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先生下班回家,经过李师奶家门外时,下意识地站着细心聆听房门内的动静,细心聆听下,门内隠约传来一把女性的声音“呀!呀!呀!呀!”声音虽然微细,只要细心听着,偶尔还会听到一声高叫,高叫过后又是断断续续的低吟.张先生知道这声音是房内李师奶的叫床声,张先生也不是第一次听到的,好几次夜班回家经过李师奶家门外都会听到门内李师奶的叫床声.香港屋邨的房间设计粗略,房门又单薄,门内大声说话门外也听得一清二楚,何况在房内做爱,叫床声随时都会传至屋外.张先生站着不动十几分钟,房内低吟声还没终止,张先生下身阳具已怒挺着,因为怕被邻居发现在别人家门外偷听,于是急步回家了.张先生日间不用上班,间中也会在电梯内碰见李师奶,街坊见面都是点头打个招唿,鲜有交谈.李师奶外表和一般屋村师奶并无分别,个子不高,长发披肩,面貌清纯,一点也看不出淫荡的样子.李先生却很少碰见,也不知是什么模样,只听街坊说李先生每周带同女儿回来一次.张先生心想,听到叫床声的日子都不是周日,李师奶和谁在做爱呢???难道李师奶在偷汉???看着李师奶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张先生心中谜团难以解脱,每次听到李师奶的叫床声后都引发无限联想,把日间见到李师奶的印象转换成床上李师奶做爱的情境,当然也把AV的情节代入想像之中,想像着李师奶和男人吹萧,閪眼被阳具狠插,淫水四溢.张先生也幻想着和李师奶做爱,把李师奶压在胯下,尽显雄风,但始终停留在幻想阶段而矣.??李师奶的名字有个敏字,一般朋友都叫她做阿敏.今晚敏又如常地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房间没有开着灯,而房门亦没锁上,只是虚掩着,在漆黑的环境中静待龙的到来.龙就是屋村内的黑道人物,敏在屋村内被龙搭上,成了龙的泄慾工具.敏甘心作为龙的泄慾工具,主要是龙每次都能令敏高潮不,完全满足了敏在性方面的需要,敏每次同龙性交都可以忘我地淫叫,以至叫床声传至屋外也不为意.敏躺在床上等待着龙的到来,想着被龙奸淫的情境,阴道内不期然地分泌出淫水,淫水沿着阴道口流出,流过股隙沾湿了床单.敏在床上用双手抚摸着乳房,身体微微摆动,感受着抚慰带来的快感,嘴里发出轻微的淫叫.虚掩的门静悄悄地被推开了,一个黑影在门外闯入了敏的房间,只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接着是细微的脱衣声,黑影最后站在敏的床边,敏张眼看着黑影,黑影显示出龙的轮廓,敏伸出双手去触摸龙,龙亦同时伸出双手把敏拉起至床边,敏碰着龙的身躯,熟练地把龙低垂的阳具含在嘴里,龙双手抚摸着敏的头发,敏双手亦抱着龙的身躯,龙的阳具不停地在敏的嘴内吞吞吐吐,由软垂的状态迅即变成硬直,龟头亦完全仰起;龙由原先站在床边改为企在床上,敏跪在龙的胯前,用舌尖轻扫龙的阳具,由龟头扫至春袋,然后用嘴巴轻含着龙的春袋,再由春袋扫回龟头,舌尖不停地在龟头打转,继而又把整根阳具吞进口里;黑暗中只听到“雪!雪!”的吸吮声,龙闭着眼在享受着敏吹萧的技巧.敏有着一般良家煮妇不懂的吹萧技巧,在床上的淫荡表现比妓女还要优胜,这亦是吸引龙和她做爱的原因之一.“雪!雪!雪!”敏吹奏了三十分钟左右,龙的阳具已十分坚硬,龟头在敏的嘴边搞打着;龙觉得今天吹萧的感受差不多了,顺势把敏按在床上,敏双脚已自然分开屈曲高举着,充满淫水的阴道口完全张开准备迎接龙的阳具进入.龙的阳具在敏湿润的阴道口轻插两下,龟头已沾满淫水,接着龙把整个身躯压下,阳具亦齐根插至敏的阴道深处.阴道霎时被龙的阳具完全充实,敏从喉头深处发出满足的声音“呵”.龙的阳具在敏的阴道内稍停片刻后,立即改为有力的抽送动作,连续抽送百多下之后,敏阴道内的淫水被打至奶白色的胶状,随着龙阳具每次抽出的时候由阴道溢出,沾湿了敏和龙的阴毛,两人阴部交接处一片狼藉.敏在龙阳具抽送时不停发出淫荡的叫声,叫声随着龙抽送的力度时而低吟时而高哼,淫叫声亦刺激着龙的神经,刺激龙尽力满足敏的需要.抽插了四百多下时,正当龙要再发力冲刺,把阳具直捣至敏子宫颈时,龙的电话响起了,电话的响声打破了黑夜的寂静,也打破龙做爱的兴致.龙把插在敏阴道内的阳具抽出,赤着身子起床接听电话:“喂!边捻个臭四阻捻住晒!!”电话内传来:“龙哥,阿强呀!!隔离堂口个条捻样黎搞事,你快d黎帮拖打捻柒佢.”龙:“屌捻爆佢,阻住我屌閪,我即刻黎打捻爆佢,等我.”龙收缐后即刻穿回衣服,没有和敏打个招唿,怱忙走出房外.敏也习惯这种情况,有时龙出外一会就会回来,有时也不回来.敏赤着身体躺在床上,刚被挑起的慾火还在身上不断燃烧,阴道口还张开着,淫水不断地流出,空虚的感觉令敏极之难受.敏用右手抚摸阴道,左手抚摸乳房,试图以自慰的方式解除心中的慾火,嘴里不断发出轻轻的呻吟...... 张先生如往常一样下班经过李师奶家门外,站着静听门内动静,站了数分钟也听不到什么,心想今晚李师奶没和别人做爱了,正当准备回家时,张先生发现李师奶家大门没有完全关上,还留着一缐门隙,房内一阵阵阴凉从门隙渗出,张先生透过门隙向屋内张望,内里一片漆黑;张先生不知那来的胆量,伸手推开了大门,闪身走进了李师奶家里,顺手把大门虚掩上.站在李师奶家里,张先生的心砰砰跳动,在寂静的房内听到由床上传来低迷的呻吟声,声音低迷得站在门外也听不到.张先生循着声音探索,暗中发现床上一个黒黑影在摆动着身体,低吟声亦是由这黑影发出.张先生知道床上的黑影就是李师奶,张先生静听着李师奶自慰发出的呻吟,下体自然地有了反应,阳具隔着裤裆怒挺着,感觉非把它释放出来不可;此时张先生也不理后果,把身上的衣服全脱掉,赤裸裸的走至李师奶的床前准备把李师奶强奸.敏正苦苦地从自慰中找寻快感,冷不为意一个黑影跳上床来,敏下意识以为龙回来了,双腿张开迎接着龙的阳具;张先生跳上李师奶的床,本想李师奶会挣扎,郄见李师奶张开双腿配合着,张先生也不多想,俯下身躯便把阳具直插进李师奶阴道内,张先生想不到李师奶的阴道如此湿润,在毫无障碍的情况下直插至李师奶阴道深处;此时敏已感觉到压在身上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双手试图推开身上的男人,但迅即被那男人把双人按实在床头,开始时以为是龙回来了,身体摆出迎接的姿势,被那男人轻易以阳具插入阴道,现在想摆脱也不成了;那男人把敏双手按实在床前,阳具开始有节奏地抽送,阴道传来的快感使敏很快放弃了反抗,双腿依然保持张开迎合着这陌生男人阳具的抽送.张先生梦寐以求的一天终于来临了,胯下正压着李师奶,阳具在李师奶阴道内来回抽送,耳边开始传来李师奶低迷的呻吟声;张先生察觉到李师奶已放弃抵抗,慢慢放开捉紧李师奶的双手,把李师奶臀部抬高,双腿分开搁置在自己的大腿上,使阳具更深入地在李师奶的阴道内保持着抽送动作,双手抚摸着李师奶胸前双乳,玩弄着李师奶的乳头.敏的乳房被陌生男人搓揉着,乳头发硬引发的快感也一阵阵传至脑中,双手虽然已被放松,敏没有改变姿势,双手依然高举在床前,双腿跨在陌生男人的大腿上,任由这陌生男人奸淫;这陌生男人虽不及龙勇勐,阳具抽送的速度也不徐不疾,阴道不时传来的快感令敏持续发出低声的呻吟,暂时扑息了敏身上的慾火.张先生今天不知走什么好运,朝思暮想奸淫的李师奶竟然化作现实,李师奶赤条条地躺在张先生面前,任由张先生的阳具在她的阴道内进出.张先生以这姿势抽送了百多次后,双手把李师奶双腿勾起屈曲至胸前,张先生双腿向后,以双膝支撑着身体,下身完全压向李师奶分开的双腿使李师奶阴道口完全外露,这姿势使张先生的阳具每一次都能深深地插进李师奶的阴道内,直至子宫颈口;张先生鼓起全身的气力,一口气抽插了百多次,每次都冲击着李师奶的子宫颈口.敏被这陌生男人抬高只腿压至胸前,阴道口外露张开,大小阴唇也因勐烈抽插而向外翻出,淫水不断从阴道口内流出,湿润着陌生男人的阳具;敏阴道和子宫颈口同时受到连续勐烈的刺激,开始由低声呻吟变成高声的淫叫“呵!呵!呵!”头部不停左右摇摆,双手紧握着枕头.张先生虽看不到李师奶淫荡的样子,但从李师奶发出的淫叫声中也感觉到李师奶从做爱中获得的快感,李师奶的淫叫声不断刺激张先生加快抽插力度和深度,李师奶的子宫项口被张先生的阳具突破,每一次插入龟头都陷入子宫颈口内;敏感觉到阴道传来的快感愈来愈强烈,知道快要高潮了,发出的淫叫声愈来愈大,思想也开始纷乱,平日娴熟的外表消失,口中不停叫着“大力屌!屌!屌捻死我!!”张先生第一次听到李师奶讲粗口,脑中想着李师奶平日娴熟的样子,现在虽看不见李师奶淫荡的样子,但由于自己的性爱能力令李师奶陷入纷乱状态,感觉十分刺激;张先生阳具抽插力度不断加快,酸麻感觉开始由阳具的根部传至茎部,张先生知道快要射精了,狠狠地再往李师奶阴道内抽插了百多次,最后实在忍耐不住了,腰板一挺,阳具直抵至吴师奶阴道尽处,把龟头套入李师奶子宫颈口内,精液全数射进李师奶的子宫内.射精的快感使张先生不自禁地发出了哮声,张先生惊觉发出声音怕被李师奶认出,即时忍着不再发声了.敏被这陌生男人奸淫至高潮来临,阴道强烈收缩着的快感一波一波传至脑海,不自禁地忘情淫叫“呵!呵!呵!呀!”子宫颈把陷入的龟头完全套着,烫热的精液射进子宫一刻,全身感觉像痉挛一样,高潮的快感令敏陷入失神状态.敏全身瘫软在床上,子宫颈吸吮着陌生男人龟头残留的精液.张先生把精液全射进李师奶体内后,慢慢把阳具从李师奶阴道内抽出,把李师奶双腿放在床上,眼见李师奶瘫软在床上,张先生急忙走出厅外穿上了衣服,离开李师奶家时顺手把门虚掩上.敏从失神状态中清醒过来,阴道口倒流出被奸淫后射进子宫内的精液,浓浓的精液沿着敏的股隙流至床单上,把床单也沾湿了一大片;敏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休息,也没有穿衣服,身上的慾火总算被扑灭了,随之而来的倦意使敏慢慢进入了梦乡;这晚龙也没有再次到来;翌日敏睡醒了,看着床上留下昨夜被奸淫的秽渍,阴唇上也残留那陌生男人的精液,敏赤条条地从床上起来,把床单拿起卷着身体走进洗手间清洗......张先生逃回家后,慌忙清洗一下身躯,赶紧躲上床睡觉;三天过去了,张先生眼见李师奶那边并没任何动静,忐忑不安的心情开始慢慢放松.周三的下午,张先生休假在家,张师奶又去隔邻楼层打牌了,张先生闲极无聊,在楼下快餐店吃了个下午茶后乘升降机回家,升降机门正要关上时,一把带着外省口音的声音叫着:“唔该,等埋!”张先生下意识按着升降机门,只见一个师奶抱着床单走进升降机,张先生一看,心头一震,抱着床单的正是李师奶;只见李师奶若无其事地对着张先生笑着说:“唔该!”张先生回了声“唔使!”张先生心想:“那晚奸淫吴师奶的事李师奶好像并不放在心上.”张先生看着李师奶说:“晒床单?”李师奶看了张先生一眼,点头表示“是”,升降机关门上升中,张先生站在李师奶身后,看着李师奶的背影,想起三天前和李师奶做爱的情境,如今李师奶又站在眼前,下身阳具不自觉又坚硬起来了.今天李师奶穿了一件背心短裤,外表凉快又不暴露,只是天气热,汗水沾湿了背心使内衣显现出来.升降机门打开了,李师奶首先步出,张先生跟跟着李师奶背后,看着李师奶背后的曲缐,李师奶行到家门前,由于双手抱着床单在胸前,正要拿出门匙开门时有点困窘,张先生眼见如此情况,抢上一步对李师奶说:“我帮你拿着吧!”李师奶看了张先生一眼后,嘴角带笑道:“唔该!”张先生从李师奶手中接过床单,李师奶掏出门匙打开了门,张先生说:“我帮你拎入屋!” 李师奶入屋后张先生随后进内,白天可以看清屋内情况,厅内有梳化电视饭枱;李师奶对张先生说:“床单放在梳化上可以了.”张先生把床单放下后,李师奶说:“唔该你,坐一会饮杯汽水吗?”李师奶本是客气话,张先生郄老实地坐在梳化上了.刚晒完的床单渗出阵阵热气,李师奶抱着床单回来,途中热气使得李师奶胸前渗出汗来,衣服也沾湿了大片汗水,乳罩也 若可见.李师奶对着张先生说:“天气很热,衣服都湿透了,要冲个澡先.”张先生眼见李师奶准备冲澡了,心生邪念,站起身说:“不阻你了,我回去了,我给你关门吧.”李师奶说了声“好的”,走进洗手间去冲凉了.张先生离开李师奶家时故意又把门虚掩上,急步回家也去冲凉.敏在洗手间把背心短裤除下,天气实在太热了,汗水不停从身上渗出,敏用冷水把全身冲了一片又一片,感觉凉快多了,拿起毛巾刷干身,把毛巾卷着身体走出洗手间;敏习惯了在家里不穿衣服,加上天气这么热,敏用毛巾把身上水份刷干后,裹着身的毛巾也不要了,赤条条地在家里走动着.张生先回家后飞快地冲了凉,洗去身上的汗味,干身后穿上背心抺和波裤,内裤也没有穿上,穿上拖鞋后往李师奶家里走去.张先生想着李师奶一丝不挂地在冲凉,心中淫念顿生,想着如何再把李师奶压在胯下淫慾.张先生来到李师奶家门前,轻力把虚掩的大门推开,闪身走进了李师奶的屋内,转身把大门关上了,当转过身来时,发现李师奶全身赤裸从房内出来;张先生还是首次看到李师奶赤裸的身躯,胸前双乳不太大,乳头边围着乳晕,有着成熟妇人的小肚腩,下体阴毛细密,大阴唇紧合着把阴道口遮盖.敏全身赤裸从房内走出厅时,骇然看见张先生站在屋内,张先生色迷迷的双眼在敏身上游走,敏自然反应用双手掩着胸前和下身,后退回房内想穿回衣服,此时张先生已扑前把敏捉着,敏紧张地说:“张先生你要做咩!”显然敏是明知故问,只见张先生把敏推倒在床边上,身体压在敏身上,在敏的耳边说:“要和你做那晚的事!要再屌多你一镬!!”张先生经过那晚和敏性交后,认定了敏是一个淫妇,因此说话也大胆同直接.敏也毫不客气地说:“原来果晚系你条捻样屌我,点捻样?屌过翻翻寻味,仲想屌多次.”张先生被李师奶大胆的说话刺激着,双眼望着李师奶面庞说:“系!好想屌多你一镬."敏高举双手放在头上,拨弄着长发,双眼淫荡地望着张先生:"屌我啦!"张先生眼见李师奶如此淫荡,双手开始在李师奶身上不规则地抚摸,李师奶顺从地在床上摆出一个妩媚的姿势,任由张先生双手在身上任意抚摸;那晚奸淫李师奶时由于在黑夜,看不到李师奶的身躯,现在白天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了,微小乳房上的乳头被张先生双手搓揉,张先生的嘴巴开始吻着李师奶的颈部,沿着颈部吻下去,贪婪地吸吮李师奶的乳头,李师奶的乳头迅即进入了愤起状态;张先生的右手顺势滑落至李师奶两腿之间,李师奶配合着把两腿分开,让张先生的右手食中二指在阴道口外游走,右手食中二指把李师奶大阴唇分开,在阴道口外试探着;敏被张先生挑起了慾火,阴道开始分泌出淫水,嘴里开始发出迷人的呻吟声;张先生右手食中二指感觉到敏阴道流出的淫水,慢慢把食中二指插入敏的阴道内,最后两根手指也完全插到敏阴道里,在敏阴道内旋转挖动,寻找敏阴道内的G点;敏被张先生两根手指插进阴道内旋转挖动,终于触碰到了G点,快感沿沿不地涌上脑海絶 ,嘴巴由轻声呻吟变作发出声响:“呵!呵!呵!”张先生感觉两根手指在敏阴道内沾满了淫水,从敏阴道内抽出两根手指时,可以看到敏淫水像丝一样挂在手指上.张先生看着已发情的李师奶躺在床边,双手高举放在头前,双腿微微分开露出大阴唇,淫水从两片大阴唇中渗出,阴道口一片湿润;张先生看着李师奶淫荡的表情,李师奶亦正以淫荡的眼神望着张先生;张先生立即把身上衣服脱掉,露出已勃起的阳具,弯下身把李师奶双腿抬起分开,李师奶阴道口暴露在张先生面前,张先生慢慢把阳具对正李师奶阴道口,腰向前一挺,阳具慢慢插入李师奶阴道内;张先生感觉无比刺激,那晚奸淫吴师奶时一片漆黑,现在可以看着整个奸淫过程,看着自己的阳具在李师奶阴道内进出.敏躺在床边,双脚分开屈曲高举着,任凭张先生在床边以站立的姿势奸淫;张先生阳具有节奏地抽插着,敏阴道开始传来阵阵快感;自从那晚被张先生奸淫后,敏已三天没和男人做爱了,龙那晚后没再出现,敏知道龙是避风头去了,虽然隔离堂口被龙那伙打垮了,也要暂时避开警方的追查,着草是免不了.敏没有龙和她做爱,几晚也睡不好,敏长期依赖性爱刺激后精神平静入睡,没了龙的奸淫,晚上思潮起伏,难以安睡.现在张先生正好补上敏这几天性爱上的缺失,敏性慾被张先生挑起,一发不可收拾.张先生站着奸淫李师奶,看着阳具在李师奶阴道内进出,李师奶阴道分泌的淫水随着阳具抽插溢出,张先生看到自己的阳具沾满了李师奶的淫水,抬头再看李师奶淫荡的表情,视觉上得到完全满足,感觉自己就像AV的男主角一样.站在床边屌了百多下,张先生双腿有点攰了,把李师奶身体往床上放正,抬高李师奶左边大腿搁在自己肩膀上,李师奶微微侧身,张先生跨在李师奶两腿之间,看准了李师奶的阴道口位置,重新把阳具插进去;这个姿势张先生依然可以看着自己阳具在李师奶阴道进出的情境,李师奶阴道内充满淫水,插进去抽出来都可以看见阴水沾在自己的阳具上;抬头亦可看到李师奶被奸淫的表情,两眼充满淫慾的眼神,嘴里不停发出淫荡的呻吟;张先生腰板伸直,把李师奶左腿高高抬起,借助着床上的弹力,阳具不停地在李师奶阴道内抽插.敏侧着身躺在床上,左腿被张先生搁在肩膀上,阴道口被完全张开外露,张先生的阳具有节奏地在敏的阴道内抽插;敏双手依然放在头上,侧着头享受着性爱带来的快感,口中不停发出欢悦的淫声.张先生阳具插了百多下后,又想转换另一姿势,放下了李师奶左腿,把李师奶双腿屈曲跪在床上,臀部翘高,变成了狗仔式;在整个转变姿势过程中张先生阳具都保持插在李师奶的阴道内,姿势摆好后,张先生双脚蹲在床上,阳具对准李师奶敞开的阴道开始急速的抽插.敏躺在床上被张先生任意调校奸淫姿势,只要快感沿沿不绝冲上脑海,张先生要任何性爱姿势都配合着.敏臀部高高翘起,整个阴道口正对着张先生,满足张先生视觉的享受,张先生阳具亦开始疯狂地往敏的阴道内抽插;张先生从后而入,阳具每次都深深地插进敏阴道深处,敏开始张口大叫:"呵!呵!呵!!屌!屌入D!!屌捻死我!!!"张先生受到敏淫荡说话的刺激,阳具变得更坚硬,龟头完全怒挺,每次都直插入敏阴道尽处,开始冲击敏的子宫颈口.张先生在李师奶背后不停抽插,双眼看着李师奶閪眼被自己的阳具狂插,大阴唇也被插至反出,淫水被抽插动作打成奶白浆状,沾污了李师奶的閪眼同自己的阳具;张先生眼见李师奶顺从着自己摆出的性爱姿势,高举的臀部开始前后迎合着自己阳具的抽插,张先生阳具每次插入李师奶阴道时都发出嘭嘭的撞击声,李师奶的淫叫声也随之愈来愈大;张先生尝试俯身向前用左手抚摸李师奶的乳房,继而左手捉紧李师奶的乳房,李师奶亦用左手捉紧张先生的手;李师奶抬头向后望着张先生抽插,眼神开始陷入迷网.张先生捉着李师奶的左手向后拉,把李师奶半边身拉起,右手绕着李师奶腰部,顺势伸至李师奶阴蒂,开始用手玩弄李师奶的阴蒂.张先生从没有砌过这样淫贱的人妻,今日系生平最大的满足感,放开了李师奶的左手,张先生双手抱着李师奶腰部,全力把阳具向李师奶阴道顶入去,开始感觉到李师奶阴道尽处子宫颈口张开;李师奶双手握着双乳,抬头尽情淫叫着:"屌我!用力屌我个閪!屌捻爆我个閪!!"李师奶忘情地说着粗话,腰枝配合着张先生的阳具在上下迎合;张先生看着李师奶忘我的淫贱表情,觉得是时候作最后冲击了;张先生把李师奶转身躺在床上,李师奶双腿大字分开,整个閪眼就在张先生眼前展露出来,经过连串抽插之后,大阴唇已向两边翻出,閪眼洞口大开,閪水不断地流出;张先生看着李师奶的淫荡的样子,怒挺的阳具对正吴师奶的閪眼,把龟头慢慢陷入閪眼中感受从閪眼流出湿润的淫水;李师奶见张先生停着不动,阴道内存来空虚的感觉,口中叫嚷着:"屌我!快D屌我!!我要!!!"张先生见此情境,阳具向前一顶,身体同时伏在吴师奶身上,双手紧抱着吴师奶身躯,腰部开始强力摆动作出最后的冲击.敏被张先生奸淫至仪态尽失,完全不像一个良家煮妇,变成一个淫贱的人妻.敏被张先生紧抱着身体,阴道不停地被张先生的阳具快速抽插着,快感如电击般传至大脑;双手横伸抓紧床单,双腿分开高举迎合着张先生阳具的抽插,头部向上仰口部张开发出连串的淫叫声;张先生头埋在敏的嘴边,耳边只听到敏在不断淫叫,淫叫声刺激张先生不要命地把阳具往敏的阴道深处抽插,在张先生阳具不断抽插下,敏的子宫颈口被攻入了,张先生的龟头每次都坎入了敏的子宫颈口内,阴道开始出现间断的收缩,敏已完全陷入失神状态,全身放软任由张先生继续奸淫.张先生抽插了三百多下后,阳具感觉到李师奶阴道传来阵阵的收缩,龟头每次插入都被李师奶的子宫颈口吸吮着,酸麻感觉开始由阳具根部传来,张先生知道要射精了,张先生在李师奶耳边说:"要射了,射进里面可以吗?"李师奶喘着气说:"问都多捻馀,果晚你又唔问吓先射."张先生被李师奶窒了一句,碰了一鼻灰,心中怨气没法渲泄,只好加大力度狠狠地连插李师奶三十多下,张先生阳具感觉到李师奶阴道收缩的力度开始加大,再插三十多下后,只觉龟头坎入了李师奶子宫颈内,酸麻感由阳具根部传至龟头,张先生大喝一声"呀!"烫热的精液全射进李师奶的子宫内.李师奶阴道完全收缩锁紧张先生的阳具,子宫颈口张开吸吮着张先生阳具喷出的精液,李师奶发出高潮一刻的叫声后,张开嘴巴在喘息着.张先生看着李师奶喘息的表情,慢慢把身体向后抬起,阳具退出了李师奶的阴道,坐在床后看着李师奶赤裸的身体.敏被张先生精液射进子宫一刻同时也到达了高潮,阴道强烈收缩把张先生阳具紧锁着,子宫颈口贪婪地吸吮着张先生龟头上的精液,高潮带来的快感直上脑海,全身感觉无比舒服,继而身体松软无力躺在床上喘息着.张先生阳具由敏的阴道抽出后,坐在床后看着敏赤祼的身体,敏双腿依然张开着,小腹上下起伏着,阴道还在一阵阵地收缩,张先生坐在床后可以清楚看到敏阴道一阵阵收缩的情况;敏感觉到张先生射进的精液开始倒流出来,沿着阴道口流出沾湿了床单.敏回过神来用手掌支撑起上身,看着阴道流出来奶白色的精液,敏看着张先生同时望着自己阴道内流出的精液,用狡晧的眼神望着张先生:"点样,屌人哋老婆系未屌得好捻过瘾呢?俾你内爆埋,睇吓你射入去D精又流番出黎整污糟我张床单喇."张先生完事后坐在床后,阳具已经缩小软垂,龟头因剧烈性交后变得通红,上面还沾着少许精液和李师奶的淫水.张先生听到李师奶说弄脏床单也不知如何回应,嘴里只好说声对不起,腼腆地站起来走出厅去穿衣服,衣服穿好后张先生从裤袋内拿出一千元放在桌面上,跟李师奶说了声"回去了!"也不等李师奶回应,径自开门走了.敏看着床上弄脏了的床单,嘴角发出鬼异的笑容,赤着身从床上站起来,把床单卷起里在身上,准备走进洗手间清理;经过厅时发现桌上放着一千元,敏眼中流露出奸狡的眼神......