也抑制不止便鼓足力气,把那七寸多长的阴茎, 直接捣破处女膜向阴道的深处插去。 周芷若还没说完「插」字,圆真的阴茎已插破处女膜, 直捣黄龙深处而去。 那一阵破处的痛楚,较先前的更痛上千倍万倍, 痛得眼泪和着处女血一起流了下来。 而且圆真在破处之后,更加不作停留,就向下不断把阳具在狭窄的阴道内抽插出入, 每次一磨一擦也把每条神经梆得紧紧的, 痛得周芷若极力扭动希望能摆脱开去。 然而,周芷若越是挣扎,圆真的抽插便越有力。 每一次插出那带着处女血鲜红的阴茎时, 圆真也藉势把阴茎在阴毛上拭抹将那一片稀疏的森林, 泄成一带血腥的草原。 阴血和着阴液,更顺势而下,从阴户经腹胸, 直流到周芷若口中。 尝着自己咸腥的阴血,周芷若只觉痛不欲生。 周芷若的阴道,是圆真今天所奸的最狭窄的一个, 加上周芷若初经人道而且惊惶过度,阴壁收缩, 夹得圆真过瘾非凡带来更大的压迫感。 每一次抽插,阴道肉壁紧紧咬着阴茎,只乐得圆真眉开眼笑, 口中发出如野兽的嚎叫不断地「噢┅┅噢┅┅插死你┅┅噢┅┅插死你┅┅」的狂笑, 狠狠地把阴茎撞到花芯中让两人的下胯每次也碰撞磨擦, 而阳具抽出阴道时亦每一次都发出「拔滋┅┅拔滋┅┅」的声响。 勐烈的插弄了数百下后,周芷若的屁股早被圆真抓得留下两团掌印。 而倒放了这麽久,血液倒流,加上花芯被冲破, 周芷若亦渐渐不支双颊充红,目光散涣,几近昏迷, 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晓得不住扭动, 但口中仍不停喃喃叫道∶「不要┅┅不要再插┅┅」。 圆真这时再也忍不住,龟头又开始乱跳起来。 周芷若知道这是泄精的前兆,慌忙拗动腰枝向后, 希望能摆脱圆真口中更厉声疾叫∶「求求你, 不要射进里面不要┅┅呀┅┅」 周芷若话还没完, 圆真已大叫一声∶「噢!」狠狠地把龟头已一下子插到阴道的深处 喷出一大蓬浓浊的白液。 圆真对周芷若非凡怜爱,故意暗运内力,把精子喷得更远更深, 直要把整个子宫填得江河满载誓要令周芷若怀有自己的骨肉。 即使精液已倒灌得从阴道口中挤压了出来, 圆真的阴茎还像唧筒般一下一下的把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出 全不理会。 周芷若的子宫亦随着精液的喷出,相应地张开吸纳, 将圆真所有精液毫不遗留的接收阴壁亦收缩蠕动, 将挤出外精液亦尽量吸运回来直至圆真阴茎收缩变软, 子宫收缩阴壁才停止了蠕动。 可怜周芷若无论怎样极力挣扎,还是逃不出***怀孕的厄运。 经过了一轮的蹂躏后,周芷若早已身心受创。 双乳、屁股早给圆真抓得变型红肿,浓浊的精液亦不断从溃烂的阴户中倒流出来。 圆真一放下手,周芷若再也支持不住,整个人就痛昏了过去, 烂泥般倒在地上。 ??然而,恶梦还没有就此过去。 对于清秀脱俗的周芷若,圆真有一份莫名的爱好。 即使已干了她两次,淫欲还是异常旺盛。 索性把周芷若翻转过来,就要爲她背后的菊穴开苞。 昏倒的周芷若,模模煳煳间被圆真提着头发, 推站在一棵大树前面颊紧贴着粗糙的树皮。 圆真站在周芷若身后,用脚将周芷若双腿分开。 周芷若还没有弄清是什麽一回事,下体的菊穴忽然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 较刚才破处时的痛楚还大上十倍。 剧烈的疼痛令周芷若从昏迷中痛醒过来, 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不要,裂┅┅裂了┅┅」 未经人事的菊穴较阴道更爲狭窄紧迫, 而且缺乏淫水的滋润圆真把火辣的铁棒硬生生的插入菊穴时, 龟头也因爲过于干涩而感到微痛然而,对于幼嫩的菊穴肌肤, 那更加无疑是一种酷刑。 每一次龟头在屁股间抽插时,也被磨擦得皮破肉损, 流出血来。 强烈的痛楚令周芷若双手疯狂抓扯,干枯的树皮也被撕掉下来。 而在血液的滋润下,龟头的抽插渐渐顺畅起来, 站立式的抽插令圆真每次也可移前退后的把周芷若插得狠狠钉在大树上 那一下一下的插入较平时的力道更强大十倍。 阴户撞向干枯的树皮上,不少尖硬木碎刺入下体, 令本已麻木的阴户再次受到无情的摧残一些阴毛更被木刺缠着, 每次圆真抽离树干木刺便扯掉一大片阴毛。 可怜刚刚生长的森林,还未长成,便被扯得七零八落, 稀疏得叫人可惜。 插了百多下之后,圆真已到了强弩之末, 喉头发出一连串野兽的嚎叫「插死你,插死你┅┅」敏感的阳具再次喷出如胶似漆的精液, 圆真在屁道内射了一半便推倒周芷若在地上, 拿着阴茎由屁股到头发的把周芷若整个背也喷成雪霜一般。 这时周芷若已麻木到不省人事,任得浓浓的精液随意地在身体上流淌, 铺成一团团的腥臭浆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