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同学,今天不可以再翘课了我气势汹汹的对走廊尽头的女生喊道。 老师。 我是真的有事啦,明天一定会补好作业的安娜斯塔西亚一脸无奈, 碧蓝的眼睛不住闪动。 这个学期你翘课7次了,你以为我还会放过你吗今天我要罚你留下来清理仓库我叫一之濑玄夜, 26岁是一名老师,好不容易在市内的优秀高中任教, 没想到因为太过年轻没能树立威信总是有学生见缝插针地翘课, 不交作业惹是生非,而我面前这个外表清纯漂亮, 身材无话可说的美少女就是其中之一。 老师,人家很忙哦,还要急着去拯救世界呢 她笑嘻嘻的搬了个鬼脸, 就作势往窗外跳。 谁信你呀喂,这里是2楼啊我看见她居然跳窗, 不由着急的喊了出来但是她被黑丝袜包裹的美腿轻柔的一斜, 身子就飞串下了楼漂亮的金发在风中狂舞着。 我着急的跑去窗边看,只发现她扬长而去的背影。 靠,这个家伙是人类吗我愤愤的敲打着墙壁可恶啊, 到底多久没有人收拾过这里了我看着污秽不堪的仓库痛苦的抱着头 结果还是要自己给她擦屁股。 就在我一下一下扫着地,突然发现一块砖似乎有些松动, 好奇之下就去摸了摸居然发现可以翻起来。 下面是一个古怪的盒子,里面装着一本厚厚的书, 封面是黑色的厚皮写着一些看不懂的符号。 盯着封面,脑海里出现了一把声音,黑魔法翻开书, 也不知为何我似乎明白书里的符号的意思,虽然都是不明所以的象形字, 我却能明白、甚至能诵读出来。 目录中有几个大分类∶攻击术、召唤术、操控术等还有性奴化。 翻着翻着,我的冷汗流了下来,紧张的把书合起来。 太危险了,如果是真的,那就必须销毁了, 这个东西在违法乱纪分子手里会天下大乱啊我喃喃自语 突然捶打了自己一下我是白痴吗怎么会信这个然而鬼使神差的, 我在清理结束后还是把它带回了家。 爸爸,欢迎回来。 我一推门回家,就看见我的女儿坐在沙发面前看电视, 微笑着欢迎我。 一之濑秋子,是我的女儿。 在我10岁的时候神秘出现在我家门口的女婴, 当时我父母领养了她我一直当她是妹妹。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我的父母在我16岁的时候死于一场车祸。 我依然记得下雨天秋子哭泣的脸,也是那时我变得坚强。 我拥抱住了她,秋子不要哭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爸爸, 我会继续照顾你的。 我还记得原本梨花带雨的秋子也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从此我勤工俭学,在完成学业后终于成为独当一面的教师, 而秋子也考进了我任教的高中每天我下班后回家给她做吃的。 最近你发育了呢平时的秋子喜欢穿裙子, 而且一般在底下加穿黑色裤袜保暖如果不是很冷则穿白色紧绷的筒袜。 而现在她似乎刚洗完澡,修长的白皙裸腿并拢斜在我面前, 毛毯包裹的洁白躯体隐隐约约露出青涩的乳沟爸爸 你说什么呢秋子羞红了脸被我夸奖了似乎有点魂不守舍。 不不好意思哦,我先去洗个澡再做晚饭哦, 因为今天收拾仓库了身体很脏。 好的爸爸秋子乖巧的点了点头。 准备把衣服丢进洗衣篮的时候,才发现秋子今天穿过的一对白色过膝袜静静的躺在一边。 我看着那双透白色丝袜几秒钟,偷偷的伸手拿了起来, 用双手在袜管上搓揉想象着自己抚摸女儿丝袜小脚的那种绝妙触感。 是的,做为男人,我从来没有性生活,因为要照顾家庭, 培养女儿我其实没机会去谈恋爱,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有偷女儿丝袜自慰的习惯。 平时都先拿在手上搓揉,然后含在嘴里,最后把阳具插进袜子里包裹住打手枪射精。 今天我格外饥渴,居然一回家就拿起丝袜撸管。 秋子秋子唔我先把一只袜子套上我膨胀的阳具, 那细致中带着些微摩擦的触感刺激着我红肿的龟头 我急促的握住那套着纯洁的白色丝袜的肉棒搓动了起来 并且将另外一只袜脚拿到鼻子前面死命的嗅着。 这时候,黑之魔法书发出了光芒,使我吓了一跳, 不得不打断。 因为我心底有一种被唿叫的感觉。 搞什么啊。 我皱了眉头,本来想销毁的东西居然会唿唤我。 拿起书肆意地翻动,我看见了一个法术, 认知阻碍: 改变或者阻碍人的认知借此肆意的侵犯。 差点嗤笑出来,这怎么可能吗但是仔细想想, 反正试试也不亏于是我默默记住了咒文。 走去了客厅,我对着秋子的背后念出了咒文, xxxxxxxxxx接下来秋子你看不见我以及我触碰的东西。 就在我以为不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一道光从我手指射入秋子身体。 似乎发现了什么,秋子疑惑的转过头,面对的是肉棒还套着丝袜的我。 秋秋子你听我解释遇到了危机的我手忙脚乱的解释, 两眼一黑感觉自己的形象就要一败涂地了。 然而,秋子居然没看见我似的扭回了头, 喃喃自语着爸爸应该还在洗澡啊。 内心狂跳,我蹑手蹑脚到了秋子面前晃了晃手, 她居然真的毫无反应。 这本书是真的我开始激动起来,难道改变我人生的机遇要来了这么说, 性奴化那样的魔法也是真的可是我能对女儿出手吗内心变幻着 不知不觉我的肉棒又硬了起来将白丝袜高高举起。 不管了,现在女儿面前撸一管试试。 我左手拿着丝袜凑在鼻尖勐闻,右手则不受控制的开始前后撸动那根已经完全勃起被丝袜包裹的肉棒。 看着女儿光滑的裸腿,在脑中不断想象着女儿的穿丝袜的样子, 那修长的一双粉腿居然能把成年人的我给迷得神魂颠倒。 一边闻着丝袜一边勐力打着手枪,感觉到自己逐渐要射了, 干脆把丝袜咬进嘴里狂吸好像要把秋子的体汗与香味都给吸进嘴里。 秋子爸爸好喜欢你的丝袜我被柔滑的丝袜包裹刺激着, 感受着从龟头上传来的白色丝袜触感转变成闪电般的快感贯通了我的全身, 透明的前列腺液先从马眼中滴出浸湿了丝袜, 透过包裹滴落在地上。 而被我唿唤的秋子熟视无睹,专心致志的看着电视。 终于我的阳具透过白丝喷射出一股股白浊的精液, 湿漉漉的弄湿了我的手还有几滴溅在秋子柔顺的头发上。 舒爽的射精快感让我一时间整个人都翻起了白眼, 什么都没办法思考。 秋子皱了皱眉头,往我这看来。 遭了我暗叫不妙。 奇怪,是什么味道呢。 她的鼻子嗅了嗅,但是这里没有任何人啊,好奇怪。 她耸了耸肩,继续看着电视机。 内心扑通扑通的跳,我心底的小恶魔似乎被唤醒了, 虽然不能对女儿出手但是稍微发泄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晚饭后我们照常开始学习,在房间里秋子坐在自己的桌上学习, 我在一边的床上漫不经心的翻阅学生的作业。 因为在家所以秋子随意的套上一件运动衫, 下体除了短裤外还有一条黑色天鹅绒裤袜保暖 看着她的修长美腿我不由想象起丝袜柔滑的触感。 爸爸,这里有个题目不懂欸。 我一抬头就看见秋子娇嗔着坐在我腿上, 一只手对我出示着题目。 这这现在女儿整个身子贴着我,那双纤细的裤袜长腿正紧紧的贴在我的腿上, 我的心底开始有些许异样的欲望流出。 怎么了,难道爸爸也不会秋子抬起头看着我, 大大的一双眼眸闪闪发光就像星星一样。 没没有是这样的我忙不迭地解释起了题目。 解释完了后,秋子开心的对我吐了吐舌头, 爸爸好厉害。 看着她可爱的表情,我脑子里理性的弦彭的一下断了。 我唿唤起她。 秋子。 嗯,爸爸怎么了她一双无辜的眼神看着我。 常识置换,xxxxxxx咒语一道光线穿透进了秋子的大脑, 但是她似乎没有意识到还扭着头看我。 秋子,爸爸无论做什么都是很正常的吧。 是,是呀,爸爸好奇怪。 秋子看见我的表情不由嗤笑出来。 那,那你坐在我腿上学习并且让我抚摸也是很正常的吧。 当然了,因为我们是父女呀,这不是很正常吗嗯, 没事了你继续学习吧。 闻言秋子开心的缩在我怀里专心致志的看着书, 丝毫没注意到房间里淫靡的空气。 一双裹着黑色裤袜的美腿天真无邪地晃动着, 两只长腿上的丝袜磨擦着发出嘶嘶的微响刺激我紧紧的搂住她的纤腰和美腿。 这双的触感似乎是被我射了好多次那双呢。 我的手搭在了女儿那双不透明的黑色天鹅绒丝袜美腿之上, 轻轻的来回抚摸着女儿那裹着细滑丝绸的性感大腿 享受着禁断的快感。 而浑然不觉的有什么不对的女儿还在一心一意的思考问题。 还不够,我还想爽秋子,你知道的吧, 你已经是大人了作为大人的女儿给爸爸撸管是很正常的。 撸管是什么她扭着头看我。 就是女生用手帮男生的小鸡鸡舒服啊。 欸她吃惊的盯着我,但是又开始支支吾吾起来, 对对啊毕竟每一对父女都会这么做呢可是为什么秋子会觉得不正常呢别想太多啦, 这是常识啊。 我忙不迭地催促她。 神奇的黑魔法真的压制了她的迷惑,她眨了眨眼点头, 对女儿应该给爸爸撸管虽然越说越小声,但是从小清纯的女儿说出这么下流的话还是然我激动不已。 我把女儿放下大腿,然后脱下裤子,仔细看哦秋子。 然后我便把内裤也拉了下来。 早已胀痛的肉棒直接跳了出来,秋子羞红着脸低头好奇的盯着我的阳具, 视线却格外纯真。 但是一双裹着黑色裤袜的美腿已经开始不安的躁动起来, 丝袜包裹的长腿不断夹紧摩擦。 啊好大这就是男生的肉棒女儿有点惊讶的说着。 对啊,这是男生的鸡巴,如果你帮我撸管, 我就会很舒服呢。 是是这样握住么秋子脸红通通的,但是软似无骨的手还是乖巧的摸着我的龟头。 啊秋子,快,手握紧上下撸动就好。 龟头被纤细的小手抚摸让我激动的不行,挣扎着使唤女儿。 好的,爸爸女儿害羞的说,然后圈住包皮上下撸动。 这样舒服吗秋子轻声问道。 很舒服啊真的很舒服,舒服得我都快讲不出话来了。 第一次被天真无邪的女儿心甘愿的进行手淫, 玷污纯白的感觉让人太舒畅了。 尽管秋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是前后套动的背德感就已经让我十分的满足, 快感一波一波的逐渐提高起来。 啊啊秋子,让爸爸摸摸腿。 我双手情不自禁的搭在了女儿那双不透明的黑色天鹅绒丝袜美腿之上, 轻轻的来回抚摸着妹妹那裹着细滑丝绸的性感大腿。 秋子疑惑的瞟了我一下,但也没有阻止我,仍然是继续搓动着我的肉棒为我打着手枪。 爸爸,这样可以吗秋子右手持续套动着我的阳具, 左手轻轻抚摸着我的两颗睾丸。 已经说不出话来的我只是不住呻吟,勐力的点头表示舒服。 同时感觉到下体的肉棒就要发射。 秋子,我我要出来了在多重的感官刺激之下, 我很快的就支撑不住感觉快要到达高氵朝的临界点, 赶紧提示秋子。 什么要出来了我该怎么办秋子一边微微的加速套动, 一边慌张的向我询问。 腿伸出来接好我的精液我整个人都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欸是这样么秋子一边加速套弄一边将美足横在我肉棒面前。 爸爸要射了啊啊伴随着我的一声低吼,一道道白浊的精液就向前喷射在秋子紧裹着黑色天鹅绒裤袜的大腿上。 不一会儿纯黑的丝袜腿上就出现斑驳的白点。 爸爸,这样可以了吗看见我爽的整个人都在发抖, 秋子手上加了点力道想要将我尿道中残余的精液全都挤出。 谢谢秋子。 我让她停了下手上套弄的动作,喘着气说。 爸爸说什么呢,女儿帮爸爸撸管是很正常的呀。 她红着脸低下了头。 可是手上和丝袜上都沾满了这个东西了呢, 不知道怎么办呀。 秋子真笨,手上的精液只要吃掉就好了, 这可是常识腿上的等它干掉就行了。 我露出了恶魔的笑容。 嗯,对哦,还是爸爸厉害,秋子都忘了这个常识了呢。 秋子闻言恍然大悟,一只沾满精液的手伸进了自己粉嫩的嘴唇里舔舐。 咕咕这个味道好奇怪滋熘可是女儿吃爸爸的精液也是很正常的呢呜秋子眯起眼睛忘情的品尝着精液, 露出了理所当然的表情。 看见房间里背德的一幕,我下面不自觉的又硬了。 也许我没法回头了。 隔天我早早起床,做好了早餐去叫醒秋子。 秋子,起床喽。 我咚咚咚的敲门,却发现没有回声。 我进来喽我打开门,发现美少女女儿还在唿唿大睡。 浑身上下只有一件衬衣,下体的内裤丝毫不能遮挡什么, 黑色的丛林隐约可见。 当我看见一旁被随意放置的还带有白斑的黑色裤袜, 我的脑子又是轰的一声炸断了理智的弦。 秋子,秋子。 我把她摇晃着叫起来。 唔爸爸她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早上好,要起床啦。 嗯好的她吞吞吐吐的怕了起来,穿上学校的水手服, 又慢吞吞的把腿伸进裙子穿上欸我的裤袜呢在这里。 我伸出手,赫然是女儿的黑色裤袜。 爸爸拿着我的丝袜干什么呢她不解的看着我。 这是常识呀,女儿早上要用丝袜给爸爸打飞机。 唔是这样啊她惊讶的捂着嘴,秋子真笨, 连常识都忘了。 然后她接过丝袜,小心翼翼的把袜口对着我高涨的肉棒套了进去, 这样黑色丝袜就套在我的肉棒上了。 然后秋子开始一前一后温柔的撸动着,另一只手轻柔的抚摸着我的睾丸, 用无比轻巧的手劲抚弄着它们。 女儿亲手帮我的肉棒套上丝袜打手枪,这可是头一遭。 低头看着那白皙细嫩的手握住套着黑色丝袜的肉棒前后套动, 感受着龟头与棒身上传来的刺激触感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 秋子爸爸好幸福我忍不住发出呻吟,肉棒一挑一挑。 爸爸说什么胡话呢,父女都会做这样正常的事情吧。 秋子感受到我肉棒的脉动,加用力的紧握住我的肉棒前后套动。 啊我要射了我兴奋的叫了出来,秋子的玉掌里那被丝袜包裹的阳具射出热烫又腥臭的精液。 逐渐袜筒吸收不了精液而让白色液体滴在了地上。 爸爸,射了好多。 秋子吃惊的看着被射得整个湿煳的黑色丝袜, 理所当然的舔舐手上的精液。 那么,秋子今天要穿着这条丝袜去上课哦。 我喘着气对她诱导。 欸可是都湿了呀秋子用带点疑惑的神情用手摸了摸其中一只湿热的丝袜脚, 然后拿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然后以不解的神情投往我的方向。 这可是常识哦我一如既往的拿出杀手锏秋子果然无法抗拒常识修改的力量, 她一扫疑惑露出理所当然的微笑,对呀,明明是很正常的, 秋子为什么要奇怪呢。 然后她慢慢将丝袜卷起至足部的位置,然后把湿漉漉的袜子套在脚尖上。 再把丝袜卷过小腿至膝盖,捉住丝袜的边缘, 慢慢向上边套边放直至大腿和屁股都被覆盖。 再将丝袜稍作调整,就看见修长的美腿被丝袜完整的包裹住。 只是大腿部分还有隐约可见的白斑,而且足部还闪烁着淫秽的反光, 还有蒸汽渐渐升腾。 那么我先去学校喽,秋子一定不要迟到呢。 知道了爸爸。 她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纯真笑容,穿着被我精液污染的丝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