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新开的楼盘里,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正在晾着她的内衣, 那全部是一些与她的年龄不太相称的款式因爲实在是太薄了, 太艳了太前卫了。 但她却一点也不觉得。 她的内裤,全都是蕾丝的,有几条是在裤头处有心形的或者其他花边的, 与普通的丁字裤有所不同的是中间是有两条细带系着的, 还有的就是一些半罩杯的或其他形式的蕾丝花边的胸罩 虽说这些是新买的但实际上她的身上已经穿着这样的内衣了。 但她却没有注意到,几个正在旁边楼里做着装修工作的民工, 眼睛发直的望着这一边在他乡做工的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女人的他们, 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那边他们看不清对面的女人的样子, 但那个女人的装束与动作却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女人上身穿着一件黄色的低胸的棉质罩衫, 一双在她这个年龄足可令一些年青女子汗顔的美乳在罩衫下傲然挺立 在她弯腰拿衣服的短细的银链子在脖子,被阳光照射得闪闪发光, 不是太多的人戴银的东西会有这样的效果只有越戴令银链越发暗淡无光;她并没有像大多数的中年妇女一样留着短短的烫发, 而是留有一把半长的头发而且是盘在脑后,闪光的银链搭在雪白的酥胸上, 同样是银做的坠子挂在乳沟之上显得搭配十分的和谐。 下边的白色中裙只到达她的大腿上部,肉色的裤袜紧紧包着她肉感的双腿, 一双白色爲底在鞋面有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穿在纤细的脚上 当她蹲下来将衣服穿在衣架上的时候她丰满的胸部被挤成两个肉团, 而屁股则微微翘起一点腿半跪着,穿着丝袜的纤细足板向外, 整个动作显得诱人极了。 那几个在工作的民工,他们已经好多个月没尝过肉味了, 他们的老婆据说都是在周边的工厂里打工的虽然是这麽说, 但可能是在做妓女也说不定他们的工资收入都不高, 不可能经常的去找妓女发泄但每当他们找到的妓女是他们本省的人时, 他们都觉得有点害怕的感觉自己的老婆是不是也是如此呢?他们在这个楼盘工作已经有些时间了, 现在搬进来的住户并不太多在这里出入的不少都是早出晚归的人, 而经常在这里见到的只是这个女人。 这个楼盘里住的不少是中産阶级,这个家里的人是一家三口, 男主人不时需要出差就是不出差,只有在晚上很晚的时候回来, 而儿子也是通常不在家只有女主人一个人在家中。 爲何我会对这一切知道得如此清楚的?因爲我就是这家的小主人, 爸爸与我经常要出差而我也是住在市区的房子里, 只是有时回那里而已因爲妈妈已经退休了,所以就住在了这里。 妈,我出去了。 今晚不回来睡了,我在老房子那边睡。 知道了,但别喝太多的酒啊。 妈妈回应着我。 平时我在工作较忙或与朋友玩得很晚的时候, 通常都是在市区的房子里住如果爸爸出差的话, 无论如何我都要回家住的。 但我却没想到那晚我的不回家引起了以后一连串的事情。 最近一段时间里,妈妈的情绪不十分稳定, 我也因爲工作较忙而没有注意直到旁边的房子装修完毕好后才真的告一段落。 在我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在我的房间的床底下发现了一个避孕套, 本来不相信妈妈有出轨行爲的我一反常态的迫问下 我才了解到事情的始末。 就是在我没回家的那个晚上。 我的妈妈开始了一个淫辱的夜晚,并在以后的几个星期里过着同样的日子。 晚上的六点多中,妈妈一个人在厨房中煮着饭, 想着又是只有一个人在家只有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美女,你叹什麽气啊?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你是谁?妈妈这时也转过身来,因爲她明白, 屋子被不明身份的人进来了。 不是我是谁,是我们啊。 当妈妈完全转过身来时,才发现,在她后边的不是一个人, 而是四个人他们的身上有着不少的灰尘与油漆, 显然是周边的建筑工人或是在附近做装修的但他们的头上又套着女用的丝袜, 显然是不想让妈妈认出他们。 妈妈在刚想动手拿东西时,其中一个小个子与胡子就动了, 他们抢先将妈妈想拿的刀拿在手上。 并将妈妈的手拉着,用脚将妈妈的脚架在了洗手台边, 妈妈已经一动也不能动了。 原来站在一边没做事的一个小青年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他从垃圾桶里边找到了一包用纸巾包着的东西 他慢慢地打开外层的纸巾里边居然是一个有着煳煳的精液的避孕套。 我没说错吧,我刚才就看到旁边那个房间的老头来这里与这老骚货亲热来着。 小青年将避孕套提到妈妈面前。 这时,一个年纪最大的老头走到妈妈的身边。 太太,不要乱动啊,不然的话,我就不知道后果了。 那老头轻薄地说。 妈妈还在做着无谓的挣扎,但无奈拉着她的两人力气太大了, 妈妈根本拉不动他们。 但当那个避孕套拿出来时,妈妈终于停止了挣扎。 老头这时已经贴到了妈妈的身上,伸出右手在妈妈的脸上用手指正反两面的轻抚着, 脸上露出了淫猥的笑容。 本文隐藏的内容需要回覆或按下感谢才可以浏览你们想要什麽, 我都可以给你们只要你放过我。 妈妈已被吓得有点语无伦次了。 真的吗,什麽都可以给我们,嗯?老头将套在头上的丝袜拉了下来, 果然是旁边房间的装修工人。 我要的是这个。 老头的手伸到妈妈的下边轻摸着妈妈的小腹。 老大,就这麽便宜了这骚货?其中一个中年的汉子边脱下丝袜边问。 反正我们现在在做李先生(就是旁边房间那老头)的装修, 我们将这个东西给他他原来克扣我们的工程款就都要给老子吐出来, 我还要他加倍给我。 老头说着露出恶狠狠的脸色。 会不会有手尾啊?另一个中年男子问道。 不会,房子差不多已经搞好了,收了钱老子立马走人, 反正这个楼盘的工程已经做完了老李也找不到我们。 只要我们将这个事情跟他一说,他肯定会给钱。 老头自信地地中年人说。 你放过我吧,这不关我的事啊。 妈妈开始哀求着老头。 你嘛,不行,这事我总得要收点利息吧, 谁叫你是他的姘头这点利息就向你收吧。 老头的手已探到下边抚摸着妈妈的丝袜腿了。 那个小青年这时将妈妈原来放在桌面上的钱包打开, 老头立时给予制止。 不要动这位太太的钱,我说话算话。 老头叫停了青年。 叔,啊不,老大,你猜这女人多大了?小青年叫老头时, 发现明显叫错了连忙改口。 她,四十三四吧,这种年龄的女人最好玩,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啊。 老头笑着对青年说。 老大,你瞧这女的身份证,五零年的,五十四啦。 瞧你那眼神。 青年得意地对老头说。 不是吧,保养得那麽好?那些内衣也不是五十多岁的人穿的吧。 在妈妈左边的中年人伸着头想看妈妈的身份证。 青年将身份证放到中年人的面前,中年人看个真切。 真是没有想到啊,保养得那麽好,还穿着那些婊子才穿的内衣。 拉着妈妈的中年人感叹道。 你们就放过我吧,我年纪都这麽大了,不要了吧。 妈妈已感到他们是来真的了。 五十的女人还坐地吸土呢,老李的女人也让我们试试, 你服侍我们好了我就不告诉你家里人。 这样公平吧?老头笑着对妈妈说。 老头将妈妈的裙子拉了起来,他用脸在妈妈的大腿上不停地磨蹭着, 用力的吸着妈妈身上的香气而位于妈妈两边的两个中年男子也放开了其中一只手, 伸到妈妈的巨乳上用力地抓捏着。 啊,轻点,不要太用力,痛啊。 妈妈顶不住叫了起来。 但是她却没叫多久,因爲那个小青年已经用手捏着她的下巴, 将她的舌头吸了过来。 老大,她真的好香啊,比家里那婆娘好多了。 在左边的中年男人已经放开了妈妈的手,他一边抓着妈妈乳房, 另一只手已经开始脱自己的裤子了并露出了已经勃起的肉棒。 原本在吸着妈妈大腿的老头在妈妈丝袜上留下了几排齿印与无数的口水后, 他站了起来。 并一手拉着妈妈盘在头上的头发,拉着她走向她的房间。 他边走边脱着裤子,但内裤却没有脱,三个男人跟着他走到妈妈的房间, 并不时地摸着妈妈的屁股与巨乳并用力地抓一下再放手。 到了房间,老头拉着妈妈跪在床边,他则坐在床边, 来帮我舔一下。 老头指了指自己的下体。 并将衣服从头上脱下,露出只剩排骨的上身。 老大,这个你也会?一个中年男人对老头说。 在电影厅看来的,让这骚货帮我试试。 来呀,快吸啊。 老头拉着妈妈的头,妈妈两手按地,只用嘴叼起了老头还是软软的肉棒顶部。 那个小青年走到妈妈房间的家庭影院前, 他将影碟机的仓打开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老大,这机里头的是A片啊。 原来,在机里的是爸妈昨晚助兴所看的影碟。 来,开来看看。 两个中年人因爲没有女人玩而想找点东西转移一下注意力。 青年打开了影碟,里边的影碟是外国的顶级片。 里边是有五六个人围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跪在地上, 手上拉着两根肉棒嘴里还有一根,后边还有人在握弄着女人的巨乳。 两个中年人走到妈妈旁边,拉起妈妈的手, 放到了他们各自的肉棒上。 年青人也是学着跪在了妈妈的后边,将手从下边伸到妈妈的前边, 握着妈妈的巨乳。 老头看着青年的手在妈妈的衣内不停地动着, 原来已十分大的乳房在青年的抓捏下不停地变形, 包在外边的暗红色蕾丝花边胸罩在黄色的低胸的棉质罩衫的胸部位置渐渐露了出来。 老头贪婪地望着妈妈渐露的双乳,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还穿在脚上, 因爲裙子被拉起而露出的屁股与大腿被两个中年男人摸着, 青年的大肉棒勃起着贴在了妈妈还穿着裤袜的屁股上, 他故意地顶在妈妈的屁股缝上一上一下地顶着, 一只原来握着乳房的手已移到妈妈的足裸位置上摸着妈妈那离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跟部几寸的足跟上轻轻地抚摸着。 老头抱着妈妈的头,挺着妈妈的头死命地往自己的的胯部压去, 妈妈也张大着嘴将已经涨大的、带着浓浓腥味的肉棒尽力地吸进口中。 她的屁股只是往后顶,不停地磨擦着青年的肉棒, 青年也配合地将小肚子压在妈妈的背上隔着裤袜勐顶着屁股。 啊哟。 青年一阵哆嗦,毕竟是年青人,不太能经受得这个, 他第一次的浓浓的精液全部射在了妈妈的裤袜的裆部。 两个中年人的肉棒在妈妈的套弄下已全面地勃起来了, 老头拉开妈妈的手并将妈妈的黄色的低胸的棉质罩衫拉起来脱下。 妈妈的两边乳头已露在胸罩的外边,一边的肩带也因爲脱外衣而吊挂在臂上, 另一边也松松地挂职在肩头上。 青年的精液已经流到了大腿上,与原来老头的口水混在了一起, 在大腿的部分全都是湿的。 高个中年人与青年一道伸手在妈妈的屁股上不停地抚摸, 两人在两边分开用力妈妈的裤袜已被拉破成两边, 里边是暗红色的腰部中间是有两条细带系着的蕾丝花边内裤。 这更大大的剌激着两个人性欲,青年的确是年青啊, 原来射精后软下来的肉棒又重新有了点的的生气。 电视里的女人这时已经睡在床上了。 老头也脱光了,坐到床的中央,胖胖的中年男人将妈妈的裙子从妈妈的腰部拉了下来, 并示意她到床上去妈妈的身上只剩下了胸罩与内裤, 裤袜也变成像吊袜带一样只有没被拉破的几褛连接着裤袜的大腿位置。 妈妈刚想踢掉脚上的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时却被老头制止住了, 因爲他看到影碟里的外国女子也是穿着鞋子被上的。 就像她那样睡在床上,听到没有?老头边说边打了妈妈的屁股一巴掌, 并指着电视里的女人。 妈妈的屁股当即红了起来。 妈妈只好学着电视里的女人的样子侧趴在床, 因爲床与手臂的挤压乳罩显得更松了,穿着露趾高跟拖鞋的小脚被胖中年人抱着, 亲吻吸吮着青年人则将妈妈的头放到他的大腿上, 他将内棒放到了妈妈的口边妈妈只好将肉棒吸了进去, 老头这时将妈妈的内裤拉下来将她的一条腿架在了肩膀上, 扶着肉棒放在了妈妈的阴道口而内裤则挂在架在肩膀上的那条腿上。 他闻了闻妈妈的内裤,再用力一顶,抽了进去。 嗯……喔……嗯。 妈妈的口被堵住,只能从鼻中哼出含煳不清的鼻音。 高个的中年男人将妈妈前开式的胸罩扣子打开, 妈妈的双乳终于完全的解放出来妈妈散乱的头发在青年的大腿上翻磙着, 原来盘着的头发也只有一个髻在头上周边的头发已经散乱。 这婊子,下边好紧啊,屁股真大。 老大抱着妈妈的腰用力地向前顶,高个中年男人, 将妈妈的乳头吸进口中不时地用力咬一下,并将乳房一下子吸进口中, 再咬下去太明显他的嘴不能将妈妈的整个乳房吸进口中, 只能吸进部分。 城里女人的脚就是与我妈那里的不一样, 细嫩多了。 亲着妈妈腿的男人,将妈妈的脚背,从高跟拖鞋露出来的脚指上, 不停地舔着。 妈妈只好曲着脚指,减少那种痒痒的感觉。 好,你不给我吸,那你吸我的。 男人跪在床上,与青年人并肩跪着,将妈妈的身子转了过来, 要她双肘支床地趴着妈妈完全是被老头从后边抽插着。 两根肉棒并排的放在妈妈的面前,而高个中年男人也睡到了妈妈的身下, 将妈妈的巨乳压在自己的肉棒在乳沟中做着乳交。 小婊子,不给我吸,我要你给我舔。 中年人将肉棒顶进了妈妈的口中,用力地向前顶。 青年这时也停了下来,望着妈妈被三个男人插着。 我的肉棒大不大?说。 中年人将肉棒从妈妈口中拉出,拉着妈妈的头向上, 要妈妈望着他回答。 大,很大。 妈妈得到了短暂的休息,只好满足他的欲望。 说他的肉棒大了。 老头在后边,抱着妈妈的屁股用力地顶, 啪啪声不绝于耳妈妈也因爲口中没有肉棒而叫了起来。 喔……喔,嗯,轻点,不要那麽用力。 啊,轻点,啊。 妈妈的叫声与电视里的女子一起叫着,房间里充满着妈妈真人的呻吟浪叫声与电视里女人夸张尖叫的声音。 老头终于也顶不住了,在妈妈的肉穴里射出了他的精液。 他颓然倒在床上,这时电视里的女人,倒在一个男人身上, 她身后的男人的肉棒不是插在肉穴里而是插在屁眼里。 几个人觉得希奇,便学着要妈妈这样做。 不要啊,那里怎麽行,不行的。 当妈妈感受到青年人的肉棒在屁眼的周边不停地磨擦探索时, 了解到他们的意图。 怎麽不行?胖中年人握着妈妈的双乳, 将肉棒放在中间用力地夹着他已不理会其他事了, 只是用妈妈的乳房并着他的肉棒他向前顶的同时将妈妈的头尽力压下, 肉棒的顶端顶着了妈妈的嘴唇青年已将肉棒顶在了妈妈的屁眼口, 就着妈妈与老头混合的体液咬着牙,慢慢地顶了进去。 啊,好痛啊,天啊,不要啊,喔,我要死了。 妈妈被从后边插入的肉棒插到痛苦得语无伦次。 老婊子,真是的开苞啊,啊,好紧啊。 青年人也叫了起来。 妈妈的双手用力的抓着床单,头用力地向后撞着, 撞在青年的肩膀上。 原本想将肉棒捅进妈妈口中的胖中年男人这时也不敢将肉棒插进妈妈的口中, 怕她会咬他的肉棒而高个的男子双手抄着妈妈的双腿腿弯, 将肉棒顶进了妈妈肉穴。 四个人组成了一个奇特的性交组合。 中年胖男人,在妈妈的肥奶的夹击下,一股精液飞一样射在妈妈的胸部与脸上, 部分还沾在了头发上。 而在下边的两个人,高个中年男人,双手抄着妈妈的腿弯, 双腿跪在床上用力地向前顶,而后边的青年也从后边抱着妈妈的双腿。 两人都想将妈妈的下边打到最开方便自己的插入, 妈妈就像一个玩偶一样被夹在两个人中间。 两个人一前一后,你上就我下,在不到两厘米的地方努力地耕耘着, 精液混和着女人骚水的气味女人的汗水与香水味, 男人与女人汗水气味混和在一起加上男人的喘息, 女人的呻吟还在播着色情影碟中传出来的浪叫声, 构成了一幅淫秽的图画。 你们轻点,我快要支持不住了。 妈妈的声音中尽显疲态。 青年完全的躺下,要妈妈跪坐在他的肉棒上, 他望着身无寸缕的妈妈不停地拍打着妈妈的屁股, 并不时地在还穿着黄绿色花纹的露趾高跟拖鞋踩在床上的小脚上抚摸着。 高个男子,将肉棒捅进了妈妈的口中,他矮着身子玩弄着妈妈的巨乳, 在终于他也支持不住了。 我也来了,啊,啊呀。 妈妈感觉到他想射精时还想将肉棒吐出, 但却被他抱着头精液全部都射进了她的口中。 嗯,嗯。 妈妈因爲被抱着头,根本发不出声音。 原本还在玩弄着妈妈美脚的青年,因爲射了一次精, 所以在紧窄的屁眼中也较能持久但他也支持不住了, 他放开了正在玩弄的美脚在妈妈的身上,乳上胡乱地摸着, 最后抱紧了妈妈的屁股将他的第二次精液也射进了妈妈屁眼中。 整个晚上,妈妈就在他们几个人的合力下, 不停地性交着直到他们再也无力勃起妈妈也像一滩泥一样倒在床上时, 才一起穿起衣服拿了我家里的电话号码离去。 生活琐事妈妈的护士服一个正在装修的单元里, 一对年纪大约六十左右的夫妇正在对着负责装修的包工头老头在讲着他们所要求的东西 但是那个老头明显的有点走神了他心中所想的还是旁边房子里那个风骚的妇人, 她掠着那些内衣的动作是那麽的诱人她的内衣是那麽的暴露, 使得他这个久未接触过女人的正常男人欲火上升 只想冲过去将这个女人推倒在地将她就地正法。 哎,我说,这个工期能不能快点,我们这房子可是急着用的, 无论如何也请你们快点完工。 那个老公说。 不是不可以,但当初老板你是说两个月搞定的, 现在要我们这样赶工的话这钱嘛是要加一点的。 包工头说。 当时不是说好一口价就那个数的吗?那个老婆说。 太太,现在情况有变化嘛,你要赶工期, 活还是那麽多但你也不能让我们二十四小时帮你做吧?包工头一点都不松口。 当那个老婆还想说时,她的电话响了,她立即出去接那个电话, 而那个老公还在跟包工头谈着。 我要先走了,有事,你慢慢谈吧。 那个老婆对老公说。 好,你先走吧,我继续谈。 当那个老婆走时却没发现老公嘴角边的笑意。 李老板,这个事你怎麽也得加点吧。 也好向工人们交代啊。 包工头向老李说道。 行了,等一下吧。 老李边目送老婆离开大门,边掏出了手机,熟练地按着电话。 喂,是我,现在方便吗?老李边说边走到一边去, 用本地话讲着电话。 什麽,好,我现在过去,行了,那就好。 老李将电话挂了,我有点事到时再和你联系, 好吧你想一想,反正现在搞这个的多的是,对吧, 价钱这方面你就不用说了。 没得再加了。 老李好像真的有急事。 边说边走。 包工头听着,脸上原来所有的一丝笑容也没有了, 他知道现在搞家庭装修的竞争真的是非常激烈, 手头上有工程实际上就是有钱赚他可不敢得罪老板。 他听着老李走到外面的声音,只是站住了, 他已经无计可施家里的孩子的学费又快要交了,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他手下的工人也还是要吃饭的, 虽说都是亲戚但家里也都是比较穷的,没办法, 只好认了。 但这时,原本气得有点想找老李理论的年青人却从外边走了回来。 叔,老李没有走,他按电梯是假的,他是到702那个单元去了, 你猜那里是谁住着?年青人对包工头说。 哪个?老头问道。 就是刚刚那个掠衣服那个,我怀疑他们有一腿, 他老婆刚走就打电话。 然后就走了。 那还不是有戏。 年青人的眼中透出的是渴望的欲火。 走,瞧瞧去,这个位置我们可以瞧得到里边的, 反正小心点哈哈,老李这次的工程款老子要他一个不差的给老子送过来, 不知道里边那个淫妇的身材如何哈哈。 一衆民工一起大声地淫笑了起来。 702的屋内,老李已经开始脱着衣服。 秀芝啊,你知道我也是没办法啊,好难才有这一次的机会, 你就顺一下我的意嘛好吧?老李对着那个女人说。 当然,不用说,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妈妈, 这时我也才刚从家里出去不到十分锺。 行,这次听你的,下次可不许喔。 妈妈边回眸笑着,边打开衣柜。 拿出了一件白色的衣服,与一套内衣裤走向洗澡间。 老李这时也跟着走了洗澡间。 外边的包工头这时终于从气窗的上部看到了屋内的情况, 老李脱光了衣服坐在了洗澡间浴缸边的小凳上 那个妇人将手从下边拉起衣服看得真真切切, 那个妇人拥有一双足以自豪的双乳虽说是一个半罩杯的胸罩, 但却可清楚地看到女人深深的乳沟然后将手伸到后边, 原本已经不小的豪乳挺得更高了。 她慢慢地将胸罩解开了,将手放在左边的罩杯上接下了胸罩, 然后随手扔到洗衣篮里并将披肩的头发拉起松松地挽在头顶, 这一连串动作下双乳左右地摇摆着,老李还将手放在妇人的胸部逗弄着妇人的乳头, 妇人在搞好头发后一巴掌打在老李的手上。 接着妇人将裙子的扣子拉开,将裙子慢慢地脱下, 然后将袜裤的上部拉下拉到了大腿然后坐在了了老李的大腿上, 将丝袜从大腿处慢慢地向下脱。 这一连串的动作使得这些久旷的民工的眼睛全部变成了红色。 妇人这时将一肥皂涂在了双乳上,并用她的双乳在老李的背上磨蹭着。 两人的身上全部都是泡沫。 妈妈在老李的背上磨着磨着,慢慢地蹲了下来, 将手从小凳子的空隙处伸过去握着老李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套弄着。 我一定要上这个女人。 老头像发了狠一样,旁边站着的中年人和年青人也用力地点了点头。 你们一定要听我的,今晚就如此如此……几个民工暂时不看洗澡间里的春色, 因爲他们知道再看的话他们一定会项不住,会冲过去立即强奸这个女人, 那个小青年忍不住看多了一眼妇人正跪在地上, 她的头靠在老李胸部正在伸出舌头舔着老李的乳头。 他再也不敢看了,他知道,他就快要顶不住了, 立即跟着其他人去做事了。 屋内,老李已经洗完澡了,他睡在床上, 等着妇人穿好衣服出来。 他在这里不敢吸烟,因爲怕会留下痕迹。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洗澡间的门开了,妈妈慢慢地走了出来, 她身上穿着一件护士的制服但这件制服明显是改过的, 它比一般的制服要短要紧,将妈妈身体紧紧地包裹着, 上边两颗钮扣没扣上V型的开口将妈妈的白色全蕾丝胸罩, 包着一双巨乳银链的吊坠在深深的陷入乳沟当中。 制服裙子的上摆还在那双纯白闪光的宽蕾丝花边的上边, 下边是一双白色尖嘴高跟拖鞋。 护士帽松松地戴在头上。 秀芝,过来,再帮我舔一下。 老李握着肉棒晃着对妈妈说。 死相!妈妈慢慢走到了床边,扶起了老李的肉棒, 一张口就将老李的肉棒吸进了口中她用舌头在老李的的肉棒的项端轻轻地舔着, 在上边打着圈左手在按在老李的大腿,并不时舔一下老李的双丸, 一双媚眼不时地向上望着。 老李看着跨下身穿小号护士服的妇人。 心中快感无限。 这麽多年了,你的口技真是越来越好了, 想当年在医院时你就是这样子这麽多年了,还保养得那麽好, 啊好爽。 老李抱着妈妈的头说。 他坐了起来,将妈妈的紧身制服拉下肩部, 一双豪乳还是那麽的傲人他拉起了原本在舔着肉棒的妈妈, 捧着她的脸亲了下去,两人的双相互地摸索着, 老李的手放在妈妈肥美的屁股上不停地捏着而妈妈的左手停在老李的胸部, 食指在他的乳头上轻刮着右手摸到了老李的肉棒上, 并环成了圆圈轻一下,重一下的套弄着,纤细的手指, 还不时地轻刮着老李的大腿根部。 老李在妈妈的逗弄下,抱着妈妈的屁股轻轻地向上提, 一双纤细的脚掌轻掂着在白色尖嘴高跟拖鞋的前半部 两人身体紧贴两人的嘴结合在一起。 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妈妈的舌头在老李的舌头上打着圈, 老李则吸着妈妈的舌头。 秀芝,你的舌头好甜啊,哈哈。 老李调笑着妈妈。 讨厌,啊,轻点,喔,不要那麽用力咬啊, 小狗。 老李这时已拱到妈妈的胸前,将前开式胸罩的扣子解开, 一点拱在妈妈的乳沟中轮流在两边的乳房上吸咬。 他舔、吸,咬,拱一起用,妈妈抱着倒在了床上, 这时她的内裤也露出来了白色的网状布料包在屁股部位, 前边的小花图案位置盖在妈妈的阴毛位置但也只遮住了很少一部分, 因爲在前边的位置大部份是空的两边都是用三条细带连着腰部。 老李倒吸了一口凉气,秀芝,你穿得比妓女还淫荡, 这是什麽内裤啊小婊子?看你的样子就是欠干。 他将妈妈的内裤的裆部拉开到另一边,手指摸到妈妈的肥穴上, 一下子就捅了进去。 小淫妇,你下边都湿了啊。 老李将头埋在妈妈的颈勃位置,轻轻地呵着气, 并轻轻地舔着妈妈的耳垂并将妈妈的头压过一边, 在耳背上舔着。 妈妈的头左左右右地扭着头,像是躲避着老李, 但下边的手却在摸索着老李的肉棒她将五指放在老李的肉棒项端位置一下一下地轻摸。 喔,老李,啊,呵,轻点,给我吧,不要再逗我了, 来吧。 妈妈内裤裆部位置与前边已经完全湿透了。 如你所愿,小婊子,别叫我老李,要像以前一样, 我是医生你是我的性奴护士,知道吗?老李边说边将肉棒项在了妈妈的肉穴口, 用力向前一项。 啊,好,李医生,好粗,用力点,操死小淫妇。 妈妈继续在言语上挑逗着老李。 她的双腿也用力地盘着老李的小腿。 原本穿着的那双白色尖嘴高跟拖鞋已经一只倒在床上, 一只掉在了床下老李的手握着妈妈的腰,一下一下地向自己的胯部撞去。 妈妈的手抱着了老李的头,双腿盘在了腰上, 老李年纪毕竟大了在操了一会儿后,额头开始见汗了, 他看着怀中的淫荡护士觉得下边的快感越来越强, 他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支持不住的他停了下来, 妈妈一看就知道怎麽回事她原来在老李胯部慢慢蠕动的屁股也停了下来。 并走下床来,重新穿上了那双有五寸高的高跟拖鞋, 双手在老李的大腿内侧抚摸帮他舒缓他紧绷的神经。 行了吧,还能再来吗,李医生?妈妈转过身子坐在老李的怀里, 肥美的屁股在老李的肉棒上磨蹭着老李刚刚有点软的肉棒又重新变得像钢条一下。 妈妈打开了床后的柜子,里边是一面大镜子, 妈妈将屁股向后一送侧着头望向老李,老李马上提枪上马, 再一次从后边捅进了妈妈的肉穴当中。 秀芝,宝贝,你真是让我百操不厌啊,每一次操你都好像是新的, 啊……操!妈妈用力的并着腿以使自己的肉穴更紧, 而屁股则尽量向后送老李不停拍打着妈妈的屁股, 并将妈妈的护士服脱了大半只有一个袖子挂在了左手上, 内裤也被踩在脚下。 白色的长筒丝袜的项端在床上时已被拉扯到了膝盖上。 两条肉虫站在地上纠缠在一起,老李双手从腋下穿过用力握紧妈妈的巨乳, 用手指捏着乳头妈妈被搞得站在地上的脚都不太稳了。 两人的汗水将他们身上剩馀的衣服全部弄湿了, 当然剩馀的衣服都是妈妈的。 整个房间中充斥男人的喘息与女人的呻吟浪叫。 老李实在项不住了,他突然加快了速度, 妈妈也会意原本慢慢蠕动的屁股也全力地向后顶。 啊,李医生,操死淫妇吧。 妈妈也将近达到高潮。 小淫妇,我来了,啊,射了,射了。 老李终于将他的精液射进了妈妈的肉穴中。 两人倒在了床上,相互抚摸休息了一阵, 老李满意地离去妈妈也起身收拾好准备做饭, 她隔着窗望向了老李正在的装修的房子那里的工人还在工作着, 她看一眼就开始做着自己的事却哪知道一会儿之后就成了那几个民工的胯下之物。 生活琐事寿宴前的淫宴铃,铃,……他妈的, 到底还要不要人睡了该死的,谁的电话。 我放在床头的电话响了起来。 我接了电话。 哪位,找谁?我有点不耐烦地说。 请找一下林姨。 电话那边是一个说普通话的男声。 这时妈妈已经在另一边的分机接了电话。 儿子,放下电话,妈妈已经接了。 接着我也将电话放下,我的头向下趴着, 却突然在床下看到一个胶的套子那是一个抽真空的袋子, 我对这个东西太熟悉了这是避孕套的袋子,但是这怎麽会出现在我的房间和床下, 我在这里是从不用这东西的除非有人在我这里搞过, 难道是她?妈妈!直觉告诉我刚刚来的电话肯定有问题, 爲了不引起妈妈的注意我在拿起电话准备偷听的同时, 用自己的手机按打自己的手机号码电磁声盖过了我拿起分机时的声音,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打电话来的人就与她有关系。 小淫妇,记住我说的话啊,准时来啊,我等你。 电话那边的声音。 不行啊,今天,今晚是我爸爸的生日,我要去参加宴会, 不能搞得身上乱七八糟的另选一天行不?妈妈的语气已接近哀求了。 不行,老子叫你两点到你就不能不来,你和老李的事要传出去, 嘿嘿。 男人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原来,妈妈与旁边的李伯有奸情,他妈的, 这个又是什麽人?这时我睡意全消一心想查个明白。 中午那顿我只是草草地吃了,终于给我想到了一个最好的偷听方法。 妈妈,今晚去吃饭,请你将我的数码相机带上, 晚上再给我我要去打球不太方便。 行,等一下你给我就行了。 妈妈回答着,但我却看出她有点心不在焉。 妈妈的一个旧同事约了妈妈去聊天,你的相机拿给我。 妈妈将东西收拾完对我说。 我将我的TCL的数码相机递给了妈妈, 我还故意地用皮套装着让她看不到相机事实上是开着的, 正在处于录音的状态我将容量最大的SD卡装在了里边, 并且充足了电可以保证不会断电。 妈妈今天化着淡妆高挽着发髻身着的是一件高级服饰店买的短旗袍, 半透明藏青色的的底色胸部以上至肘部则是半透明的青色蕾丝布, 一个同色的吊带胸罩穿在里边胸围的的带子比较细并且不是吊在肩上, 而是吊在了脖子上因爲上边部分是半透明的蕾丝布, 所以还可以看到妈妈的银链子吊坠则陷在妈妈的一双乳沟当中, 这样就使得胸围的带子从外边看上去还以爲是裙子里边的吊带 从后边更看不到胸罩的带子了。 裙子的中部,是镶着珠子的荷花图案,腰部以下是旗袍下摆, 开叉到大腿的中部同色的超薄连裤袜与同色踝部有系带的绒面搭扣袢高跟鞋, 妈妈穿着这件衣服参加过一些婚庆宴会许多男人都会想尽办法从正面领口下的地方看妈妈的胸部。 妈妈着装完毕后,手挽着一个小皮包,屁股一扭一扭地向外走。 看着妈妈紧裹在裙子里夸张地扭动的屁股在小区门口渐渐地远去, 我不禁心想今晚就知道分晓了。 林秀芝刚走出到车站,后边已经有两个年青人跟在了后边, 她不经意地回头一看就是打电话给她的那个年青的装修工, 旁边的一个与她差不多年纪的小青年跟他在一起。 她知道,他是来跟着她。 这时,原定所要坐的去公园的车已经到了, 但上边装满了人不远处交通岗附近一辆同缐路的车停在了那里, 看来是车坏了。 林秀芝看了看,没想上, 但这时那个装修工走到旁边小声音说: 阿姨, 上车我们赶时间啊。 但这也太挤了吧,上不了。 妈妈只敢小声的回答,我后来将相机开到最大声才听到一点。 反正等一下我们就那麽多人,时间过了我可不管, 你自己看着办吧。 那个装修工说。 林秀芝无奈地挤了上车,两个青年民工也跟着她从后门上了车, 两个民工将她夹在了中间她已找不到扶手了, 这时另一个民工将她的手拉着放到了他的裤裆上。 妈妈有点惊恐地望着他,怎麽这个人这麽猖狂, 在车上就……原来的那个民工借着车的摇晃靠近妇人 阿姨今天你好性感,搞得我现在就像将你就地正法。 哈哈。 妈妈本来向着这边的脸又转了过来,并调整了身体的角度, 因爲她不想被别人看到因爲那个民工的手已从旗袍的开叉着摸进了她的下体。 他的手指从后边摸进去,沿着屁股缝一点一点的摸进去, 在妇人的大腿内侧感受着高档丝袜的顺滑感觉。 妇人的大腿开始有点抖动,她的下体已经有点湿了, 而她手上的感觉告诉她如果那个男孩将她的肉棒插进她的下体, 一定会到达她的花心。 在过了一个站后,那个民工转到了妇人的后边, 她只感觉到一条巨大的肉棒在她的股缝上摩擦着 手不时放到前边握捏着她的双乳。 她现在不知是想车子快点还是想慢点,因爲慢了在这两个年轻的合力下不知还能支持多久, 快了就马上被那些可怕的民工上了。 但车子还是很快地开到了目的地,妇人跟着两个民工慢慢地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在建工地的工棚。 说那是工棚,还已经擡举它了,因爲那根本不是人住的, 是个仓库放着一些材料,里边的气味熏人,妇人一进去就按住了鼻子。 里边的光缐比较暗,当她慢慢适应了里边的光度, 看清楚里边时不禁低吸了一口凉气里边站着可能有七八个人, 个个都用狼一样的目光看着她。 因爲走过来这里也有一段路。 汗,已经从背上慢慢地流下来了,使得衣服更贴着身体, 旗袍的剪裁使得妇人丰满的身段更可诱人因爲走过来时加快了脚步使得妇人喘气时胸部的那两团肉更是唿之欲出。 原来那个年青民工, 走了过来对着那班民工说: 怎样, 如何还可以吧?各位大哥,我没说大话吧?边说边拉着妇人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他要妇人坐在他身上他从后边抱着,并将妇人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 一只手已经在从腋下穿过握着一个乳房另一只手则插到妇人的裆部, 妇人的双腿条件反射式的合并起来 民工立即在妇人耳边狠狠说: 想想后果, 要想早点走就会做点。 说完将妇人的双腿搭在了前边的办公桌上, 旗袍的下摆已被民工拉起看到了裆部。 这婊子没穿着内裤。 其中一个民工惊唿道。 抱着妇人的民工的手指已点到那个位置,妇人的**在此车上已经开始流了, 他在妇人的裆上抹了几下放回妇人的口边要她吸进去, 妇人无奈只好将手指吸了进去。 那些民工放出了惊唿,人全部都围了上来, 这时抱着妇人的民工将妇人拉起来他将妇人拉着要她趴在了桌上, 他拉出了肉棒一下子就捅进了妇人的口中因爲趴着, 一双巨乳在挤压得变形了在吸了几下后,他拉着妇人的头发, 妇人的眼光已开始迷离起来。 站着做什麽,要上就来啊。 这时有五个人手中拿着票子,一递给那个民工, 就马上冲了过去他们还挺有默契的,他们将妇人擡到了办公桌上, 两个人一人一边抱着妇人的腿他们在上边不停地吸着, 像吸毒一下一个从后边抱着妇人不停地握弄着妇人的双乳, 而另两人则同时在妇人的两边耳朵与脖子上做工夫 不停伸出舌头来舔在妇人右边的男人已经将妇人旗袍的扣子解开, 原来在下边的男人则将嘴放到妇人的裆部在肉穴, 大腿内侧不停地吻着。 这时,后边的男人走开,而妇人后边没有的依托, 向后一倒头已经在办公桌外了,刚走的那个人立即走回上来, 将肉棒一下子插进了妇倒吊着头的口中。 这时,妇人的旗袍已经完全在挂在了腰部, 妇人的超薄连裤袜的裆部位置已经被撕开妇人的双腿搭在了男人的背上男人在的舌头在妇人的下体处插动着。 陷在乳沟当中的银链子在微弱的灯光下反着妖异的光, 吊带胸围只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形将妇人的乳头包着。 两个男人狼一样扑上去,将罩杯拉过一边, 一个口地咬了上去因爲疼痛,妇人的头向上一提, 肉棒原来只在口中的男人真切地看到肉棒在妇人的喉部引起脉动。 他抱着她的头使力地操着。 妇人这时眼睛的馀光望到,那两个年青人在门边一张张地数着钞票, 里边有一百元的有几十元的,也有几元,难道自己就那麽贱吗?就只这值这些钱吗?妇人悲哀地想着。 但她已无时间想那麽多,因爲她感觉到,在车上的那根肉棒来的, 是因爲妇人没穿着内裤丝袜的裆部也被撕开, 水已流了不少肉棒不费什麽力就一捅到底。 这时另一个男人,将吸着妇人胸部的两个男人拉开, 他一屁股坐到妇人的胸部他一手拉起妇人吊带乳罩的中间带子, 将吊在脖子部位的绳头一解开拉开乳罩就扔出去了, 他将妇人胸部上的两个巨乳并起来将肉棒捅了下去。 下边操着妇人的肉棒实在是太年青了没有经历过什麽, 在车上的前戏已做足的情况下他一个支持不住, 精液一下子就射出来了然后,他坐倒在椅子上休息。 这时,另一个人走了上来,他将妇人的旗袍拉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下边几个还没有机会的人检到妇人的衣服就闻了起来。 这时操着妇人的嘴的男人也支持不住了,他突然加快了速度, 死命地抱着妇人的头在这样的情况下过了几十下, 他突然停住了将所有的精液全部射进了妇人的口中。 这些民工应该是压抑得太多时间了,这些民工的第一次都没支持多久, 几下就射了每一个人都曾经上过妇人一次了, 原来那些只交了几十元钱的就有点依依不舍地再多看了几眼躺在办公桌上美艳妇人的肉体 但没办法谁叫他们没钱呢,只能等下一次了, 他们临走时还专门去摸了妇人几下才走。 交了一百元钱的那几个民工这时已经回气完毕了, 他们又再提枪上马。 妇人的手被反到了后边用绳子绑了起来, 第一个操她嘴的民工这时已睡在了办公桌上抱着妇人, 将妇人的双腿打开跨坐在他身上。 因爲双手被绑,妇从本来已大的乳房更显巨型, 他抱着妇人的双乳一轻一重地一吸一咬妇人的乳头又再度硬了起来, 肉棒在自动的调整已经滑到了肉穴的口了。 轻点,不要用力咬,不要,好痛。 啊,好痒。 妇人的双乳在民工的服务布满了红色,这时, 另一个民工从后边将妇人的一双高跟鞋脱了扔到地上 他将肉棒顶在了妇人的股缝上妇人已明白他要做什麽了。 不要,好痛的,不要搞我那里。 这时,收钱的那个民工也上来制止,但那个民工却不管, 只见他从钱包里再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一扔然后就将肉棒放在原本已经被精液涌湿的屁眼边上, 慢慢地挤了进去。 啊,好痛,要死了,天啊,好大啊。 妇人开始痛叫了起来。 老婊子,老子就是喜欢你的老屁眼,啊呀, 你的屁眼好紧啊。 这时妇人的下体也有肉棒插入。 两个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你上我下,你进我出, 配合得极度默契妇人的痛叫声也慢慢地变成了呻吟声。 本来闷热的仓库因爲屋内的不停散发热量而显得越来越热。 人人身上都是汗津津的,只是他们不觉得而已。 终于,交足了钱的几人在妇人身上放完了自己的最后一颗子弹, 都坐下来休息了。 妇人这时挣扎着坐了起来,她知道,时间不多了, 她将脚上的丝袜从大腿根部顶端慢慢地向下撸下来 并随手扔到地上那几个民工抢着将地上两边的破丝袜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妇人这时也在慢慢地穿着衣服,当她刚想将底下的精液搞干净时, 收钱的民工却自动走过来将妇人的旗袍穿好重新又像一个贵妇一样, 脸上的疲态却怎样也改变不了。 但是她却怎样也找不到胸围在哪里了,其他民工这时都已经走了, 只剩下了带妇人来的民工当她刚想走时,他从背后抱住了她。 你想做什麽?我都被你像妓女一样卖了你还想怎麽样?妇人生气地说。 林阿姨,别气嘛,让我也来一次。 你实在是太诱人人。 民工边说边轻轻将妇人的新丝裤袜拉了下来, 他扶着他的肉棒再一次的插进了妇人的肉穴。 但这一次他做得好温柔,比那些民工斯文多了, 他的手在隔着衣服在妇人身上抚摸当抚摸到妇人的乳房部位时还用手指在妇人的乳头部位轻抚, 这一次才使妇人达到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