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体育爱好者,同时也是一家健身俱乐部的健美教练。 晓娜是我的一名学员,同时也是一个对健身颇具兴趣的年轻少妇, 长得丰乳肥臀的刚加入俱乐部不久。 训练时看着她胸前那对晃动的豪乳,我不禁慾火难耐。 可听说她是有老公的人,我这才不作多想。 一天晚上,我回到家便接到她的电话,要我陪她去吃宵夜。 我不由得一阵兴奋,莫非机会来了?来到约定的地方才知道原来她还有四五个姐妹一块. 我只好老老实实的在一旁作陪。 好不容易才结束,我一看表,已是凌晨一点多了。 「现在怎么办,是我送你回去还是…」我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当然是你送我了。 这么晚你叫我一个人回去?」她明显有些醉意。 「叫你老公来接嘛!」「他不在。 」晓娜轻声地说了一句。 「不在家?」「是的,」晓娜有些伤感, 「他快半年都没回家了现在不知在哪个女人的床上鬼混呢!」听她这么说, 我只好开车送她回。 到了楼下,我为她开了车门,说了声「明天见!」「送我上楼!」这时她却不醉了。 「这,不好吧?」我心里实在没有底。 「想不想听我的叫床声?想就送我上去!」临走时她的一句话使我改变了回家的主意, 于是我跟着她到了她家。 她这才告诉我她老公长期在外出差,平时两个月才回来一次, 住上几天又走了。 她很寂寞,很想找个人陪她,而因为我今晚的表现我是最佳人选. 在我们共同淋浴的时候, 她用手和口将我的阴茎弄得硬挺无比而后又要我抱她进卧室。 我真的很想听这个淫女人的叫床声,于是将她放在床上之后便趴在她的双胯间帮她舔弄。 帮女人口交是我的专长,一时间弄得她淫心大动, 兴奋不已。 最后便是抱着她一顿狂插。 她的叫床声确实又大又好听,在屋外都能听见, 弄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我们一直狂欢了大半夜,最后才想拥睡去。 从那以后晓娜便和我过上了「露水夫妻」的生活, 只要她老公一走她便打电话通知我不是她来我这就是我去她那里. 晓娜很懂得如何挑逗男人, 她的衣柜里有很多异常性感的情趣内衣还有各种款式的高跟鞋, 当我去她那的时候她总是身着薄纱情趣内衣及高跟鞋 在我面前走来走去变着法地挑逗我,结果免不了又是一场疯狂肉战…晓娜和我周末里除了做爱就是爬山, 其实也就是去那里变着环境地「打野战」寻刺激。 可每次都是因为地点不保险,怕有人撞见而匆匆收兵。 直到有一次我登山时在深山的一条小溪边发现一个绝佳之地, 我才决定在这里定点「打野战」。 这里古木三天,巨石,小溪清幽,虽然离大路不远, 但是却极其隐蔽一般人很难发现,可以说是人迹罕至, 所以每逢周末我总会带上两天以上的食物, 约好晓娜到那里疯狂放纵. 今年夏日的一个中午, 晓娜说有事要办迟一点来我只好独自一人先上山, 弄好帐篷后我便睡在吊床上等她。 由于天热,我用草帽盖在脸上,以阻挡从树荫透下的阳光, 身上只穿了一条大花短裤和衬衣。 正当我闭目神的时候,我听见了脚步声,一个年轻女郎哼着歌朝我走来。 我偷眼望去,只见来人短风衣下是一双白晰的美腿, 一双美脚穿着一双粉色的高跟凉鞋圆圆的脚趾上涂着红指甲油, 显得越发的性感毫无疑问,一定是晓娜,风衣配超短裙加性感内裤——外表庄重, 骨子里却是极其的淫荡与风骚!只有她才这样穿的。 我没动,依然装睡,主要是为了看看她下一步又有什么新动作。 只见「晓娜」把风衣脱掉挂在一旁的树上, 然后站到了我的面前。 由于吊床的高度正齐她的小腹,我从帽沿下正好看到她的下身。 她掀起超短裙的下摆向我扇风,顿时一阵香风扑鼻而来, 她今天穿的是一条薄纱透明的小内裤小内裤下依稀可见肥厚的阴户, 粉扑扑的中间一条肉缝,才一见到时总感觉有些不对, 后来仔细一看才了觉她是把阴毛给全剃光了。 以前我曾要求她把阴毛剃掉,可她总是不听, 说是女人要有点阴毛才够性感。 好在她的阴毛不怎么多,我也就由她了, 想不到这一次她主动剃了我不由得一阵由衷的高兴. 「晓娜」确实够淫荡的, 她一上来就准确无误地用左手隔着短裤握住我的阴茎 右手先是摀住阴户揉着后又将中指从内裤的一侧挤进去, 还弯曲着一动一动地显然是在挖着阴户。 面对如此的挑逗,我依然不动,可是下身的阴茎却不争气——竟不由自主地直立了起来。 由于没穿着内裤,阴茎头直接顶着大短裤,不用看我都知道那是一座很大的「帐篷」。 也许是「晓娜」也发现了这一点,只听她「扑哧」一笑, 不一会儿一付乳罩扔到了我的身上,继而伸手解着我衬衣的扣子。 她有亲吻我全身的习惯,特别是爱用手帮我套弄我的大肉棒。 她爱用手却很少动口,每次都是在我的百般劝说之下她才红唇轻启, 含住阴茎头吮弄几下匆匆了事。 在解开我的衬衣之后她并没像往常一样来亲吻我, 而是转过身去脱我的短裤。 也许是两天不见心太急了吧,我也就没去管她。 就在我和短裤脱开之时,只听她「咦」了一声, 接着一下子扑到我的身上张嘴就含住我的阴茎. 我很奇怪, 平时她是不会这样做的于是想起身看个究竟, 刚一把草帽拿开就只见她把超短裙的下摆一提, 右腿一抬跨过我的身子,接着一个肥大的屁股向我的面部压来。 晓娜最喜欢我帮她舔下阴,我想此刻也是如此, 我只好双手搂着她的大腿帮她舔着阴户。 可能是她觉得不过瘾,还自己伸手来将那条丁字裤的细绳拉在一边。 就这样我们69式地我帮她舔,她帮我吸,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她显得渐渐有些动情了, 便滑动着身体让下阴在我的脸上前后磨擦。 她今天的口交做得相当好,吸,吮,舔, 含并不比碟上的金发女郎差,我一直向往着有那么一天, 而今天终于等到了!我感觉很舒心于是便伸长了舌头, 任由舌尖划过她的阴缝.又过了一会我实在是忍不住了, 才说了一句: 「哇晓娜,你今天肯主动帮我「吹箫」实在是太好了!」「晓娜?谁是晓娜, 好呀你又在背着我搞女人!」「晓娜」停住了, 生气地说了一句。 「啊?你不是晓娜?」听着这声音明明是一个陌生女人, 我不由得一惊. 「晓娜」听我这么一说忙站起身子, 朝我一看顿时愣住了,「啊?你不是阿华?」「你是谁?」我问了一句。 「你又是谁?」女郎回应了我一句。 「小姐,你,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啊?怎么会这样?」女郎说着, 显得万分地惊奇下身让开我的脸,却又于坐在我的胸上。 「小姐,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对吗?」「对呀!」女郎竟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所以呢,能不能请你站起来说话——你压得我好难受!」「哦, 当当然了!」女郎说着立即起身,显得有些慌乱, 不过还是下意识地用手摀住了下阴并抬腿下了吊床。 我起身时,她正慌乱地背对着我将下身的丁字裤拉正, 并扯了扯短裙的下摆我也急忙抓过大短裤穿上。 「你,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女郎红着脸, 边整理边回头问了一句。 「我在等我的女朋友!」我说了一句,突然间想起这个陌生女郎真是冒失, 人都没看清把阴户主动让我舔还帮我「吹箫」, 不由得一阵暗笑可又不能表露出来, 只好补充了一句: 「你和我女朋友一样淫…哦, 不一样调皮,我还以为你是她呢!真是对不起呀!」我硬生生地把「淫荡」这个词咽回去。 「这,这也不能怪你,谁叫你穿的短裤和我男朋友一样呢?」女郎的脸一下子绯红, 「我还以为你是他呢所以,一上来就…」正在我们两人尴尬之时, 女郎的手机响了她侧身过去接电话,我急忙起身把短裤拉好, 可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出于故意吧,我正面坐在吊床上, 双胯张开对着女郎。 这时我才有机会观察起这个女郎,只见她蓬松地披肩卷发, 上身是桃红色的衬衣半透明的,很宽松, 由于她正抬手打电话里面的一对乳峰高耸挺拔, 隐约可见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超短裙,平坦的小腹, 圆而翘的臀大腿根粗粗的,显得很丰腴, 竟比晓娜还要性感些。 「什么?你不来了?」女郎大叫起来,「你混蛋!我大老远跑来, 你竟然说不来了!你去死吧!以后别来找我了!」女郎说完挂上了电话。 「怎么?你的男朋友不来了么?」我随口问了一句。 「是呀,这个混蛋!害得我大老远跑来, 竟然又说不来了!」「他也真是的把这么一个大美女诳上山来又说不来了, 真是讨打!」我附和了一句就在这时,我的手机也响了, 我急忙抓起电话是晓娜, 她匆忙地说了一句: 「我老公今天提前回来了, 我不能来陪你了改天我再和你联系吧!」就挂断了电话。 「啊?怎么你也不来了?」我说了一句, 拿着电话愣在当场。 「怎么?你的女朋友也不来了么?」不知什么时候, 女郎来到我的身旁。 「可不是么,天下竟有这么巧的事,她临时有事, 也不来了!」「这下可倒好就剩我们孤男寡妇女独处一山了!」女郎说完抬头望天。 「那你这就要下山去吗?」我则乘机盯着她胸前那对若隐若现的乳峰。 「我才不呢!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我要休息一会!」女郎扭头看见了我铺在地上的塑料布, 「唉我说,我们也算有缘,坐下来聊会天怎么样?」「聊什么呢?你我萍水相逢, 又不认识!」「不认识才好呀!这样什么都可以聊啊!」女郎说完双手抱着头仰躺在旁边的石头上。 「噢,对了,小姐,你要不要先把这个戴上?」说着, 我把吊床上的乳罩拿起递给她。 「不用了!大热的天,戴个乳罩怪难受的, 就让它光着吧这样还舒服些!」「唉,你是怎么找到这的?」我在她侧边约有一米的地方坐下来。 「这个呀,也算是机缘巧合吧,我来得太早, 原本是想找个地方洗个澡想不到竟碰上你了!」「呀, 你胆子好大!你一个姑娘家这荒山野岭的,你就不怕有人来强奸你!」看到她的行为有些放荡, 我禁不住问了一句。 「强奸?我才不怕呢!有胆他就来强奸呀, 嘻嘻到时候还不定谁强奸谁呢!」女郎说着, 竟有些淫荡地笑了起来。 「哇,你好骚啊,好露骨呀!」我胆子有些大了起来。 「唉,你最喜欢什么运动?」女郎侧头问了一句。 「当然是爬山和游泳了,」「说少了一样!」女郎补充了一句。 「说少了?不会吧?」「肯定!我敢肯定你就是说少了一样!」「唉, 我实在是想不出你就直说了吧,我还喜欢什么运动?」「一种在床上做的运动!」「床上运动?」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和女人做爱呀,这还不明白!」「噢, 对对,你是说做爱呀,我确实喜欢,可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我盯着她, 可她却没看着我。 「这还不容易!你连内裤都不穿,方便呀!还有就是你看你选的这个地方, 环境优美人迹罕至,绝对是个「打野战」的好地方!你和你女朋友一定常来吧?」「差不多, 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来这里!」「都干些什么呢 能告诉我吗?」女郎侧过了身子看了我一眼, 又向四周望去就在这时,我发现由于她右腿放下, 我竟可以看见她的内裤了圆鼓鼓地像个小馒头.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 不就是吃饭睡觉,游泳,「打炮」呗!」我紧盯着她的阴户。 「而且是在各个地方,用尽所有姿势!」「哇, 这么说来这里每一个地方都留下过你了精子了?」女郎继续环顾四周。 「嗯,可以这么说!」看着她裙下的美景, 我都有点看呆了。 「哇,你们好风流啊!」女郎这时才回过身子, 而此时她也发现我在偷看她 便笑着说了一句: 「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没见过!」女郎合上了腿, 可又打开了就像乐意给我看似的。 「对,对,见过,就刚才!」「色狼本性!」女郎骂了一句, 可又接着问道: 「唉你们每次做爱都能将你女朋友干来么?」「当然了, 难道你不相信么?」「相信!我怎么不相信?单凭你那根又粗又长的大东西 插进去捅两下不爽死才怪呢!」说着她停下了 盯着我高高耸起的裆部 然后又说道: 「那可是每一个女人梦以求的东西!」「真的, 难道你男朋友的没这么大么?」我反问她。 「他的?给初中女生用还差不多!」女郎不屑地说了一句, 「做你的女朋友可真是「性」福」「做你的男朋友也满「性」福的嘛!」「她一定是很喜欢帮你「吹箫」吧?」「你是说口交?她才不呢!要让她帮我含一下比登天还难呢!」「不会吧?为什么呢?」女郎翻起身看着我。 「她嫌恶心!」「这有什么恶心的?这很正常嘛!」她停了一下, 脸色一红「唉,还有一个问题,不知能不能问?」「什么问题, 你尽管问。 」「你喜不喜欢舔女人的那里?」「哪里呀?」我明知故问。 「就是这里呀!」她竟淫荡地指了指下身, 样子骚极了。 「喜欢呀,我可喜欢了,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女人的小穴, 又肥厚娇嫩又光洁无毛真是人间的极品!要不, 你愿意的话我帮你舔舔?」「做你的大头梦去吧!」女郎见我太过于色, 就并拢了腿「不过,真的么?你真的喜欢么?」「要是我是你的男朋友的话, 我就天天帮你舔直到你厌烦为止!」「哼, 要是你是我的男朋友的话恐怕又不会这样做了, 不过真的谢谢你你能这么说我很开心!」「为什么呢?」「因为我男朋友说我是个白虎, 不吉祥从不帮我舔!每次都是一上来就插进来, 等我稍有点感觉他就射了弄得了一点心情都没有, 他只顾他自己一点也不顾我的感受!」「你们做爱时没有高潮吗?」「他有, 我没有!」「那你不难受吗?」「难受 怎么不难受?每次过后我只有自己用手来了。 」不知为何,女郎说完,紧咬双唇, 半天才说了一句: 「唉, 我有个请求不过你可不许笑我!」「绝对值不笑, 你说吧!」「你先坐过来这里」女郎指着她身旁的大石头. 「干什么?坐就坐嘛, 这有什么可笑的?」我说着起身坐到了石头上。 想不到女郎竟起身跪在我面前,双手扶着我的双膝, 「反正这也没人你我可以做得出格一点, 你能不能把裤子脱了让我再看看它?」「这, 这」这下该轮到我范难了虽说我和她的言行是有些风骚大胆, 可到了实际行动上就不行了。 「如果不行就算了!」「不,不,不, 你可以看欢迎参观!」美人当前,我巴不得全身脱光, 于是急忙脱裤子她帮我把短裤除下。 「我可以摸摸它吗?」女郎色意十足地盯着我的阴茎. 「可以呀!」我挺着阴茎在她眼前晃了晃, 「这东西生来就是给你们女人玩的!」她一把抓住了我的阴茎 「哇好粗,好长呀,硬挺极了,跟根铁棒似的!」女郎开始双手共用, 玩弄起我的阴茎这可是个好兆头,我一声不响地看着这个玩弄我阴茎的陌生女人, 心中拿不定她想干什么. 「我好想把它咬下来!」「那你就咬吧!咬下来就送给你了!」「那我可就要开始「咬」了!」女郎说着竟张大嘴将我的阴茎整根含住 并用舌根裹着阴茎头勐吸。 「哇,你吸得我好冲动呀,你就不怕我强奸你?」「强奸?你不是那种人!你要想强奸我早就强奸了, 还会等到这个时候?」女郎说完又接着吮弄。 享受着这夫妻或情人间都难有的刺激, 我忍不住呻吟起来: 「啊, 好爽!你含得可真舒服!」「唉你不会射在我的嘴里吧?」「射?还早着呢!」「我承认, 你的确是个性爱高手你这样硬梆梆的,也不是个办法…」女郎说着停了一下, 「你肯定很难受不如我帮你泄泄火怎么样?」「怎么个泄法呢?」我挺着阴茎, 极力地挑逗她。 女郎红着脸, 轻声地说道: 「我们, 我们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完吧!」「刚才什么事?」「呀 你们这些男人呀真是不负责任,才做过的事立马就忘了, 就是刚才你躺在吊床上我骑着你的时候做的事呀!」「那你真的愿意和我…」「你可别起坏心眼呀, 我并不是要和你那个我只是想…」女郎站了起来, 回身说了一句: 「反正你喜欢女人帮你「吹箫」 我又喜欢让人舔我们何不互相帮助?」「真的?那可是太好了!那我们就到吊床上开始吧!」「行, 不过我有个条件!」「你说吧不论是什么条件我一概答应。 」这时的我已是慾火焚身,顾不得那么多了。 「那好吧,我要你把眼睛蒙起来!」「不会吧?你太残忍了, 你那里那么美妙的景色!」「反正我就是不想让你再次看那人家的那里 你蒙不蒙不蒙我可就要走了!」「我蒙, 我蒙但用什么蒙呢?」「这还不简单,用我的乳罩呀!」女郎接过我手中的乳罩, 「来你像刚才一样躺在吊床上,」我依她所言, 躺上了吊床她也开始用乳罩缠在我的头上,一阵女人特有的香味沁人肺腑。 「哇,小姐,你的乳罩好香呀,一大股奶香味, 你一定是经常往那对乳峰上洒香水吧?」「才不呢!以前我男朋友最喜欢吃我的奶子了 我还不想把他毒死呢!」「那为什么这么香呢?」「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女人奶水的香味呀!」「你有奶水?你不会是有孩子了吧?」「你才有孩子呢!人家还是个大姑娘呢!」「那怎么会有呢?」「我也觉得奇怪呀 有时不注意挤到就会流出来。 」「那吸呢?」「当然能了!」「让我吸两口尝尝好不好?」「休想!美死你!你可不要得寸进尺!」「你在干什么呢?这么一老半天!」「人家在脱衣服呢!」听说她有脱衣服, 我不由得一伸手正好抓住她的两只大奶。 「哇,你的奶子好大好挺呀!」「放手, 快放手!」她惊叫着打着我的手背,我急忙放开了, 「呀你这么的不老实,不行,非要把你的手绑起来不可!」女郎说着竟用吊床的绳快速地将我的双手绑起来。 「你是个绅士,继续发扬你的绅士风度好不好?只能用口, 不能用手明白吗?」「明白!」女郎如先前一般重新坐到了我身上, 下身依然压着我的脸只是我发觉她的小内裤没有了, 一定是她脱掉了。 我含弄着她的阴唇,又伸长舌尖挑着她的阴蒂。 女郎快速地含弄着,过了十多分钟才停下喘口气, 可右手仍紧紧地握着我的阴茎「哇,好大呀, 真是根宝贝!不行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她说着, 抬脚下了吊床。 「小姐,你,你想干什么?」我眼被蒙手被绑, 怕她一时冲动加害于我心里不由得一阵紧张, 忙急声问道。 「你别紧张嘛,我又不会把它割下来,我只不过是想和它玩一次!」女郎说着, 抬腿骑上了我的小腹「唉,我说,你这吊床牢不牢呀?」「牢!怎么不牢?我和我女朋友经常在上面「做事」呢!」「牢就好!不过, 现在是我和你坐在上面不要提你女朋友了好不好?」女郎说着用手扶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肉缝, 接着身子一沉本来她想一下子坐下来,可也许是我的阴茎太粗了, 她又只好提起一点身子试了两次,最后终于束根没入了。 「那你刚才不是说不和我那个么?」「可本姑娘又改变主意了呀!」女郎起身开始套弄。 「那你放开我好不好?」「不放!」「求求你了, 」「不放坚决不放!」「你这是强奸!」「强奸又怎么样?今天我就是要强奸你!」「你就不怕我告你?」「告呀!我一个美艳如花的女子, 你一个体壮如牛的男子你不强奸我就是好的了, 还说我强奸你说出来谁信呀,」「来人哪, 救命哪美女强奸俊男啦!」「好了,好了, 别叫了!今天就便宜你一回——帮我吸奶子!」女郎说着俯身下来 这时我感觉到一团软软的圆圆的东西压在了我的脸上, 唇边是一粒稍硬一点的小肉粒——不用说 这一定是她的乳峰和奶头了我便张口一口含住。 我吮弄着,突然想起她刚才说的她有奶水, 于是我便用舌头裹住她的奶头用力吮弄果然, 些许香甜的乳汁被我吸了出来我再用力吸,出来的更多。 「呀,你真的有奶水呀!」「我早就说过了, 难道是骗你的么?」「好了这边差不多了, 再换这边!也帮我吸吸!」女郎说着又把另一边的乳峰凑上来。 我在吮弄完她的乳头之后,突然恶作剧地咬住她的乳头. 「好呀, 你敢咬我看我不收拾你!」说着女郎竟用两只奶子扇起了我的耳光。 「你敢不敢再咬我的?」「敢呀!」「好呀, 你还没挨够呀!」女郎说完又是扭动着身子让两只奶子轮流「扇」着我的耳光。 「再来,再来呀,有美女用奶子打我耳光, 死了也值!」「哇你好!不和你玩了,办我的「正事」要紧!」女郎坐直了身子, 专心地坐弄起来。 她的身子大起大落,套弄的幅度很大,还好以前我和晓娜做爱时, 她也喜欢这一招所以我还能坚持,一至于太刺激。 女郎一直不停地「运动」了近半个小时, 当我都有点暗暗吃惊她为何有如此的腿力的时候 她停下了重重地坐在我的小腹上,可下身仍继续动着。 「哦,好爽!好刺激!再也没有比这更爽的了!」女郎大叫着, 突然扑到了我的身上。 接着我就感觉到下身阴茎头一热,她的阴户一松, 随即又紧箍无比。 「谢谢,谢谢你!真是上天赏赐的大肉棒呀!」她强烈地吻着我, 我刚伸出舌头便被她一下吸住。 一个男人被一个性感美丽大胆风骚的陌生女郎压在身下上下狂吮, 我想再也没有比这更刺激的时刻了。 「恭喜!美女,你今天没白来,是吧?」「你要射了吗?」「不射的, 还早呢!」「真的还早?」「那就换个姿势 再来一次!」女郎说着竟就坐在我的小腹上原地扭过身子 我急忙将阴茎挺起她则快速地迎了上去。 这个姿势不适合上下套弄,却适合前后抽弄, 女郎也明白这一点她先是抱着我的双腿快速移动着下身, 后又身体向后左手撑住我的胸口,右手紧紧按住我的阴茎根部, 就像是想把它整根按进去似的。 末了,女郎才停下喘息呻吟,可她的手仍在按着我的阴茎根部。 听着刀快速地喘息与欢快的呻吟,我知道她又要高潮了, 这可是我表现的好机会我忙用尽全力,挺动着阴茎. 「哟, 你可真懂女人的心事!」她说着将手移到自己的阴蒂部位, 快速地揉着。 「你停下,快停下,让我自己来!」女郎说着, 竟揉得更快速我则停下了抽插。 不一会儿,只听女郎「啊—啊—」地一阵浪叫, 接着我的阴茎头又是一热…我感觉有液体顺着我的阴茎流了出来。 高潮过后,女郎侧着身子,双腿并拢地躺在我的身上, 阴茎依然插在她的阴户中「哇,我都已经来了两次了, 你到底有没有感觉呀?」「有啊!只要你再夹紧一些 再弄上个半小时我可能就要来了!」「半小时?你以为我是女超人哪?人家的腿都弄酸了!」「不过你也够可以的了, 这个姿势竟然可以坚持那么长时间!你一定是练过的吧!」「你才练过呢!」女郎打了打一下 「唉算了就看在我们有缘相识的份上,帮你一次吧!」女郎说着又重新站了起来, 依旧正面跨坐在我的小腹上。 不过这次她是有意地将阴户夹得紧紧的, 慢慢地提起身子让阴户紧箍着我的阴茎,又慢慢地套上来, 最后她竟双手按着我的胸提起下身并扭动着, 用阴缝的开口尽情地刺激我的阴茎头. 在这等淫荡至极的侍弄下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