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的中午,三十岁的钟家乐趁着天雨, 竟然和他那性感妻子二十二岁的程施媚在澳门的黑沙海滩, 俩人赤裸裸地就在沙滩上激烈地性爱了一个多小时。 第二天早上,便严重发烧感冒,让钟家乐帮她请假在家休息。 程施媚请了两天假,身体虽然好多了,可是喉咙还是没声音, 仍然无法上课。 这两天看程施媚不舒服,钟家乐也不想吵她, 憋得他的男儿根蛮难过的。 今天一早,钟家乐吻别了还在熟睡的程施媚, 拎着公事包正要出门电铃响了。 钟家乐从对讲机看到程施媚学校的教学主任和一位衣着入时的太太。 钟家乐按开了大门,让他们进来。 教学主任姓张,是四十开外年纪、相貌忠厚老实、体型微胖的中年人。 那位衣着入时的太太年龄和钟家乐差不多的吴太太。 大概因为吴太太年纪轻轻便嫁到有钱人家, 生活富裕她的身材保养得很好,皮肤白里透红, 她一点也不像已经是一个十八岁男孩的妈。 程施媚因为教学认真,所以这一位老师请了两天假, 紧张的家长便找上了校长校长便要求教学主任带着吴太太过来了解情况。 钟家乐把他们让到客厅坐下,便上去叫程施媚起床。 程施媚元气未复,她只简单梳洗了一下, 披上晨褛就出来见客了。 张文宾平日在学校看惯了程施媚穿着正式上课时穿的正装、气质端装的外表, 今天看到她那一身慵懒的家居服和病病态的模样不禁怦然心动。 钟家乐看他们已谈入主题,便告辞了他们, 赶回公司开会去了。 因为钟家乐看到张文宾瞅着程施媚的眼神让他觉得怪怪的, 而且程施媚今天身体的状况也让他不放心。 所以,钟家乐趁着会议刚开始,例行进度报告的空档, 他打开了他的手提上网连线到家里的保全中控系统。 钟家乐看到首先进入镜头的是客厅、客厅里已经没有人, 客人应该走了。 跟着,镜头转入主卧室,前面有个黑影一晃。 接着,钟家乐看到程施媚躺在床上睡得很沉, 全身一丝不挂两脚打得开开的正对着镜头,那个黑影竟是张文宾。 钟家乐看到张文宾拿着相机从各个角度拍着程施媚裸体的照片。 当钟家乐把镜头拉近,他可以看到张文宾俯身在程施媚的两腿之间, 拍摄她那仍淌着白花花精液的阴户的特写镜头。 当钟家看到当张文宾拍得差不多的时候, 张文宾禁不住诱惑又俯身下去吸吮程施媚粉嫩的乳头。 程施媚轻哼一声: “嗯!”跟着,翻过身子。 张文宾眼看程施媚快要醒来,便匆匆穿上衣服, 依依不舍地走了。 钟家乐想: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于是, 钟家乐顾不了开会他只是匆匆交待了一下便赶到他的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再度进入钟家乐家的监视器系统, 调出录影档案他从他早上离家的时间看起。 钟家乐看到程施媚泡茶招待客人之后,便领着吴太太上楼到书房里拿复习考试的试题。 此时张文宾从西装内袋掏出一包粉末, 倒进去程施媚的杯子里张文宾自言、自语的说: “嘻, 没想到早上刚没收来的强奸药粉现在刚好派上用场。” 等程施媚和吴太太回到客厅,招唿客人喝茶, 张文宾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程施媚喝下那杯掺有强奸药粉的茶, 便告辞走了。 临走时,张文宾又顺手把程施媚搁在电视上的钥匙串拎在怀里, 和吴太太一齐下楼了。 过不了多久,张文宾去而复返,在门外先按电铃。 这时候程施媚的药效已经发作,感冒药加上迷魂药双重作用下, 就是打了大雷也吵不醒她。 跟着,张文宾拿出了程施媚的钥匙打开了大门, 蹑手蹑脚地进入主卧室。 张文宾一面解开程施媚晨褛的衣带, 一面说: “嘿, 真是天助我也!今天终于可以一亲美女老师的芳泽。” 程施媚纤细又略带丰满的一双竹笋型嫩乳, 骤然暴露在他的眼前。 她尖翘的乳头是粉红色的,下面穿着粉红色的蕾丝丁字裤。 张文宾马上把双手探向程施媚的乳尖, 肆意地揉弄狎玩着说: “哼, 学生们的传言果然不假你的乳房真是坚实饱满有弹性。” 跟着,张文宾趴到程施媚身上,吸啜品尝传说中美女教师的娇乳, 而程施媚轻哼一声: “嗯!”然后继续睡得死死的。 张文宾吞了一口唾液后,继续脱下程施媚的丁字裤。 而睡梦中被吸吮双乳的程施媚,下面已经渗出一丝爱液。 张文宾一见,马上把嘴巴凑过去,用舌尖舔弄程施媚两片花瓣之间紧闭的小缝。 张文宾说: “呵,真不容易,小小嫩穴还夹得这么紧窄!”张文宾把舌头伸进程施媚的阴道里, 同时用他嘴唇吸着程施媚的阴核。 程施媚虽然还在睡梦中, 也禁不起他的挑逗而呻吟着: “嗯!哦!唔!啊!”张文宾迅速地脱去自己的衣裤, 趴到程施媚的身上他赤裸裸地搂着一丝不挂的程施媚, 闭着眼睛感受着美女教师的娇躯。 他一面咬着她的乳头,一面用中指抚摸着程施媚的阴蒂。 程施媚紧闭着双眼, 小嘴呻吟着: “哦!嗯!哦!”程施媚弓起了下半身挺着阴户。 迎接,张文宾的中指做更伸入的探索,床单上面已经有淫水横流的痕迹了。 张文宾说: “哼,我还以为学生在那里瞎掰臭盖, 没想到你的下面水真的这么多!”张文宾抓着他那一根不到三寸长的细小阴茎 在程施媚的洞口撸了几下屁股向下一沉,就连根而入了。 完全不省人事的程施媚,根本不知道她下体插着一根陌生的男根, 还扭着她的臀部配合着鸡巴的抽插而摆动着。 张文宾一面操, 一面嘶吼叫喊着说: 唿!爽死我了!哦!哦!美女老师你的小嫩穴好紧, 操起来好舒服。” 。 程施媚也在睡梦中梦呓呻吟: “哦!老公, 你的鸡巴操死妹妹了!哦!哦!爽死我了!哦! 哦!再用力一点!嗯!嗯!”程施媚的臀部慢慢转、轻轻顶 配合着又会吸、又会夹的阴道张文宾终于射精了。 张文宾虽然已经射精了,他仍然把他那肥胖的肚腩趴在程施媚白嫩的身上, 紧紧搂着美女教师赤裸的胴体。 他趴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爬起来清理现场。 张文宾拿着面纸轻轻擦干阴户的精液,可是阴道里还是源源不绝地渗出爱液来。 他便起身去拿他的相机。 接下来,就是钟家乐在会议时看到的那一幕, 这一幕看得钟家乐脑门充血、脸跳、唇干喉燥。 这时,钟家乐的那一位行政助理小姐,十八岁的张美娜敲了下门, 走了进来钟家乐赶紧关掉画面。 张美娜敞着天真无邪的爽朗笑声说: “钟总, 这是今天的会议记录还有你喜欢的蓝山咖啡。” 钟家乐说: “哦,美娜你每次都这么快就把纪录整理出来, 真不简单。 ”张美娜说: “谢谢钟总夸奖!钟总的脸红咚咚的, 你还好吧?”他俩说着、说着张美娜就走到钟家乐身边, 探探钟家乐的额头。 张美娜刚毕业,人长得聪明伶俐、善解人意。 表面上钟家乐一直把张美娜当作小女生对待, 可是张美娜那少女的体香一凑近钟家乐的身边 他也不禁心惺动摇起来。 钟家乐假装咬着牙, 说: “没事,没事, 只是血压高了一点今天可能得提早回去休息。” 张美娜体贴地用她的拇指按压钟家乐的太阳小嫩穴, 说: “有没有好一点?”张美娜那一对小尖奶在钟家乐眼前晃动着 钟家乐的血压飙得更高了他快把持不住了。 于是,钟家乐赶快把张美娜轻轻推开, 笑着说: “美娜!谢谢你, 好很多了。 好了,我还要打几通电话,等一下有事再叫你。” 张美娜出去以后,钟家乐马上下载了家里的监视录影, 把它烧成光盘交待了公事就出发去找张文宾了。 钟家乐一面开车,一面在心里盘算着。 钟家乐听说张文宾原来在别的学校任教,因为引诱未成年学生发生性行为, 才被调到程施媚的学校。 他也听说张文宾和现任校长是师院的同期同学, 常常帮校长处理一些疑难杂症颇得校长重用。 后来,张文宾等那名学生毕业后,他就和元配离了婚, 娶了那位学生。 钟家乐在学校办的亲子活动中看过那位再娶的太太, 她是个具有魔鬼身材的大美人应该说是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性伴侣, 只是眉宇之间不时闪过一丝不安与哀愁的阴霾 也不晓得她为什么会被张文宾勾搭上床。 钟家乐到了学校,直接闯进了张文宾的办公室, 只见他正红着脸盯住电脑荧幕钟家乐知道这个浑蛋一定是在今天早上张文宾他的睡房里拍照的成果。 张文宾听到有人进来,赶快关掉荧幕。 一看是钟家乐,整个人愣了一会儿,才堆起一个笑脸迎上来。 张文宾说: “哦, 你是程老师的先生!请问有什么贵干?”钟家乐说: “哼!有什么贵干?你心里清楚。” 张文宾说: “你说什么?有话好好说!”钟家乐不想和张文宾多废话, 他把光盘放进张文宾的电脑播放。 刹那间,淫靡的春色便充满了整间办公室。 张文宾结结巴巴地说: “这!”钟家乐盯着张文宾, 问: “这个债你打算怎么还?”张文宾说: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 你说怎么办 就怎么办吧!”钟家乐说: “好, 倒是一个敢做敢当的汉子。 我只要求个公平, 就在你家让我也操一操你的老婆吧!”张文宾说: “这!”钟家乐说: “还这什么这的!”张文宾说: “我老婆不晓得同不同意。 还有,我家有小孩,看到了不好。” 钟家乐说: “这是技术性的细节, 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你自己解决吧!今晚六点, 准时到你家索债。 你别想和我玩花样,老子不爽的话,连你以前的肮脏事我一块儿帮你向媒体爆料!”钟家乐说完就大步离去。 钟家乐回到公司处理公事,顺便邀了他的襟兄林文凯参加今晚的盛宴。 林文凯自然是喜孜孜地答应了。 六点整,钟家乐和林文凯准时按下张文宾家的电铃。 张文宾出来应门,一看到是钟家乐和林文凯, 他小声的说: “两位大哥我是不是改用现金抵债好了?”这时张太太在家里, 也探头出来 说: “什么人啊?”林文凯一看到张太太清新秀丽的容貌和前凸、后翘妖冶的身材, 吞了一大口水他推了张文宾一把, 说: “主任, 你别太不上道把场面弄得太难看了。” 张文宾看到林文凯凶神恶煞的样子,一下子矮了半截, 退回家里也不知道要怎么向他太太解释。 钟家乐把光盘放进去他家的影碟机,播出早上那段春色无边的保全录影给大家看。 林文凯看得目瞪口呆,口水直流。 钟家乐狠狠地说: “夫债妻还,今天我们是连本带利来讨这笔债的。” 张太太那一对充满怨怼的眼光瞪向张文宾, 说: “你夜路走多了终于见到鬼了。 平常你欺负善良的女学生,她们不敢声张,没人奈何了你。 今天人家老公找上门了,你说该怎么办?”这时候张文宾跪在地下, 一个头磕得像捣蒜一样拜托钟家乐和林文凯改用现金抵债。 钟家乐二话不说走到张太太身边,他一把就搂住她往卧室走。 钟家乐一只手从张太太洋装的领口伸进去,一把抓住她的乳房。 张太太那丰满尖挺的乳房马上在钟家乐的手里好像充气变大了。 张文宾想要起来抵抗,两三下就被林文凯打在地下, 把他铐在床尾的柱子。 张太太在钟家乐怀里虽然用力挣扎,但是, 钟家乐可以感觉她有一点半推、半就的意思。 张文宾继续替他太太求情, 说: “拜托你们, 我真的爱着我的太太。 这件事和她无关,你们就高抬贵手放过她吧。” 。 钟家乐一边把手游移在张太太的身上大吃豆腐, 一边愤愤地说: “哼!你爱她?你爱她最好。 你如果不喜欢她,我还不想要呢。” 张太太被钟家乐摸得满脸臊红,两腿发软。 林文凯在一旁已经脱去他的衣裤,露出他暴怒勃起的男根, 也走向张太太。 张太太一是看到林文凯的大肉棒,一是眼见情势已无法挽回, 便恨恨地看着张文宾 说: “算了,今天我就替你还了这笔债, 看你以后会不会收敛一点!”张太太接着转身对钟家乐和林文凯 说: “两位大哥今天请尽情享用。 但是务必手下留情,不要伤了小妹。” 钟家乐和林文凯搂着张太太, 同时说: “那是当然。” 钟家乐和林文凯把张太太抱到床上,钟家乐开始亲吻着她, 脱去她的衣服。 张太太一面回应钟家乐的热吻,一面弓起下身, 配合着林文凯让他脱下她下身的裙子和内裤。 张太太才二十出头,身体充满弹性。 白白净净的阴阜高高隆起,只长着几根稀疏的阴毛。 张太太的乳房像静香一样浑圆丰满,又像程施媚一样坚挺充满弹性。 她的腰身纤细,毫无一丝赘肉。 钟家乐从张太太激情回应的热吻,他可以感觉到钟家乐其实是一个性饥渴的女人。 钟家乐心想: “今天我们讨债,反而便宜到你这个小淫妇了。” 林文凯已经把他的嘴巴凑张太太的阴户, 啾啾有声地吸啜她的阴核。 张太太轻唿着说: “嗯!嗯!嗯!好舒服!”钟家乐禁不住张太太爆乳的诱惑, 也低头轻轻的啃她粉红色的乳头。 张太太继续呻吟着说: “嗯!嗯!嗯!好舒服。” 钟家乐从张太太充分享受他们两个的前戏看来, 他想她是一块尚未充分开垦的宝地。 于是,钟家乐和林文凯更卖力地开垦着。 钟家乐说: “我们的功夫和你老公比起来怎么样?”张太太抬头看了看被铐在床尾的老公, 悻悻地说: “别提了他只在乎占有,根本不懂珍惜我, 也没办法满足我。” 张文宾羞愧地回应着说: “别说了, 别说了别再说了!”张太太接着捧着钟家乐雄伟的男儿根, 像见到久违的朋友一般热情的爱抚着。 她一手掂着钟家乐睾丸的份量,一手就把他的鸡巴塞进她的樱桃小嘴, 活像一个饥饿的婴儿用力的吸吮着。 林文凯一面舔着张太太的阴蒂,一面把他粗长的中指伸进去她的阴道里抽插着。 张太太豁出去了, 她大声地淫声浪叫着说: “哦!哦!嗯!爽死我了!哦!”张太太忍不住了, 翻身骑上钟家乐的腰身。 她一手抓着钟家乐的鸡巴,一手掰开自己的阴唇, 对准了就坐了下去。 可能是张太太初尝巨型的男根,一阵痛楚, 她只坐了一半就打住了。 张太太进退两难,用愣愣的眼神看着钟家乐。 钟家乐用安慰的眼神鼓励的说: “噢!张太太!慢慢来, 一会儿你就会习惯的。” 张太太终于展开开朗的笑靥,她童心未泯地上下挪动她结实的臀部, 用她小小的嫩小嫩穴紧紧地套弄钟家乐的鸡巴。 钟家乐也爽到不行, 忘情的嘶吼似的说: “哦!哦!”张太太看到钟家乐那满足的表情, 更卖力的摆动双乳上下套弄钟家乐的男根了。 钟家乐问: “还痛吗?”张太太摇头笑着。 钟家乐问: “舒服吗?”张太太红着脸, 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钟家乐翻了个身,采取主动把她压在钟家乐的胯下。 钟家乐温柔地抽插着张太太那紧绷的阴户, 她的双手紧紧环抱着钟家乐把嘴唇凑上来,要钟家乐亲她湿热丰厚的双唇。 张太太说: “哦!哦!嗯!操死我了, 哦!哦!”张太太一边享受着钟家乐温柔的抽插和热吻 一边用手撸着林文凯的大肉棒很贪心地瞅着它。 钟家乐问: “想试试吗?”张太太羞赧地点点头, 说: “嗯。” “你!你!”张文宾看的气得说不出话来。 钟家乐下来,换林文凯骑上去操她。 钟家乐示意林文凯要温柔一些。 当林文凯火热的龟头顶着张太太的阴户时, 她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 “哦!嗯!哦!啊!哦!”张太太用感激的眼神 捉起钟家乐的男根又塞进她的樱桃小口用力的吸吮。 当林文凯的大肉棒一点、一点的进入张太太的阴道, 她弓起了下体一声、一声的娇嗔的说: “嗯!哦!操死妹妹了!”林文凯说“哦!哦!你的小小嫩穴夹死我了!哦!哦!你好会吸哦 哦!爽死了!”张文宾也忘了他被铐在地下 忘神地看着钟家乐、林文凯和他的太太他们三人激情的演出。 谁也忘了来来回回战了多少回合,终于他们三人都虚脱在床上, 抱在一起。 张太太噼开双腿,她一手抓着一根大肉棒, 躺在钟家乐和林文凯的怀里两腿之间的阴户滔滔不绝流出白花花的精液和她的骚水。 这时大门忽然打开了,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穿过客厅经过大开的房门,她看到这难堪的一幕, 说: “啊!爸爸?阿姨?爸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钟家乐欠起身子, 看看来人。 他的心里暗叫: “糟了,怎么是她!”同时, 惊慌的张美娜说: “钟总怎么是你?”钟家乐硬着头皮下了床, 他顺手抓了床单围着下体,走向张美娜。 张美娜看着钟家乐结实的胸部和腹肌,还有那仍然挺起的帐篷, 羞答答地红着脸低下了头 说: “钟总,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钟家乐紧拥着张美娜走向客厅, 把早上那段春色无边的保全录影播放给她看。 钟家乐解释着说: “这是今天早上你父亲迷奸我的老婆, 也就是他学校的程老师的监视摄像录影。” 随着迷奸情节的发展,看得张美娜脸红, 她不禁依偎在钟家乐的怀里。 张太太站在钟家乐和张美娜身后, 悻悻地说: “这就是你所尊敬的爸爸的真面目。” 张美娜回头看到林文凯搂着张太太,两个人仍然赤裸裸地用一条床单紧紧地包在一起, 站在他们的身后。 张太太说: “以前我刚嫁过来的时候, 你总以为我破坏了你们原本和乐的家庭。 你不明白,也不相信我也是你父亲魔掌下的受害者。 每次我听到外面的风风、雨雨,质问你的父亲时, 你都替他辩白帮他说话。 现在总算让你看到他的真面目了。” 张美娜眼睛仍紧盯着煽情的画面,吞吞、吐吐地对张太太, 说: “阿姨对不起!我错怪你了。” 当张美娜看到完全不省人事的程施媚, 根本不知道她下面插着一根陌生的男儿根还扭着她的臀部, 配合着张文宾鸡巴的抽插而摆动着。 未经世事的张美娜早已酥软在钟家乐的怀中, 她着含情脉脉地对钟家乐 说: “那!那!那你们就找我阿姨报复?”林文凯说: “这全要怪你的父亲!”张美娜说: “我能不能也替我的父亲还这笔债呢?”其实, 从张美娜身上散发出来的处子之香早已令钟家乐心旌动摇把持不住。 他的双手探向张美娜的双峰,用他的指头轻捏她的乳尖, 从张美那未经人事敏感的乳头马上伴随着一声娇哼挺立起来。 钟家乐说: “这还得问过我的老婆才行。” 张太太说: “那你就打电话问呐!”钟家乐说: “这还是当面问她比较妥当。” 于是,他们一行人便穿好衣服,准备出发。 张文宾在地下嘶吼似的说: “不行啊!一切到此都够了, 美娜你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们看着张文宾虽然双手被铐 他已经泄了一裤子的精液在他的裤底。 张美娜对着她父亲鄙视地说: “哼, 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听你的话了。” 跟着,张美娜就和钟家乐、林文凯、张太太一起往外走。 到了钟家乐家,一整天卧病在床的程施媚, 精神已经好多了。 程施媚看过录影,又听到他们刚刚发生的情景, 已经被撩拨得性致勃勃了。 钟家乐问: “施媚!你看怎么样,你答应我接受美娜的处子之身吗?”程施媚看到林文凯也在场, 她想到又可以再次品尝林文凯那一根大肉棒。 所以, 她也便顺水推舟、故作扭捏的说: “好啦, 今天可便宜了你。 可是下不为例哦!”于是,他们一行五个人便相拥向主卧室走去。 程施媚在把按摩浴缸放满水的同时,张美娜害羞地站在一旁, 手足失措任凭钟家乐和张太太一起除去了她全身的衣物, 一个处女白里透红、皮肤紧绷的裸体便呈现在大家眼前。 张美娜一手掩着胸前刚发育成熟的娇乳, 一手掩着被稀疏的阴毛覆盖的阴阜弯下身子便赶快坐进浴缸, 其他的人也同时滑进春色无边的浴缸。 张美娜躺在钟家乐的怀里,任由钟家乐的双手在她身上贪婪地探索。 钟家乐轻轻捏着她尖挺紧绷的双乳,一手慢慢伸向她的两腿之间。 她主动地微微打开双腿,接受钟家乐用手指挑逗着她的阴核。 张美娜那初经人事的阴户,早已汩汩地渗出浓滑的淫水, 小嘴也不断娇哼着说: “嗯!嗯!嗯!”而程施媚早已被林文凯搂在怀里 接受他肆意的轻薄她纤长的手指套弄着林文凯那暴起的男儿根。 林文凯也嘶吼似的说: “哦!哦!好舒服!哦!”张太太依偎到钟家乐的身旁, 她把她那一对丰满的双乳塞到钟家乐的嘴里让他吸吮。 而 钟家乐教张美娜腾出一只手,抠挖着张太太的阴道。 张太太前后后扭动着丰臀, 忘情地叫着说: “哦!哦!哦!”透过弥漫的水汽看过去, 这淫靡的景象更淫靡了甚至变得有点虚幻不真了。 每个人都尽情娇嗔淫叫,或嘶吼呐喊着。 钟家乐一把从水里把张美娜捞起来,抱到床上。 他低下头去,轻轻嗑着她未经人触碰,娇小嫩红的乳头.钟家乐一亲到她的乳头。 张美娜马上弓起身子,轻扭着她的臀部。 钟家乐把他的那一根大肉棒对着张美娜阴唇之间潺潺的淫水, 一下就戳进去她的小嫩穴她轻唿一声痛,便全身哆嗦, 把钟家乐搂得更紧了。 钟家乐轻轻抽送着钟家乐的男根, 一边在她耳边说: “忍耐一下就好了。” 张太太这时凑到他们身旁,教张美娜抬起双腿, 在她的屁股下面垫一个枕头让她窄小的阴道更能迎合钟家乐的抽送。 钟家乐转头看看他的老婆程施媚,只见林文凯正埋首在她的双腿之间, 卖力地吸吮她的阴蒂。 钟家乐的老婆在他的眼前被她的姊夫肆意地轻薄, 放浪形骇地淫声浪叫着说: “哦!哦!你好会吸哦!哦!爽死了!”张太太也弯下腰 用她的樱桃小口含着钟家乐的睾丸。 钟家乐说: “哦!哦!好舒服哦!”随着钟家乐慢慢的抽送, 张美娜的淫水越流、越多她眯起双眼,享受男根在她的阴道第一次的进进、出出。 钟家乐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龟头的边缘刮着她阴道里一道、一道的皱褶, 每刮过一道皱折就引起张美娜的阴道一阵收缩。 张美娜说: “哦!哦!哦!家乐哥哥!操死妹妹了!”配合着张美娜的淫叫, 钟家乐慢慢戳得更深入了。 钟家乐问: “还痛吗?”张美娜微睁双眸, 咬紧双唇摇摇头,接着挺起腰身,就把她修长洁白的双腿缠上钟家乐。 她两脚一夹,反而把钟家乐的阳具吸得更进去。 钟家乐的大肉棒每次的挺入,他都能感觉到他的马眼已经顶到张美娜的子宫口。 张美娜不断收缩她的子宫口,吸吮钟家乐的马眼。 钟家乐说: “哦!哦!我好喜欢操你的小嫩穴, 哦!”张美娜热情地回应的说: “嗯!嗯!哦!哦!家乐哥哥也把我操死了!”。 过了一会儿,张美娜夹紧她的双腿,翻起白眼, 从她的阴道射出浓热滚烫的淫水紧紧裹着钟家乐的男根。 张美娜说: “哦!哦!我出来了!出来了!钟总, 我终于如愿以偿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你。 我没有猜错,你终于没让我失望,让我享受到美好的第一次。” 钟家乐趴在张美娜身上,紧紧搂着她, 嗅着激情过后从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处女的芳香。 张太太仍俯身在钟家乐的两腿之间,吮吸着钟家乐的睾丸。 钟家乐翻身从张美娜身上下来,张太太一下就骑到钟家乐的身上, 很熟练地掰开她的阴唇对准了钟家乐的阴茎, 屁股一沉就让钟家乐的阴茎全根尽入她的小小嫩穴。 张太太说: “呜!嗯!嗯!”张太太甩动一头秀发, 晃动她的双乳一上、一下地用她的阴唇套弄钟家乐的鸡巴。 张美娜转头看看程施媚,她发现程施媚也正甩动一头秀发, 晃动她的双乳一上、一下地用她的阴唇套弄着林文凯的大肉棒。 程施媚的性器对林文凯的性器已然不再陌生, 她的阴唇紧裹着林文凯的鸡巴很有默契地随着大肉棒的进进出出而一挺、一送, 小阴唇都被操得翻出来了。 程施媚越来越玩得开了,居然在钟家乐面前不再羞赧, 而放荡形骸地浪叫着说: “哦!哦!我好喜欢姊夫的大鸡巴操我的小嫩穴!”林文凯在下面 也配合张美娜的骑乘向上顶着她的花心。 他斜眼看着钟家乐, 问: “施媚!你比较喜欢给姊夫操?还是给你老公操?”程施媚含情脉脉地看着钟家乐, 说: “两个都喜欢我的小骚穴喜欢给你们两个一起操!”一波波的淫声浪语引起钟家乐蓬勃的性致, 钟家乐也不甘示弱顶起他的下身,把他的鸡巴挺向张太太的花心。 张太太娇喘着趴到钟家乐的身上, 说: “哦!哦!哦!我出来了!”张美娜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而钟家乐也觉得他快出来了,便把张太太推开, 示意张美娜骑上来。 张美娜害羞地一直低着头不敢骑上来,钟家乐只好起身, 把张美娜按到床上用手指往她的阴户一探,只见张美娜的两腿之间早就淫水横流。 钟家乐弯下腰用嘴巴吸吮张美娜樱桃色的阴核, 她马上弓起身子让她的阴蒂接受钟家乐舌头的拨弄。 张美娜也用她的樱桃小口含着钟家乐的鸡巴, 用她的舌头舔钟家乐的马眼一阵酸麻的感觉马上穿过钟家乐的背嵴。 张美娜说: “哦!哦!家乐哥哥,我受不了了, 快进来吧!”钟家乐应声翻身上马张美娜把她的腿盘上钟家乐的腰, 轻轻把臀部向上一顶就把钟家乐的龟头吸进去了一半。 钟家乐顺势往下一沉,顺着滔滔不绝的淫水, 钟家乐的男根马上连根而没消失在萋萋嫩草之中。 张美娜的小嫩穴把钟家乐那一根大肉棒包得紧紧的, 他们两个人不禁同时发出一声长叹: “哦!”、“哦!”钟家乐这一次不必再顾忌张美娜开苞的痛楚 他开始用力做起活塞动作。 随着钟家乐鸡巴的一进、一出,张美娜也呻吟起来了。 钟家乐转头看着旁边的战况,他看见林文凯正大力地抽插着张太太。 张太太浪叫着说: “哦!哦! 哦!操死妹妹了!”。 程施媚这时已经躺在张美娜身旁,她一面睁大双眼看着钟家乐干着张美娜, 一面搓着自己的双乳一面打开她的双腿等着钟家乐的抽插。 钟家乐见状抽出他的鸡巴,插进程施媚的体内。 程施媚把她的腿盘上钟家乐的腰,轻轻把臀部向上一顶, 就把钟家乐的龟头吸进去她略微松弛的小小嫩穴。 然后,程施媚把两腿一夹,转动她的翘臀, 把钟家乐的鸡巴包得紧紧的她的子宫口一口、一口吸着钟家乐的马眼。 钟家乐嘶吼似的说: “哦!哦!哦!夹死我, 爽死我了!”钟家乐终于把浓浓的精液泄到他久违了的老婆那体内。 程施媚也大声浪叫着, 说: “哦!哦!亲老公!操死妹妹了!”跟着, 程施媚翻了白眼一泄如注。 而林文凯从后面紧紧搂着赤裸裸的张太太,仍然把他的大肉棒插在她的体内。 张美娜和程施媚她俩人一左、一右抱着钟家乐, 两人同时揪着钟家乐的大鸡巴他们三人相拥而卧, 沉沉的睡去。 而以后的日子,张太太和张美娜经常地去到钟家乐的家里, 母、女俩人经常和钟家乐一起干着那吃棒、操穴的淫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