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 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赵剑翎走在僻静的小道上。 她刚在一周前逮捕了赫赫有名的飞天淫魔,现在又接手了竹林帮的案子, 连日的工作使得她多少有些疲惫。 她扎着马尾辫,穿着浅黄色的短袖针织T恤和棕色西装长裤, 黑色的凉鞋一脸的秀气,现出脱俗的气质。 在XX市,竹林帮的案子即便在警界,也是所知之人甚少。 当赵剑翎接手这件案子之时,也几乎大吃一惊。 这个在HL市的帮派刚到XX市,然而居然为了一张光盘, 绑架了包括XX市刑警大队长在内的三名女刑警杨清越、高瞻和严慧文。 最为可怕的是,赵剑翎还看到了竹林帮送来的东西。 这是一封威胁警方交出光盘的信。 附带着几张照片,则是三个女刑警赤身裸体, 遭人强奸的景像。 (详见《蹂躏女刑警之竹林帮》。 )赵剑翎不太熟悉高瞻和严慧文,但是和刑警大队长杨清越则颇为交好。 她深知杨清越的能耐,但她看到女刑警队长被剥得一丝不挂, 惨遭轮奸的状况也不得不感叹歹徒的胆大妄为。 她记得自己被天行帮擒住时,也曾经被剥光衣衫, 但是金工也没有敢去强奸她一方面是自己没有表现出任何性欲,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不敢强奸女警的缘故。 然而竹林帮的所为,实在令人愤怒,也可见对手的毒辣。 这次她的助手是另一名国际女刑警黄悦斐, 年轻干练武艺也十分高强。 想到这里,她多少有些欣慰。 就在这时,她正走过一条小道。 小道灯光昏暗,一边是草地,另一边是灌木丛。 她似乎有一种不祥的感觉,突然,从灌木丛中窜出了四个人, 扑向了她。 女警官的反应虽然敏捷,但是对手似乎也不是弱手, 而且占得先机。 赵剑翎当即被打了两拳,她虽然奋力反抗, 打倒了其中的一个但是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 “哈哈哈!竹叶青的消息果然没错。 赵警官,你逮捕了我们师父,现在我们来找你算帐了。” 赵剑翎大惊,这四人就是飞天淫魔的徒弟, 黑道上称为四大淫魔的角色。 无敌淫魔,毒手淫魔,恶夜淫魔,啸天淫魔。 若是四个寻常的歹徒,女国际刑警完全对付得了, 但是这四个人的确武艺高强虽然单打独斗不是她的对手, 即便在正常情况下四人齐上也不见得就敌不过, 但是现在被对手占了先机赵剑翎就处境艰难。 女警官一脚踢空,小腿被恶夜淫魔抓住, 立刻被毒手淫魔被打倒在地上四个人立刻冲了上去, 想把她按住。 赵剑翎反抗着,但左腿被恶夜淫魔牢牢地拿住, 毒手淫魔的手抓住了她的T恤领口无敌淫魔抓住了T恤背面的下摆, 啸天淫魔则拿着绳索看来是要捆绑她。 女警官双拳击出,同时奋力地挣扎,只听到“嗤”的声音, 三名淫魔都被击倒在了地上赵剑翎滚倒到了一边, 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 “啊!”在刚才的挣扎中,她的T恤领口被撕扯了开来, 背部的衣衫从下摆开始被撕破了一条很长的口子 西装裤的裤脚也被扯破。 赵剑翎那微陷的乳沟、白色的胸衣、以及没有被胸衣遮掩住的一些贲起的胸肌都从领口处露了出来, 腰背部的肌肤则从背后的裂口中裸露出来线条柔和的小腿也现了出来。 啸天淫魔则扑了上来,骑在女国际刑警的身体上, 动手扭住她裸露的手臂要强行反剪到背后。 赵剑翎挣扎着,将骑在她身上的啸天淫魔翻倒, 但先前被打倒的其余三人冲了上来。 女国际刑警只来得及翻过身来,就立刻被三个淫魔按住, 她挣扎着但是被三个武艺高强的男人按住也难以挣脱。 四个淫魔试图将女警官捆绑起来,但是赵剑翎不停地反抗, 使得他们一时难以得手。 昏暗的灯光照耀下的草地上,衣不蔽体的女警官裸露着雪白的身体肌肤在挣扎着, 十分性感。 啸天淫魔看得心动,左手拽住赵剑翎的辫子, 右手探向了她敞开的领口触在了女警官的乳沟上。 “啊!”女警官羞耻无比。 毒手淫魔马上看出了赵剑翎的贞洁的性格, 似乎一下子找到了突破口 道: “这警妞挺贞洁的, 只要辱她一下就不难制服她。” 说着,左手按住了女警官,右手拉起她破碎的T恤下摆, 使她的腰部完全裸露肆意地抚摸着。 恶夜淫魔除去了赵剑翎的凉鞋,剥下了她的袜子, 裸露出一双秀美的玉脚用手捏弄。 “啊!”由于遭到猥亵,贞洁的赵剑翎羞耻地呻吟着, 挣扎也有所减弱。 趁着这个机会,无敌淫魔立刻将女警官裸露的手臂扭到身后, 用绳索绑了起来。 女警官终于被制服了。 淫邪的笑声中,赵剑翎浑圆纤细的脚踝被绳索捆绑住。 恶夜淫魔道: “这个警妞挺厉害的, 刚才打了我几拳还真痛。” 说着,朝女警官的腹部踢了两脚。 赵剑翎全身被绑,无法反抗,只能把身体缩作一团。 随后,一块布塞入了她的口中,布条的两边拉到了脑后, 牢牢地打了一个结。 “唔……”女警官的上身被一个麻袋套住, 恶夜淫魔扎住了麻袋口。 他一手提起捆绑赵剑翎手腕的绳索,一手提起绑她脚踝的绳索, 将被擒的女国际刑警提了起来。 女警官勐烈地挣扎,扭动着臀部,被塞入了轿车之中, 赤裸的双脚依然奋力地蹬踏着。 女国际刑警的身体被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麻袋被解了下来。 在搏斗中,赵剑翎的上身衣衫已经被撕破了好几处, 背后的那道口子从下摆裂到了后领几乎完全破开, 裸露出玉一般的身体和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 领口也被撕扯到了胸衣以下,T恤分向了两边, 露出了被胸衣遮掩住的尖挺的乳峰。 胸尖顶在胸衣上,清晰可见。 左腿的裤管则一直裂到了臀部,裸露出女警官修长匀称的左腿, 白色的亵裤和半裸的左臀。 赵剑翎虽然不高,但是身材婀娜,匀称俊秀。 加上冰清玉洁的气质,就令人心动不已。 看着这个半裸的女警官,淫魔们发出了淫邪的笑声。 啸天淫魔托起了赵剑翎的下巴,解开了她堵住她的嘴的布条, 道: “竹叶青说逮捕我们师父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国际刑警 而且很不错。 在我看来,容貌虽然不是绝色,但也算清秀, 不过身材倒是一等一的。” 赵剑翎骂道: “畜生!你们是竹林帮派来的?”啸天淫魔狠狠地在女国际刑警的脸上抽了一掌, 打得赵剑翎一阵晕眩 道: “现在你是我们的俘虏, 该我们审问你才对哪里轮到你来问问题。 ”无敌淫魔道: “哼!我从竹叶青那里知道你现在负责竹林帮的案子。 竹林帮的事情,我们不插手。 我们是为师父报仇来的。” 恶夜淫魔道: “你逮捕了我们的师父, 看来要想救他出来是没有机会了不过你现在落在我们的手里, 也就只有乖乖地等死。 ”毒手淫魔道: “不错,我们会慢慢地凌辱你, 蹂躏你然后杀了你为师父报仇。” 无敌淫魔道: “或者,说出飞天淫魔的下落, 而且给出营救的办法。 ”他冷笑道: “我相信,你会说的。” 赵剑翎道: “休想。” 无敌淫魔道: “你现在嘴硬,等到用了刑以后, 就不怕你不说出来。 老三,把她剥光。” 恶夜淫魔走上前,淫笑着,将女国际刑警那件破碎的T恤剥掉, 然后解下了她的腰带让她的长裤滑落到脚上。 “啊!畜生!住手!啊!”女警官羞耻地呻吟着。 毒手淫魔解开了她脚上的绳索,拉下长裤, 再重新将她的脚踝绑住。 然后,恶夜淫魔拉住她的辫子,把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赵剑翎身上就只剩下了胸衣和亵裤。 亵裤窄小,半裸着臀部。 而胸衣则颇为松垮,恶夜淫魔拉扯着胸衣的肩带, 使得俊美绝伦的酥胸忽隐忽现。 毒手淫魔左手托起女国际刑警的下巴,右手隔着胸衣按住了她的左胸尖, 问道: “你说不说?”“痴心妄想!”毒手淫魔冷笑着 右手用力一捏。 “啊!”剧痛立刻从赵剑翎的左胸传来, 她的身体勐烈地挣扎着。 “怎么样?”“畜生!我不会屈服的!”无敌淫魔道: “很好。 拷打她。” 于是,恶夜淫魔的手抓住女国际刑警被反绑的手臂, 将她架起而毒手淫魔重重的拳头雨点般地落在赵剑翎平坦紧绷的腹部上。 “啊!啊!”女警官呻吟着。 虽然疼痛,但贞洁的赵剑翎宁可遭受拷打也不愿意被人凌辱。 此刻,鲜血不停地从口中溢出,性感的裸体一次次地振动着, 景像凄惨无比。 无敌淫魔道: “很坚强。 好,看来得给你点厉害的。 ”女警官的声音已经有点虚弱: “你别妄想。” 无敌淫魔走上前去,拉住女国际刑警的胸衣, 勐地一扯“嗤”地将她那白色的胸衣剥了下来。 伴随着赵剑翎的呻吟声和淫魔们的淫笑声。 “啊!”女警官那尖挺的乳峰晶莹雪白, 红色的胸尖微微向上翘起完全裸露在男人们的面前。 无敌淫魔的魔掌立刻搭在了赵剑翎的乳峰上, 轻轻地抚弄着女国际刑警羞耻地呻吟着,裸体不停地晃动。 “哈哈!女警官的胸部可真有弹性。” 同时,架着女警官的恶夜淫魔快速地将手插入了赵剑翎的亵裤之中, 勐地一拉将她窄小的亵裤剥光。 然后,毒手淫魔的双手立刻将她白玉般的臀部捏住, 而恶夜淫魔的手指竟然探向了女国际刑警的阴部。 “啊!”赵剑翎用尽力气想要夹住大腿, 但是无敌淫魔的双手渐渐用力女警官赤裸的胸部被肆意地蹂躏着, 胸尖上不断传来阵阵疼痛她的精力难以集中。 恶夜淫魔的手就乘机插入了她双腿之间,手指竟然扎入了她的阴部。 “啊!”女警官羞耻地呻吟着,全裸的身体挣扎不已。 “哈哈哈!这还是个处女,难怪这么贞洁。” “啊!你们这些畜生!住手!啊!”“只要你说出来, 我们就住手。” “休想!畜生!啊!”就这样,女国际刑警被三个淫魔肆意地凌辱了很长的一段时候, 当凌辱结束时她倒在了地上,白玉一般的身体上满是晶莹的汗水, 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份外秀美。 恶夜淫魔道: “没想到这个女刑警还这么坚强, 被这样玩弄还不屈服。 ”无敌淫魔道: “老二、老三,我们去外面转一圈, 选点东西来好好地给这个女警官用用刑。 老四,你看着她。” 说完,三个人走了出去,房内就剩下了赵剑翎和啸天淫魔。 啸天淫魔走到了倒地的女警官身边,蹲了下来, 不停地抚摸着女警官的裸体。 啸天淫魔冷笑道: “像你这样的裸体女警官, 可要好好玩一下。 刚才他们玩够了,该轮到让你尝尝我的厉害了。” 啸天淫魔将赵剑翎脸朝下按倒在地,朝着她的臀部狠狠踢了两脚。 然后他解开了女警官的双脚,把两条小腿弯过来, 用绳索把赵剑翎的小腿紧贴着大腿绑在一起。 然后他又拿来一根竹棍,将女国际刑警被捆绑双腿分开, 将竹棍两端绑在她两腿的膝盖后侧使她的双腿分开被固定住。 绑完了女警官,啸天淫魔站起身来,满意地看着眼前的杰作。 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弓着裸体趴在地上,只有双肩和双膝着地, 雪白的臀部撅着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大腿和小腿被贴在一起捆着, 双脚朝上双腿也被分开用竹棍固定住。 赵剑翎被以这么一种极为耻辱的姿势捆绑着, 羞耻地呻吟着。 啸天淫魔开始拷打女警官。 他下流地击打着赵剑翎的阴部。 被捆绑的女警官在剧烈的刺痛之下呻吟着,不一会儿就被打得奄奄一息。 接着啸天淫魔开始凌辱女警官, 他说道: “刚才我师兄们乐过了, 该轮到我了。” 他的手在女国际刑警的身体上肆意地游动, 玩弄着她的乳峰、臀部、阴部、大腿、双脚。 女警官失去反抗能力,敏感的部位在男人的蹂躏之下带来了难以忍受的刺痛, 只能呻吟。 而特殊的捆绑姿势使得她连挣扎都很困难。 “啊!啊!”啸天淫魔哈哈大笑, 道: “看来可以强奸了。” 然后,他将赵剑翎的绳索解了开来,将她的裸体平放, 正准备解开自己的衣服突然就觉得眼前一花。 女警官竟然跃起,啸天淫魔还想反击,但是地上的竹棍到了女国际刑警的手里, 打在了太阳穴上当即毙命。 无敌淫魔等三人走了回来,打开了房门, 只见女国际刑警裸体地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而啸天淫魔居然也倒在地上,没有动静。 三人立刻围了上去,突然背后风声响起, 竹棍击来。 三人突然受袭,武功本来就不及女警官,如何抵挡得住, 很快就纷纷毙命。 “老大,警局中暗桩的报告,四大淫魔全部毙命于赵剑翎的手中。” “这个女国际刑警果然有两下子。” “老大,听暗桩的消息,她今晚要夜探天台酒店。 据说是执行营救计划。” “来多少人?”“就她一个。” “什么?凭一个人就想要救人?”“但是这个女警官的确不好对付。 我们还是小心。” “布置得怎么样了?”“老大,只要不出意外, 这个小妞还是可以手到擒来。 也许还能拷问出光盘的下落。” “那个女刑警队长怎么样了?”“已经被强奸了三天了, 一点都不肯说。” “哼!那个赵剑翎既然接手这件案子, 现在光盘一定在她手里拿她开刀就是了。” 赵剑翎悄悄地摸进了天台酒店的后门。 女警官身着灰白色长裤,蓝紫色的短袖衬衫, 下摆落在长裤的外面微微托现出纤细的身材。 脚上依然是黑色的凉鞋和灰色的袜子。 后门虚掩着,她小心地向里面窥探,没有人。 于是,她轻巧地闪入了门内。 就当她把门重新掩上之时,忽然风声响起, 一样东西从头上落了下来。 这是一张网。 女警官想要躲闪,但已经来不及了,她一下子就被罩住。 她这才知道,她的行动早就被敌人知晓,设下了这个陷阱。 同时,四周窜出八名歹徒,一齐扑了上来, 把被围困的女国际刑警按倒在地上赵剑翎虽然武艺高强, 但全身都被大网所缠住根本无法抵挡八个歹徒的进攻, 立刻被按住。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连XX市的女刑警队长都会落入魔掌, 原来对方早就对警方的行动了如指掌而且对之设下了各种圈套。 随后,歹徒们将被擒的女国际刑警从网中取了出来。 男人们粗暴地把她裸露的手臂反剪到了背后, 捆绑起来。 赵剑翎还来不及施展她的高强武艺,就落入了魔掌。 “老大,那个女警官已经被擒住了。” “很好,带我去。” “是。” 竹叶青来到了一间空荡的房间内,看到了被倒吊起来的女国际刑警。 赵剑翎脚上的袜子被褪到了脚踝以下,白玉般纤细浑圆的脚踝被绳索绑着, 从天花板上垂下另一条绳子缠在捆绑她双脚的绳索上, 将她倒吊了起来。 她的双手被反绑到了身后。 由于被倒吊着,衬衫下摆垂向了地面,裸露出了女警官平坦的腹部和性感的肚脐。 在细细的黑色腰带和蓝紫色的衬衫的映衬下, 更显出了她的肌肤胜雪。 两个看守正用拳头重重地击打着女警官裸露的腹部, 赵剑翎微微地呻吟着口中满是鲜血。 “怎么样?”“老大,她不肯说。” 竹叶青冷笑道: “哼!你就是国际刑警处的女警官赵剑翎?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你们早就知道我要来,设下了圈套。” 竹叶青道: “哈哈!就凭你一个人也想把杨清越她们救出去?真是妄想。” 赵剑翎道: “如果不是中计, 你们能够擒住我么?”竹叶青道: “你现在只要乖乖地把光盘的所在说出来, 我就可以放了你。” 赵剑翎冷冷地看着竹叶青, 道: “别指望我会向你们这群亡命之徒屈服。” “是么?”竹叶青冷笑着,走了上前, 手指在女警官裸露出的腰身上滑动着道: “你的肌肤白皙 令人心动。 如果我把你剥光,我的手下可按捺不住啊!”面对凌辱, 女国际刑警咬紧牙关 道: “畜生!”“哈哈哈!女刑警队长都给我们强奸了, 今天又有一个女刑警送上门来……来你们两个好好地伺候伺候她。 这个女刑警气质清纯贞洁,要一点一点地剥光她。” “是!”两个看守兴奋地走上前, 解下吊住女警官的绳子把全身被捆绑住的赵剑翎放了下来。 女国际刑警在地上翻滚着,想要避开看守的魔掌, 但是没有成功。 两个男人轻松地将她按住,然后伸手要解开她的衬衫钮扣。 女警官奋力地挣扎着,两个歹徒一时无从得手。 一人勐抽了她两下耳光,趁着女警官被打得头晕目眩之时, 解开了两颗扣子。 衬衫的左边领口被拉到了左上臂,现出女国际刑警白皙圆润的肩头和半截背心胸衣的肩带。 一个歹徒疯狂地在赵剑翎的肩头上吻着, 使得女警官发出了羞耻的呻吟声。 而另一个看守则将女警官的衬衫扣子全部解开, 强行将她的衬衫撕破从身体上剥了下来。 武艺高强的女警官,在捆绑之下根本不能有效地抵抗。 “啊!住手!啊!”竹叶青道: “只要你说出光盘的下落, 我就叫他们停下来。” “你这畜生!啊!我不会说的!啊!”竹叶青毫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 看着倒在地上的年轻的女俘虏。 上身裸体的女警官被捆绑着,轻微地喘息。 她的双手依然和被俘时一样,被反绑在身后。 一条绳子连接着绑着她手腕的绳索,将她栓在柱子上。 女国际刑警的马尾辫已经被解了开来,秀发披散着, 显然受过凌辱。 被剥光的上身只剩下了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 裸露着圆润的肩头、冰清玉洁的身体、纤细的腰身和平坦的腹部。 胸衣的右肩带在凌辱中被拉过了肩头,落在手臂的上臂上, 使得原本就遮掩得不太好的乳峰裸露出很大一片 晶莹的胸肌向上贲起尖挺地顶在胸衣的边缘, 在白布下出现了清晰可辨的点状。 赵剑翎的鞋袜都被除去了,纤细的脚踝上的绳索把一双白皙秀美的脚牢牢地绑住。 白玉般的裸体已经出现了汗水,清秀的脸庞上带着刚毅的表情, 但掩饰不住羞耻和愤怒的神色。 虽然被剥成裸体,甚至连妓女都不如,但无论从贞洁的身体还是颇具英气的神情上都可以看出是个刚烈的女刑警。 “你还是不肯说?”赵剑翎骂道: “畜生!你们不得好死。” 竹叶青道: “好,那我就告诉你和我们作对的下场。 相信照片你都看到了,不过人到底怎么样从照片上也许还不知道。” 赵剑翎知道他指的是三个女刑警。 她问道: “你把她们怎么了?”竹叶青道: “高小姐和严小姐都招供了, 所以她们只在说出来之前被强奸了三次。 现在我已经把这两个人安顿了起来,只是还不能放了她们。 至于……”“你把杨清越怎么了?”“哈哈哈!这个女刑警队长倒是个硬骨头, 她怎么样了就请你去看看吧。 带她到刑房里去。” 一个看守把拴住女警官的绳子拉了下来, 双手提起捆绑女警官手腕和脚踝的绳索把挣扎着的女国际刑警提了起来, 跟着竹叶青走向了刑房。 刑房里灯光明亮,正中央绑着裸体的女刑警队长杨清越。 女刑警队长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吊向天花板, 乌黑的长发湿漉漉地披散在脸上纤细的左脚被绳索捆绑着, 吊向了天花板右脚勉强着地,双腿分开成了直角。 最可怕的是,她的阴部竟然插着一根细细的木棍。 “哈哈哈!这就是英姿飒爽、武艺高强的女刑警队长。” 杨清越脸上依然是女刑警独有的刚强表情, 白皙的裸体上有着不少淡淡的淤青色的痕迹这些都是被凌辱时留下的。 女刑警队长武艺高强的身体,在三天里已经不知道被歹徒征服了多少次。 她看到了同样被裸体捆绑着的女国际刑警道: “没想到你也被这群畜生擒住了。” 竹叶青走到了杨清越身边,玩弄着她贲起的乳房, 道: “和我们作对的没有好下场。 XX市大名鼎鼎的女刑警队长已经被强奸了整整三天了。 赵小姐,你可以问问她遭到了怎么样的凌辱。 如果你再不说,就该轮到你了。” 赵剑翎道: “畜生!我不会说的。 ”竹叶青道: “用刑。” 一名手下走了上前,将女国际刑警仰面按在地上。 解开了她脚上的捆绑,强行剥去了她的长裤, 然后分别用绳索绑住她的脚踝向两边的空中拉起来, 系在横梁上。 另一人则去取性虐待工具。 女警官上身着地,压着反绑的双手,两条修长匀称的玉腿则被吊向了空中, 分了开来。 竹叶青走过来,蹲下,将手插入了赵剑翎窄小的亵裤之中, 肆意地抚摸着她的臀部 道: “像你这样身材标致的女警, 不好好地强奸一下怎么行呢?来你去强奸女刑警队长, 我来凌辱这个女国际刑警。” “是!”一名手下兴奋地走向了杨清越那里。 女国际刑警阴部的木棍被拔了出来,然后男人的生殖器就插了进去。 “啊!”杨清越的身体一阵震颤,忍受着歹徒的强奸。 而男人则沉浸于征服武艺高强的女国际刑警的快感中。 “啊!”赵剑翎奋力地挣扎着、呻吟着。 她的胸衣肩带和前襟都被小刀割破,亵裤也被剥掉。 尖挺的乳峰落入了竹叶青的双手,由于被捆绑的姿势, 阴部也展现在了男人的面前。 在凌辱之下,红色的胸尖刺痛着,女警官扭动着一丝不挂的身体, 却无法摆脱竹叶青的蹂躏。 这时,一人送来了工具。 赵剑翎只觉得原本拽住她的乳峰的双手放了开来, 然后胸尖上就是一阵刺痛。 原来两个电夹已经夹在了女国际刑警的胸尖上, 随着电流的增大女警官敏感的胸尖剧烈地刺痛着。 她曾经也被人用过电刑,此刻再度蒙难,裸体勐烈地挣扎。 “啊!啊!”女警官在剧烈的刺激之下呻吟。 她依靠顽强的意志坚持着,希望竹叶青会停止电刑。 但是竹叶青似乎一点要停止的意思都没有。 女刑警队长正在遭受歹徒的强奸,而女国际刑警则被电刑所蹂躏。 赵剑翎只觉得自己的力量正在挣扎中一点点地耗尽, 如果再继续下去很有可能会崩溃。 就在这时,一道奇怪的声音划破了女刑警们的呻吟声。 竹叶青的脸色骤变。 正在强奸杨清越的歹徒依然毙命。 刑房的门口出现了一个年轻的女子,手握带着消音器的枪。 竹叶青这才知道,自己沉浸于玩弄女刑警之中, 却没有注意到外面的状况。 他想要逃,但是来不及了。 年轻女子毫不手软,歹徒们纷纷倒地。 最后,竹叶青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女子连忙走到了女警官的身边,解下了夹在她胸尖上的电夹。 赵剑翎虚弱地道: “黄悦斐,你终于来了。” 竹林帮被剿灭,案犯全部被击毙。 被擒住的女刑警得救了。 但除了赵剑翎的受辱不为人所知之外,XX市的三名女刑警被强奸的消息已经无法再隐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